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1083820/

311.那就這樣吧
    “如果叛軍只是為了殺戮的話,確實雙足飛龍的機動性是常規軍隊無可比擬的。”陸明跟貞德的角度自然不同,他看了看滿地雙足飛龍的尸體,露出思索的神色。

    叛軍內部不乏超凡者,加上黑貞德的命令便是毀滅法蘭西,而非統治法蘭西。所以對于常規戰爭中不斷爭搶的人口和資源,德庫拉等人反而絲毫不當一回事。

    戰爭時期,人口多了固然是軍力的提升,但需要準備的后勤等資源也要相應提升,對于部分將領來說,本來也是頭疼無比的事情。

    兵力盲目擴大的弊端是很明顯的,換句話說,手下有幾千人,每天吃用都需要大量的資源,處理那些吃喝拉撒的事情,也會把水平一般的將領弄得懷疑人生。

    而叛軍就沒這么多的煩心事了,常規的進攻由英靈指揮著雙足飛龍軍團足以完成,然后雙足飛龍還可以清理戰場順帶進食,甚至可以自行去覓食無差別的捕獵貴族,基本上不需要人類軍隊的參與,也切實解決了后勤問題。

    當然,這種作戰方式好用歸好用,但常規人類名將也無法復制,哪怕亞歷山大大帝或者拿破侖這種人類史上最杰出的名將,沒有圣杯的加持,也不可能領著一堆雙足飛龍進行征戰。

    “沒辦法,思路不一樣,目的不一樣,我們征戰是為了止戰,而她恐怕只是單純為了殺戮。”貞德嘆了口氣。

    “走吧,或者你要休息一晚上?”陸明問道。

    “嗯?去哪?”貞德疑道。

    “當然去奧爾良啊,你不是要去見黑貞德么?早點把事情處理掉不是更好么?”陸明訝然。

    “……,陸先生,您剛剛擊殺了三個英靈,而且還有一個是A級的,您難道不累的么?”貞德都驚了,用有點幽怨的眼神看了一眼陸明。

    “這有什么累的?稍微活動一下不是很有趣么?”陸明有些莫名其妙的問道。

    “還是休息一晚上吧……”

    貞德用“我覺得你是在裝X,但我沒有證據”的眼神對上陸明莫名其妙的目光,然后嘆了口氣,露出一絲疲憊。

    雖然她剛剛在雙足飛龍群里如同開起了無雙,擋者披靡,但那也是極為消耗精神和體力的,貞德現在身體都有輕微的透支感,卻無陸明如此寫意自如。

    “那在這里休息一夜吧,正好一會大公也該到了。”陸明無可無不可的點了點頭。

    市政廣場的尸體群對于常人自然是恐怖如斯,但對于這二人而言,撐死不過是有點獵奇,倒也不至于有什么心理障礙。

    “嗯?什么?先生是怎么知道的呢?”貞德猶豫了下,開啟了自己的專屬技能“啟示”,過了片刻,輕輕點了點頭。

    啟示類似直感,對于戰斗也具備本能的判斷力,但“啟示”泛用得多,適用于所有關乎到目標達成的事象(例如在旅途中選擇最適合的道路)。

    但這個技能雖然好用,貞德卻感覺毫無根據,并不敢過于依賴,也只當做基于自身判斷的參考。

    當然,陸明覺得這么處理也沒什么問題。太過依賴預言或者直覺類的技能,本身也并不是什么好事,一旦習慣性的這么判斷事情,萬一遭遇更高優先級別的干擾技或者屏蔽技,直覺失效,那就很難動腦筋來思考問題了。

    福爾摩斯那種通過現象思考來還原真相進行推理,則是相對更為穩妥的思考方式。

    “以他的性格,肯定安排完了軍中事情,就會來看看的。”陸明淡淡說完,盤膝坐下,對戰斗進行著復盤。

    差不多理解了一些這類寶具的法則原理,下次遭遇新的英靈,如果沒什么新鮮的東西,也就不去用肉身挨寶具了。

    陸明畢竟也不是抖M,雖然打不疼他,但他也沒什么受虐挨打的興趣。

    “這都看得出來么……”貞德撓了撓額頭,想了想,在陸明身旁也坐了下來,恢復起了精力。

    “德庫拉,出來!”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由遠而近傳來數百匹奔馬在地面踏動的聲音,弗拉德三世的暴喝聲遠遠響起。

    下一刻,城門發出一聲巨響,被人一拳轟爆,四分五裂的炸開,顯露出弗拉德三世蒼老而魁梧的身軀。

    數百名騎兵跟他謹慎的保持了一箭之地距離,遠遠盯著城門,擺出沖鋒的陣型。

    “這城門雖然壞了,但修繕一下也可以用,如今大公殿下一拳打壞了,只能重新造一扇了。”陸明搖了搖頭,道。

    “嗯?怎么只有你在,德庫拉他們呢?”弗拉德三世的目光順著一路上倒斃的雙足飛龍,掃了掃市政廣場上堆積的尸群,臉色微微一凝,居然露出有些懷念的神情。

    “德庫拉?自然是死了。”陸明淡淡道。

    “怎么可能?他可是A級的英靈,況且還有卡米拉和雙足飛龍軍團在。”弗拉德三世怒道。

    “很厲害么?”陸明漫不經心問道。

    “……”弗拉德三世怔了怔,突然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這個問題。

    “這個是他的遺物,如果你要建個衣冠冢,緬懷一下他們,那也是可以的。”陸明想了想,指了指德庫拉的化身蝙蝠時,遺留在地上的禮服,然后又輕輕點了點地面的魔槍,魔槍便離地飛起,在半空中劃過一個弧度,插在弗拉德三世面前。

    “……”弗拉德三世神色變幻,過了片刻,他咬了咬牙,拔起魔槍,跟手中的長槍略略比對了一下,又嘆了口氣。

    “是同一把槍,想不到,他墮落了,武器也跟著墮落了……”弗拉德三世看著長槍上繚繞的血氣,冷哼了一聲。

    “德庫拉就是這個人設,死在我手里只是立場不同,其實他的所作所為跟你并無太大的不同。哦,這魔槍雖有點威力,但還不算什么靈器,不要拿墮落來形容它,太抬舉它了。”陸明淡淡補充道。

    “哼!”弗拉德三世冷哼了一聲,似乎有些不屑。

    “還剩下個英靈是騎士迪昂·德·鮑蒙,法蘭西的知名劍士,當然也沒什么重要的,你不認識也無所謂,他跟卡米拉都被我一把火燒光了,你要遺物的話,我提供不了。”陸明淡淡道。

    “不用了,多謝告知。”既然德庫拉都死了,迪昂又不是什么超凡存在,弗拉德三世倒是也不覺得陸明會拿這點小事唬他。

    “時候不早了,那就這樣吧,后面麻煩你了。”陸明想了想,隨口道。

    “那就怎么樣?”弗拉德三世有點迷。

    “我們明早直接去奧爾良,把事情解決掉。后續有空的話,我會去巴黎見一下皇帝陛下。這邊戰場的清理和難民安置便交由大公殿下了。”陸明道。

    這穿刺尸群,普通人估計處理起來有心里障礙,但陸明自然不覺得弗拉德三世有任何問題。

    “……你是把我當打掃戰場處理難民的閑人了么?”弗拉德三世壓制著怒意道。

    “愿不愿意隨你啊,反正我不去做,萬一瘟疫爆發了,別來怪我。”陸明毫無心理負擔的說道。

    “好,很好!那就這樣!”弗拉德三世沉默了下來,又猶豫了片刻,終于冷冷道……

    弗拉德三世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么一天!

    但打又打不過,說又說不通,他也很無奈啊!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