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1039721/

302.你真的是人類么?
    “你是東方武者?”弗拉德三世右手一撐地板,借力躍起,目光依舊冷靜無比。

    “我覺得,見面直接砸個寶具才是好習慣,你不去發揮自己的長處,總想比肉搏能力,但是你只有B的筋力,又有什么用呢?”陸明搖了搖頭。

    陸明自己刷圖的時候還用滿破寶石翁直接光炮洗地呢,弗拉德三世又不是什么大英雄阿拉什,有寶具都舍不得用么?

    Fate里面這種打幾下再放絕招的戰斗套路陸明其實也不太看好,虐菜當然無所謂,但如果對面是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強者,直接幾下打崩盤也是有的。

    坦白說,大公B的筋力,說弱已經是不弱了,放在上個位面,普通的半神強者如宇文成都之流,大概也就不過如此。

    畢竟這個位面雖然是傳說位面,但也才七星而已,正常考慮的輪回者也只是半神級的強者。若是楊湘綺不施展劍法,僅僅只是以半神的武道硬撼大公,其實兩人也只是半斤八兩而已,勝負可能還要取決于彼此的意志。

    當然到了那個時候,肯定早已是領域對寶具的戰斗了。

    A級的筋力大概則對應普通半神巔峰的強者了,赫拉克勒斯那種A+的筋力則對應李元霸那類天賦異稟的半神巔峰選手。

    至于什么A++乃至EX級別的筋力,那也是也可以一拳天崩地陷的猛人了,遇到這種程度的強者,陸明也還算不上武神,以他如今的功力也未必能輕易擊潰。

    “你要以人類之軀,接我的寶具么?”弗拉德三世緩緩走出戰議廳,拔起插在門口的長槍,臉色卻有些難看起來。

    畢竟被普通人挑釁放個寶具看看,對于弗拉德三世而言,也是件很丟人的事情。

    身為英靈,自然有作為英靈的驕傲。

    “我之前殺了個叫夏爾·亨利·桑松的暗匿者英靈,他的寶具就被我擋下了,所以,我想看看你的寶具。”陸明道。

    “他是你殺的?可有憑證?此人乃叛軍英靈,倒是可以論功行賞。”弗拉德三世漠然道。

    “……沒憑證,你不信也無妨,我對你所謂的賞并沒有興趣。”陸明淡淡道。

    “大公殿下,當時我在場,確有此事。”貞德道。

    “很好,圣女的話就是憑證,賞賜你要不要是你的事,給不給卻是我的事。”弗拉德三世點了點頭,居然還露出一絲笑意。

    弗拉德三世心情確實很不錯,雖然桑松是D級的英靈,但也是英靈啊!

    而且,他還是極難狙殺的暗匿者。

    這時候敵方任意英靈隕落,都可以影響到勝負的天平。

    戰爭的優勢,都是一點一滴積累出來的。

    “……”貞德吸了口氣,還是閉上了嘴。

    每次都說“我不是圣女”的話,好像也是一種強調。

    貞德覺得自己既然表明了態度,便已經足夠了。

    別人要怎么稱呼她,那是別人的事,她確實也管不著。

    “打完再說吧。”陸明對這種死心眼的老頭也有點無奈。

    “若你真能接下這道寶具,我便同意與你合作了。”弗拉德三世想了想,道。

    “我說了,我已經對跟你合作沒興趣了。嗯,要加個彩頭的話,我贏了你,你幫我守好我那塊領土,別出了什么亂子。”陸明想了想,道。

    “好,一言為定!”弗拉德三世又是冷哼了一聲。

    他好不容易才下了決心,給了陸明一個臺階下。結果居然被直接懟了回來,以他的心性,也有些胸悶。

    弗拉德三世長槍虛點,陸明身體周圍的地面上,頓時生出無數的槍影,由虛化實,層層疊疊刺向陸明。

    “請!”陸明揮掌下擊,無儔掌力化為疾風掃蕩,槍影盡數碎開。

    “去!”弗拉德三世長槍脫手擲出,在空中化為漫天槍雨,從不同方位刺向陸明全身要害。

    地面槍林以數倍于之前的速度猛然竄出,與半空中的槍雨連成一片,化為一間魔槍組成的監牢,然后猛然攢刺向陸明的全身。

    穿刺城塞!

    根據對手的不義、墮落之罪而增加痛苦,如果對手曾經犯下“逃走”、“不道德”和“暴力”的罪行,破壞力將會增加,并且穿刺城塞對于“肅清的對象”將會增加傷害。

    “虛實交替,這是法則之力啊。嗯,居然同時具備懲戒、定罪、審判的味道,有點意思,懲戒騎的信徒么?”陸明心中一動,罡氣外放,擋住槍影的刺擊,感受著弗拉德三世寶具的威能,露出了幾分滿意的神色。

    “小心!”貞德有些猶豫的看著陸明,旗幟卷起,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出手。

    以她的能力,雖然能擋下這道寶具,但也消耗不小。

    弗拉德三世的實力,并不比她差上多少,這也是弗拉德三世見到貞德依然可以強勢的原因。

    “不必麻煩了。”陸明搖了搖頭,魔蕩乾坤領域展開,焚世魔炎涌起,化為一條深黑色的魔龍,向弗拉德三世擲出的魔槍撞了過去。

    魔龍行經之處,焚世魔炎如水紋一樣流動,密密麻麻的槍影跟其一觸,便紛紛燃燒起來,化為純粹的能量,彌散在空中。

    劇烈的撞擊爆鳴聲響起,魔槍上的魔力波動消失,然后直直飛出,摔落在地上。

    不管領域還是法則,高位力量對低位力量的壓制依舊奏效。

    莫說陸明哪怕主神壓制過的魔道修為也在弗拉德三世之上,單單焚世魔炎的威能,便也是穿刺公的寶具無法抗衡的。

    “好槍!”陸明點了點頭。

    雖然自己的焚世魔炎也確實沒全力催動,但既然沒將它本體燒壞,自然也不算是凡物。

    當然身為大公,一國之主,生前弄倒幾件圣器也不算什么太過分的事情,陸明也不至于放在心上。

    “……”弗拉德三世揮了揮手,魔槍便離地飛起,被他緊緊握住。

    “雖然我感覺不到魔力的波動,但我承認你接下了我的寶具,而且,我輸了。”有些心疼的撫摸著掌中的魔槍,弗拉德三世板起面孔道。

    “承讓了。”陸明看著弗拉德三世的表情,輕輕笑了笑。

    輸就是輸,贏就是贏,確實是個好習慣……

    適才這道寶具帶著一絲法則的感悟和歸納,對他而言,還是有一絲收獲的。

    雖然目前遇到的英靈并沒見到半神的領域,但寶具的威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到了他這個境界,源于不同力量的戰斗感悟其實頗為珍貴,指不定就獲得了啟發,可以更進一步。

    “你領地的各項事情我會處理好的。”弗拉德三世猶豫了片刻,問道:“你真的是人類么?”

    無限之大魔神王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