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0655006/

259.破陣
    天鬼王一直把陸明當成絕代魔道大宗師,根本想不到他還有如此莽的武者一面。

    眼見陸明一步步向他走來,一個個大鬼沖過來攔截,然后被他一拳一劍輕易擊殺了,天鬼王簡直心痛的無法呼吸。

    甚至他覺得若非自己修為精湛,又有招鬼幡護持,自己肯定已經被不斷神魂俱滅的鬼物,搞得心神失守、走火入魔了。

    “嘻嘻,公子別急啊,陪我們姐妹玩一玩吧。”九尾狐似乎境界終于穩定下來,輕輕一笑,九條尾巴便從不同方位纏向陸明。

    “公子等等妾身。”鬼女紅葉媚眼如絲,纖手揮動間,卻對陸明射出一道道堪比絕世利刃的風刃。

    “不急,等我殺了天鬼王再聊。”陸明搖了搖頭,炎劍劈出漫天劍影,將紅葉的風刃輕易擋下。

    九尾狐見勢一怔,急急忙忙把尾巴收了回來……

    她也是沒有辦法,風刃擋下了自然沒什么,她的尾巴若是被陸明劈上一劍,那就有點凄慘了。

    剛剛陸明燒死不知火的時候,她可是全程認真旁觀的,明知這炎火強的詭異,還拿尾巴去試試水,那顯然也不是她的風格。

    “來而不往,非禮也!”陸明擋下一波風刃,心中也微微有些不爽,長劍揮出,在半空中輕輕勾繪出一把深黑色小劍。

    然后,虛空間小劍憑空浮現,對著戶隱鬼女直接劈了下來。

    彌散在漫天的風刃與這道深黑色的劍影微一碰撞,便仿佛從未出現過一樣,消散的一干二凈。

    黑色小劍的劍影微微閃爍了下,四方涌動的鬼氣也立時被鎮壓下來,充斥一股虛無的意境。???

    人類打架不是應該丟個符咒或者來個拔刀術沖殺的么?

    戶隱鬼女呆了呆,以她之前匱乏的對敵經驗,根本沒見過破天之劍和焚世魔炎這種層次的攻擊方式。

    剛覺得有點迷的時候,黑色小劍便如流星一般,猛然一個加速,轟在她身上。

    幾乎是瞬息間,戶隱鬼女便吐出一口血水,身上無聲無息的的冒出一個巨大貫通傷口,整個鬼體重重砸在帳篷上。

    哪怕是如她一般強悍之極的鬼體,依舊被這一劍斬的前后貫通,隨之冒出濃郁的血水,讓她表情也瞬間萎靡起來。

    焚世魔炎在傷口中不斷蠶食著血肉靈氣,哪怕她暫時的偽神修為,依舊不能絲毫緩解這種消耗。

    僅僅只是片刻間,她的臉色便變得極為難看,傾國傾城的容顏也如同厲鬼一般。

    破天之劍加上焚世魔炎,根本不是戶隱鬼女這種速成的偽神可以抗衡的。

    “修為不錯,還能撐上十息。”陸明淡淡道。

    他根本沒有跟這些鬼合作的興趣,因此下手絲毫沒有留情。

    雖然鬼族也有不世的鬼雄,但跟這里這群內心陰毒、手段卑劣的鬼怪并不存在半點聯系。

    況且人鬼殊途,本來就不是一個立場的物種,自然沒有交流的必要。

    對于這種程度的敵手,陸明也說不上尊敬還是反感,雖然只有幾分研究的興趣,對敵時則是純粹的漠然。

    總之,勝生敗死,自己勝了,便將他們化為灰燼便也是了。

    總也好過被天鬼王一直奴役。

    當然,這群鬼到底愿不愿意這樣,陸明也懶得去了解。

    一聲清叱聲隨之響起,大地裂開,一道道尖銳之極的土樁猛然刺向陸明的腰腹。半空中一粒粒冰晶旋轉者掃向陸明。

    九尾狐最善借天地之力,山石土木在她手中,都可以變成強大的殺人利器。

    但見到陸明玩火似乎極為666的樣子,九尾狐猶豫了下,最強的熔巖和天火就不用了。

    那類術法對身體的消耗也不小,不說以火對火被對面燒干了很丟人的問題,招式沒有達成應有的效果便不是什么好的戰術。

    “沒用的。”陸明魔道真元正化為焚世魔炎四處針對小鬼燒的痛快,不便施展魔天御法。

    當下,易龍領域開啟,偽神級的武道運轉,化為靈龜之象。

    九尾狐的術法轟擊在陸明的護體氣罩上,雖然讓其劇烈振蕩起來,卻根本無法觸及他的本體。

    陸明淡淡一笑,瞬移施展,直接出現九尾狐面前,一把扯住她的一根尾巴,然后一拳錘了下來。

    九尾狐微微一呆,手中下意識的凝聚出點點電芒,芊芊素手化為利爪,直接迎了上來。

    然后她慘叫一聲,纖細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

    “尾巴這么長,有時候還挺累贅的啊……”陸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手中長長的尾巴,信手一拽。

    然后,九尾狐面色驚恐的被拉了回來。

    陸明右手又是一拳砸出……

    妖道鬼道大多憑借本能戰斗,并不涉及千錘百煉的功法,如今和陸明的武道魔道正面碰撞,顯然遜色不止一籌。

    陸明戰斗思維一直很清晰,雜兵用焚世魔炎AOE掉就行了,幾個厲害點的就依次擊殺吧。

    反正也用不了幾拳。

    望著四處被焚世魔炎一輪掃射下灰飛煙滅的鬼物,陸明微微點了點頭,覺得自己的戰術還是挺成功的。

    “只是凈化多了鬼物,不會莫名其妙有了功德吧?那倒是諷刺的很。”

    陸明想到這里,微微搖了搖頭。

    功德很多時候也是講究論心不論跡,好比古語“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跡,論跡貧家無孝道”。

    陸明覺得自己的內心深處還不至于是擔心鬼怪殘害生靈,才把它們滅了。

    當然真有功德的話,陸明也沒辦法。

    “拼了!”從戰斗開始以來,天鬼王自己腦海中便不斷傳來一陣陣炸裂的感覺,讓他只能勉強站在原地,如同中了一個大定身咒。

    以他的鬼道修為之深,自然明白是自己的本命鬼物不斷隕落導致的,他的精神在持續不斷的劇烈消耗之下,也出現了崩潰的征兆。

    雖然以他的鬼道修為,若是好好休息幾個月,多吃點丹藥來安魂定魄,哪怕不回歸空間,倒是也能慢慢恢復。

    但眼下這個局勢,他卻也沒半點辦法,這時候已經不是他想停手就可以撤退的了。

    難道去跟陸明說:“我撐不下去了,大家先罷戰,等我恢復了再打?”

    天鬼王覺得陸明除非是腦子有坑,才會放棄這個機會。

    “好了,熱身結束了,你沒底牌的話,可能也要去見你隊友了。”

    百鬼已經死了十之八九,百鬼夜行領域已然破碎,甚至那個黯淡空間門,也被陸明路過的時候,順手一把火燒了。

    陸明看了看天鬼王,信手將手里那只已經奄奄一息,猙獰可怖的白狐丟在一邊。

    然后他順手又砸了個小火球在九尾狐身上。

    九尾狐哀嚎一聲,劇烈燃燒起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