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40293798/

239.霜月的覺悟
    “半神巔峰鬼道術者?好,某家正欲一會。”張烈猛然一怔,深深吸了口氣,眼中卻流露出興奮的神色。

    “夠了,尸語者。既然你來了,就按照團戰的規矩,我們來決個生死吧。其他上不了臺面的東西,就別拿來丟人現眼了。”霜月俏臉一沉,白發飛揚,走了出來。

    雖然技不如人,但她好歹也是冰火戰團的副團長,半神級的法師。自然受不了這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氣氛。

    當真打不過的話,干干脆脆死了也就是了,躲在張烈背后又算是什么?

    “反正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天才,便是能進入三類世界,也證不了超脫,不如今日求個痛快!”霜月想到這里,嘴角倒是微微勾起。

    “霜月,你走到今天也不易,不覺得可惜么?”尸語者嘶聲笑道。

    “是有點可惜,若是能早點跟‘重生隊’匯合的話,我們兩隊聯手,搞不好可以跟你拼的同歸于盡,讓天鬼王心疼一下。不過做不到,也沒什么,反正你在死靈隊也只是個小人物。”

    霜月輕輕搖了搖頭,瞬息間,已然做好了隕落的準備。

    這也正是她的打算。

    畢竟,若是真落在死靈隊的手里,有時候死亡都是一種奢念。

    “死到臨頭還敢胡言亂語……”尸語者倒是沒想到霜月說話這么放飛自我,把空間的隱私都說出一些。

    見到徐世績等人更是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尸語者心中也暗自惱怒。

    你死了倒是輕松,我還要編一幅說辭應付徐世績“有意無意”“隨口”問的問題,很麻煩的好吧?

    原來尸語者帶來的是天鬼王以杜伏威身份書寫的信函,表示愿意將江淮軍并入瓦崗軍。

    交換條件很簡單,天鬼王需要神農鼎,并且暫以神農鼎為誘餌,將幾名輪回者的特征在信上注明,由瓦崗軍協助擒殺。

    陸明那個“重生隊”實在太冷門,天鬼王也不曉得到底是什么玩意,便略過不提。

    “冰火天下”則相對出名的多,不知道是不是有臥底或者其他身份類道具的輔助,霜月和李清遠的名字和樣貌愕然都寫在其中,便是周夢青的名字也被提到了。

    雖然死靈隊的幾個人也不曉得周夢青是誰,但天鬼王覺得弄死了總是沒有錯的。

    對于天鬼王來說,反正杜伏威這個身份來的簡單,如今也有些雞肋,計劃把事情辦完就安排杜伏威直接暴斃。那時候,自己無論再奪舍李淵還是宋缺,都能讓后續計劃更為流暢。

    但天鬼王可以不在乎江淮軍,瓦崗軍卻必須在乎。

    楊廣已逝,群龍無首,天下大亂,這時候十萬江淮軍已經不是任何一個勢力有底氣拒絕的。

    所以,李密和徐世績等人略一商議,便同意了尸語者的要求。

    雖然徐世績對杜伏威的想法還有點迷,也只好猜測杜伏威得了神經病,信仰道家打算長生不老去煉丹了。

    這種事也不是沒有先例的。

    反正杜伏威的價值僅僅在于十萬江淮軍,至于他是不是腦袋進了水,徐世績也沒什么興趣去了解。

    徐世績計劃雖然很好,但神農鼎本來就極為冷門,結果這些日子根本沒人打它的注意。

    于是,杜伏威提出的要求根本沒法完成,自然也就更談不上收編江淮軍。

    正當瓦崗軍的幾名領袖都私下懷疑被杜伏威耍了的時候,打算給尸語者一點教訓的時候,霜月和張烈趕了過來……

    所以,某種程度而言,尸語者倒是應該謝謝張烈和霜月的解場。

    ……

    “妖婦,剛剛是我向你約戰,跟旁人無關。”羅成見到霜月凝視尸語者時,神情鄭重,對他卻不屑一顧的模樣,心下莫名一怒,冷笑起來。

    “你不是我對手,我也不想殺你,不用來送死了。”霜月瞟了一眼羅成,淡淡道。

    “哼,妖婦休得狂言!”羅成一貫高傲,聽到霜月的話,心中自然極為不滿,怒喝一聲,手腕一抖便有一桿銀槍顯現出來。

    羅成槍勢一挑,便如巨蟒一般點了過來。

    某種程度上,羅成的思維也很現代,在他面前只有敵人,而沒有婦孺老弱的區別。

    這種人會不會短命不好說,但起碼殺人之后心境一定很穩。

    這點來說,羅成比石之軒的心性還勝了一籌。

    當然,石之軒武道的天賦才情超凡脫俗,不算BUG般的宇文拓,當世年輕人里也就李元霸可堪一比,羅成又差得不止一籌。

    “這人是豬腦么……”羅成搶先出手,讓尸語者都驚了,無可奈何退到一邊。

    尸語者身為西方血族出生,雖有些貴族的優雅,但黑暗種族自然也不講什么規矩,偷襲暗殺視為家常便飯。

    雖然尸語者漢話已經說得很溜了,但他對東方的江湖道義和江湖規矩一直理解不好。

    尤其是武俠位面,自己有時候好心好意跟土著聯手,土著還往往不領情,惹出了不少麻煩。

    可恨的是,天鬼王似乎對武俠位面還情有獨鐘,尸語者也只好跟著混了不少場景。

    “無聊!”霜月淡淡瞟了一眼羅成,素手輕揚,手腕輕輕旋轉了一圈,寒流涌動,一枚冰晶便直接凝了過去。

    冰晶方一凝出,便急速將邊上的水汽凝固,白氣隨之升騰。

    霜月手腕一抖,冰晶直接射向羅成,在半空中化為白茫茫一道冰箭,帶著一絲絲深寒的氣息,飄逸絕倫。

    這道術法名為寒冰箭,乃冰法的看家本領,修為不同,威力也截然不同。

    以霜月如今的功力施展,威力自然大的出奇。

    “半神術者!羅賢弟,退開!”徐世績神色微變,眉頭一皺,衣袖跟著拂出,一道巨力涌來,砸在冰箭之上。

    “哼!”二人功力隔空拼了一手,徐世績身體一晃,望向霜月的臉色也多了幾分凝重。

    冰箭微微一晃,去勢一緩,但還是向羅成射了過去。

    羅成深深吸了口氣,手心間已全是冷汗。

    半空中射來的這道寒冰箭,羅成想了想自己的一聲武功,居然沒有應對的手段。

    一時間,羅成心中充滿著著興奮和恐懼,長槍卻不由自主的點了出去。

    “好一個寒冰箭。”尸語者冷哼一聲,輕輕一點。

    寒冰箭便在空中一個懸停,然后化為水汽,彌散在空中。

    “老夫一時手癢,羅將軍多有得罪。”尸語者淡淡道。

    “閣下好本事,那這一場留給閣下便是,羅某告辭!”羅成一怔,連忙拱了拱手,老老實實退了下去。

    雖然他也是真仙巔峰的武者,但遇到半神上品的高手,并沒有一絲獲勝的可能。

    羅成再驕傲高冷,但那也是面對不及自己的,擺明著被吊打的對決,他自然也不會去輕易送菜。

    死在半神手下,雖然說不上有多丟人,但自然也不算什么好事情。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