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0800505/

272.魔界君主的實力
    “一起出手吧,不浪費時間了。”雖然這次戰役由路西法主導,薩麥爾僅僅類似合作者的性質,但他卻沒有別西卜這么心態放松。

    好歹他帶了一大堆地獄三頭犬來的,地獄犬又不是紅龍這種高高在上,只會被半神高手擊殺的超凡生物。

    大軍不計損失圍住地獄犬攻擊的話,地獄犬同樣也會不斷消耗的。

    其實這狗的損失,對他的影響也挺大的。

    畢竟狗命也是命啊,地獄三頭犬又不是野狗,繁殖力也不強,小狗幾百年也不見得能長成完全體。

    狗頭大軍都死光了的話,雖然薩麥爾回去不至于成為光桿司令,但也狼狽很多。

    萬一排名從第三變成第四,其實也挺丟人的。

    排名第四的懶惰君主貝利爾,似乎整天都在睡覺,但薩麥爾也很忌憚他的實力和天賦。

    起碼真正惹過貝利爾的人,都死的不明不白、凄慘無比。

    而且喜歡睡覺的人,往往運氣都不差,幾個紀元來,貝利爾的軍隊實力都在緩慢增長。

    當然,這跟貝利爾懶得發動戰爭也有一定關系……

    “好!”別西卜似乎微微笑了笑,便有無數魔蠅在他身邊聚集,揮動著翅膀,發出一道道仿佛來自地獄的魔音。

    別西卜的魔身除了公羊形態外,也蒼蠅的形態,甚至蒼蠅王便是他的封號之一。

    別西卜其實對這個稱呼也無所謂。

    反正當他面提,導致他不爽的人,都直接殺了。

    至于他打不過的人,說就說吧,反正他也不掉一塊肉。

    薩麥爾見到別西卜一幅出工不出力的模樣,冷哼了一聲,深黑色的羽翼扇動了一下,便以他為圓心,出現了覆蓋數平方公里的毒云。

    薩麥爾羽翼一扇,毒云急速流動,在人族軍隊頭頂,化為毒雨灑落下來。

    雖然自己身為主神,還對著普通人出手,說出去有點丟人。

    但自己的手下都死光了,豈不是更丟人?

    薩麥爾身為憤怒君主,但標簽一般的易怒,也只是對應力量的屬性,并不代表他有勇無謀。

    而在他主神級的毒云籠罩之下,人類兵卒僅僅只是掙扎了幾下,便倒斃在戰場上。

    僅僅一招間,便有萬余人化為枯骨。

    真正主神級的強者出手,也根本不是普通軍隊可以抗衡的!

    *********

    “妖孽,接我一刀!”薩麥爾擊殺的正是宋閥的軍隊,宋缺作為宋閥的統帥,參與指揮的最強高手之一,望著上萬兵卒灰飛煙滅,也不由怒喝一聲,一刀揮出,化為磅礴的刀意,斬在薩麥爾身上。

    宋缺作為土生土長的漢人,對這種長翅膀的鳥人異族,也有一些天然的厭惡感。

    “哼!這等軟弱無力的刀氣,你便是斬了我千刀萬刀,又能如何?”薩麥爾看也不看身上被天刀劈出的軌跡,只是順手屈指一彈,大地便無聲無息的坍塌下去。

    宋缺爆喝一聲,揮刀擋下,卻猛然噴出一口血水,天刀碎為粉末,宋缺的身軀也重重飛了出去,砸在地上。

    半神巔峰跟主神之間的差距,基本上也可以看做天差地別,根本不是個人發揮可以逆轉的。

    “弱者,便要有做弱者的自覺。”薩麥爾嗤笑了起來。

    “夠了,你們面對一群廢物,直到現在,還是持平的戰局。在我眼里,你們同樣也是廢物。”巨大的陰影在天空緩緩凝聚,路西法的身軀從中構建而出,他望著交織在一起的戰局,明顯露出厭惡的表情。

    足以橫掃魔界的戰力,居然還摧毀不了一個人類的國度,路西法覺得是一種恥辱。

    “……路西法,你不要只說我們,你的軍隊才是這次的主力。”薩麥爾冷笑道。

    “我沒有針對你,我是說這里所有的人,都是廢物。我的軍隊,當然也一樣。”路西法瞟了一眼薩麥爾。

    “夠了,你還不是至高神。”別西卜臉頰抽動了下,顯然也被路西法這種實力嘲諷氣得夠嗆。

    “是不是至高神并不重要,趕緊把人族終結吧,我一刻都不想見這些低等的廢物。”仿佛為了他的言論,路西法隨意抖動了下羽翼,便有數百人族軍隊,無聲的倒在地上,隨后,被魔炎灼燒殆盡。

    “嗯?你說,人族是廢物?”天外晶茫閃動,空間傳送門打開,有些冷漠的聲音響起。

    一道璀璨之極的黃金劍氣,在半空中凝聚而出,向著路西法斬了過來。

    “軒轅劍么?”路西法輕輕挑了挑眉頭。

    尚在半空中,軒轅劍氣極快的減弱,直到消逝無痕,再也不可感知。

    宇文拓的軒轅劍全力一擊,路西法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便被抵消殆盡。

    “嗯?”宇文拓怔了怔,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路西法,皺起了眉頭。

    “次神級的修為?這種廢物,拿著軒轅劍又有什么用呢?還以為自己是姬軒轅么?”提到姬軒轅的時候,路西法的語氣難得的平緩了一絲。

    姬軒轅似乎在路西法心里還不算是廢物,其他人則在路西法心中顯然沒什么地位。

    “撒撒……撒旦?”獨孤寧珂剛走出法陣,望著路西法高傲睥睨的身影,嬌軀顫抖了起來。

    “妮可?你這個廢物,居然敢背叛我,我要讓你的靈魂遭受永恒的折磨!哪怕你是貝利爾那頭蠢豬的后裔也一樣!”路西法勃然大怒道。

    “……”

    顯然路西法平素積威極深,獨孤寧珂根本不敢回嘴,低下頭下意識的躲在宇文拓身后。

    “都來了啊。傲慢君主路西法?憤怒君主薩麥爾?暴食君主別西卜?”陸明也從法陣中走了出來,望著這幾人,神色有些古怪。

    “三個主神,確實麻煩了。”古月圣也苦笑著搖了搖頭。

    “如果你和然翁以及拓兄聯手的話,能否戰平一人?”陸明問道。

    “那個魔皇路西法我們不是對手,其他兩人應該不難吧,只是,戰平一人有什么用呢?”古月圣疑道。

    “你們能戰平一人的話,剩下兩個就交給我吧,嗯,那個憤怒君主薩麥爾實力看起來比別西卜高一點,你們就纏住他吧。這三個人都無法影響戰局的話,只憑那幾個次神,又沒有后續兵源,魔族這次贏不了。”都是軍略的行家,陸明一眼望去也能評估出戰斗的結果。

    個體戰斗或許有意外,但戰爭本身而言,卻是很干枯的數字游戲,取決的雙方綜合實力的對比,甚至戰場開始前就已經決定了結局。

    “哈哈哈,有意思,笑死我了,你們兩個聯手打這個小子?”薩麥爾似乎怔了怔,接著也大笑起來。

    “狂妄!”路西法勃然大怒,抽出一把巨大的光劍,如鬼哭如魔泣,流動著猙獰的殺意。

    “開始吧。”陸明淡淡道。

    “好,你小心。”宇文拓默然片刻,右手一揮,又是一道軒轅劍氣斬出,向著薩麥爾直奔而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