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0713331/

263.賭約
    陸明視頻里表現出的實力,已經超出了宋缺的估算,既然陸明此舉有些交好的味道,那宋缺便也果斷領了情。

    作為一個巨型勢力的領袖,更是領兵出征,宋缺自然也不會有什么“不服就干、生死看淡”的想法。

    “宋閥主客氣了。只是這天鬼王跟我關系敵對,既然遇到自然要跟他分個勝敗生死。跟令弟的仇倒是并無半點關系。”陸明淡淡道。

    “魔主快人快語,只是不管你如何去想,宋閥都承了你這個情。”宋缺臉色平靜,語氣如舊。

    凡事論跡不論心,這是宋缺一貫的想法。

    況且,常人也罷了,跟這陸明也強行認成對手,這不是有病么?

    宋缺哪怕不去舔陸明,也沒興趣莫名其妙樹個影響門閥興亡的絕世強敵。

    “當今天下大亂,我欲助宇文太師欲一統天下,掃蕩乾坤,不知宋閥主如何抉擇?”陸明心中微微有點不耐,也懶得去客套了,直奔主題道。

    反正宋缺心性堅定無比,陸明也不覺得真攀什么交情,能改變他的想法。

    虎軀一震,宋缺俯身便拜?不存在的。

    “這么說,魔主閣下今日是來當說客的?”宋缺皺了皺眉頭。

    雖然宋缺心知肚明陸明必然會扯到此事,但陸明說的這么開門見山,毫無一絲遮攔,還是讓宋缺有點不適應。

    “倒也不算是說客,陸某也沒什么三寸不爛之舌。大家時間都很寶貴,無謂的套話就不說了吧,開門見山,大家都輕松。”陸明淡淡道。

    “……魔主閣下果然隨心所欲,與眾不同,宋某卻不知魔主有何見教?”宋缺微微嘆了口氣。

    你見誰都這么說話,要不是實力超凡,肯定活不久的,知道么?

    宋缺自詡特立獨行,但也沒有陸明這么不講規矩。

    “這樣吧,宋閥主、寇將軍、徐將軍,幾位也都算是當世絕頂高手了,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陸明想了想,淡淡一笑。

    “怎么說?”宋缺神情不變。

    “陸某以一人之力領教三位聯手,若是陸某能在十招內勝出,三位便各自答應陸某一個要求,如何?”陸明道。

    陸明自認為不是什么絕世縱橫家,只靠嘴巴是說服不了宋缺的。

    但對付這種豪雄人物倒是也好辦,實在利益沖突不能雙贏,那打一架分個勝負也就是了。

    誰拳頭大誰的道理就足,這不是顯而易見的規矩么?

    武道強者便該有這種武道強者的解決方式。

    當然,至于人家愿不愿意這么來,其實陸明也是不在意的。

    “十招么?”徐子陵皺了皺眉頭,心中倒是微微一動。

    “若十招之內,魔主勝不了我們呢?”寇仲嘻嘻笑道。

    “那陸某便從此隱姓埋名,不再踏足人間,順便也勸宇文兄退出爭霸天下,如何?二位也算一戰而天下風云改了。”陸明淡然道。

    “答應你什么要求?”徐子陵謹慎問道。

    “你們兩個的話,一人給我《長生訣》、一人告訴我仙山島的位置便可。宋閥主嘛,我便代宇文太師定一下君臣,宋閥主輸了,就率宋閥大軍歸附宇文太師便也是了。”陸明想了想道。

    “你……你怎么知道《長生訣》和仙山島的?”寇仲差點嗆到,劇烈咳嗽起來。

    “我還知道你師父是何然,嗯,徐子陵師父是古月圣吧?”陸明看了看徐子軒,除了半神武道之外,還能清晰的覺察到一道含而不露的仙道氣息,跟周夢青頗有幾分相似,心中了然。

    “先生真乃神人也。”徐子陵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

    封建王朝極為尊師重道,無論寇仲還是徐子陵,最多不說師父名字,倒是絕對不敢別人說了師父名聲,自己還不承認的。

    “陸魔主,此等秘聞,你是怎么知道的?”寇仲也目瞪口呆,張開大嘴,如同被塞了一只巨大的雞蛋一樣。

    “這類問題,等你們贏了的話,我自然會告訴你。”陸明淡淡道。

    然翁和古月圣極少出現在人間,陸明也只是在游戲里見過,還真沒遇到過真人,倒是不好隨口說見過。

    但這個問題具體解釋起來,也麻煩的很。

    陸明便索性把回答步驟給省略掉了。

    寇仲和徐子陵又吸了口氣,目光中便露出躍躍欲試之態。

    畢竟陸明的話也無可指責,三打一還接不住他十招的話,差距如此之大的話,根本不配有平等對話的權力。

    “魔主先生可是認真的?”宋缺一直默然圍觀,此刻方才認真看了陸明一眼,冷笑起來。

    “閥主覺得呢?”陸明淡淡道。

    “宋某久聞魔主自負非常,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十招敗我們三人,魔主倒是絲毫不給自己留余地啊。”宋缺眼神一閃,便鋒銳如刀。

    宋缺名震天下數十載,武道上也是絲毫不弱于寧道奇的大宗師高手。

    以他的傲然睥睨的之態,卻從來沒想過,自己連同兩個半神巔峰的高手,居然會被人要求圍攻,還限定十招之內拿下。

    哪怕對面是跟宇文拓齊名的絕代高手,宋缺也覺得胸悶異常,心頭火氣,覺得有必要刷新一下陸明的認知。

    “不留余地?我不是放寬到十招了么?”陸明似乎怔了怔,流出一絲莫名其妙的味道。

    “好!那便一言為定!宋某便跟魔主賭了這君臣之議。”宋缺面色肅然,輕彈刀鞘,天刀的光華便如匹練一般在空中一閃,落入掌中。

    “不愧是宋閥主!請!”陸明點了點頭,目光中微微露出一絲欣賞。

    “宋閥主?”寇仲和徐子陵怔了怔,宋缺這么果斷的接下,還有點單挑的想法,讓他們立場有些尷尬起來。

    “二位小將軍,你們若有不便,觀戰即可。既然魔主有約,宋某自當奉陪。”宋缺天刀在手,神色已是一片肅然,心境無悲無喜,宛如老僧入定。

    此刻,寇仲、徐子陵乃至陸明如何,在宋缺心中已經毫不重要了。

    舍刀之外,再無他物!

    雖然陸明有幾分表演的味道,但話里話外的十招之約自然還是讓宋缺心境產生了一絲縫隙。

    宋缺覺得這時候自己還退一步的話,那必然心境上籠罩了濃濃的陰影,有生之年都難以再進一步了。

    若有阻我證道者,斬!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