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983986/

223.蘊化舍利
    魔道看似狂放灑脫,但每次破關都是九死一生,哪怕起點差不多,但能走到陸明這個境界的,確實萬不存一。

    而且一般確實也很少有女子修煉魔道練得登峰造極。

    “哦,原來你們還曾是臨時隊友啊,緣分啊緣分。嗯?”李清遠笑了笑,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怔住。

    “怎么了?”

    “你……你你您,您是跟周夢青一起進入空間的,那您只參與過4個劇情世界?現在是第五個!!!”

    “應該是吧,有什么好奇怪的?”陸明回想了下,好像確實只參與過笑傲、絕代鳳舞、倚天覆雨和上個位面莫名其妙超展開的水滸傳。

    “……你在第五個位面就成為七星級巔峰的魔道宗師了?”李清遠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膝蓋一軟,差點跪了下來。

    他天賦也算不錯了,但也是一路黑鐵黃銅世界混過來的,剛進入白銀世界的時候,還經歷過重傷垂死的絕望。

    然后他越發謹慎起來。在第一類空間待了足足六個位面,才勉強通過了晉級挑戰。

    在二類空間他重新組建了隊伍,一路在黃金位面步履維艱的生存,一度覺得絕望無比。

    直到運氣好,加入了冰火戰團,得到了參謀長的認可,進入了他的候補隊伍,才真正有了成為強者的可能。

    可是眼前的男子,一類空間只呆了三個世界,二類空間這才是第二個世界,然后就有了七星巔峰的實力?

    不對,從他一招擊敗石之軒來看,極有可能超越了七星巔峰,只是受到了主神空間的壓制,才顯現出七星級巔峰。

    聽說第一區域有兩名絕頂強者被空間壓制,第二區域則是天鬼也具備這個待遇,這三人號稱二類空間三大高手,日后進入第三類空間,如果不隕落的話,也是有希望最終跟九王爭輝的存在。

    原來第三區域還真有人符合這個壓制條件?還是一個剛剛進入第五個世界的二類空間新人?這個資質,便是九王也望塵莫及了吧?

    李清遠想到這里,看陸明的眼神已經跟看怪物一樣。

    “哦,我進入空間的時候已經有一些修為了,倒也不算從零開始。”陸明想了想,還是沒說自己其實剛進入空間魔道修為就是八星級巔峰,這么久其實一直在練武的事情。

    做人還是低調點好,否則沒朋友的。

    “剛進入空間時候不都差不多,地球上靈氣貧瘠,怎么可能出現六星級以上的高手?算了,不用寬慰我了,我知道每個人的天賦資質都是不一樣的,我天賦不足,比不上你也正常,但我也一定要堅持走下去。”李清遠說到這里,神色鄭重無比。

    “嗯,加油。”陸明也不曉得說啥,順手拍了拍他肩膀。

    難道說自己是龍組的?或者如同日本某個叫琦玉的光頭一樣深藏不露。

    陸明覺得有點惡寒,放棄了這些莫名其妙的念頭。

    不過說起來,拋開他不切實際的腦補,他的魔道天賦確實很強,作為一個普通人而言,是不是強的有點過分了?

    陸明想到這里,心中倒是一動,微微皺了皺眉頭。

    “呃,還是說正事吧,后續我們怎么分工?”李清遠剛剛那幾句話是有些意興闌珊,下意識說出口的。反應過來,發現有點不可名狀的羞恥,為了緩解尷尬,他也極快岔開了話題。

    “我跟宇文拓談好了,他去取伏羲琴,我去瓦崗寨取神農鼎,崆峒印我已經有了,拿到神農鼎也算完成了神器任務,倒也不用去搶軒轅劍拿盤古斧了。”陸明淡淡道。

    “呃,你一個人去?遇到死靈隊怎么辦?”李清遠想了想,猶豫道。

    “碰面了當然直接殺了啊,難道團戰還要留手?”陸明覺得莫名其妙。

    “……”李清遠又被噎了一下,想到參謀長每次面對團戰細膩之極的兌子思路,再看看對面男子一幅無所謂的模樣,默默嘆了口氣。

    這才是真正強者的心態么?

    難怪這次空間分組,無論死靈隊還是黑暗英雄,都比他所在的“冰火天下”強得多,他還一度抱怨主神分配的不合理。

    如果眼前這位男人的隊友確實是真仙,那就說明空間評估他的戰力至少等于“死靈”隊全體成員聯手。

    甚至加上那個高深莫測的天鬼!

    怎么可能!

    “我明天去瓦崗,你可以思考下后續打算,愿意跟我一起去也行。”陸明見到李清遠神色變幻,有些不解,便隨口道。

    “我考慮下吧,要不晚上我們再交換下情報?”李清遠有些猶豫。

    死靈隊任意一名隊員出手的話,他可萬萬不是對手,但大家只是同盟,并不存在隊友關系。一直跟著對方混的話,他的面子也有些說不過去。

    “晚上不行,我今晚要把這枚邪帝舍利吸收了,方便武道邁入半神,明早吧。”陸明搖了搖頭,晃了晃手中的邪帝舍利。

    “您……是魔武雙修?而且,這枚舍利聚集了無數半神的功力,你打算一晚上強行蘊化?”李清遠又瞪大了眼睛。

    “一晚上很長了,應該用不了這么久,明早說吧。”陸明搖了搖頭,留下呆若木雞的李清遠,自顧自去了。

    ***********

    “邪帝舍利“原本是第一代邪帝謝泊,為尋找一套有關醫學的帛書,無意中于一座屬于春秋戰國時代的古墓內發現的陪葬品。

    謝泊雖因不容于當時獨尊儒學的正統社會,本身卻非什么十惡不赦的邪人,獨寄情醫道,希望能通過醫術,破解魔門最神秘經典《道心種魔大法》之謎。

    當然,前文說了,邪極宗乃盜墓行業發展而來,邪極宗的門人在漢末亂世中亦曾有過進入主流的機會,董卓、曹操甚至曾專門為之設立“摸金校尉”、“發丘中郎將”的軍職,專司盜墓取財,貼補軍餉。

    也就是這段時間這個奇葩的軍銜,和三國鼎立、烽火連天的戰亂,導致出現了考古界人士常稱的“漢墓十室九空”的現象,也能體味出他們“漢墓考古靠運氣”話語中的無奈。

    這等刨別人祖墳的行為,自然為天下人所惡,是以邪極宗雖然不喜濫殺,但依舊列名魔門,為世所惡,亦可理解。

    謝泊長時間研究這枚布滿血痕的晶球,意外發現其擁有吸取和儲存人類真元和精氣的詭異特性,但其時他已離大歸之期不遠,遂在臨終前把元精盡注球內,并囑下一代找出提取球內元精的方法。

    然而謝泊這個要求太難了,歷代繼承者雖殫思竭力,千方百計,但依舊沒法只提取出對人有利的元氣。

    若是一股腦兒提取,且不說那舍利晶球里面還有很多狀況不明不知利弊的元氣,單單吸納了謝泊的元精,只怕自身瞬間就撐爆了。

    不過歷代邪帝,只要非是橫死者,臨終前均依遺訓把元精和感悟注進舍利內,這亦成為天邪道歷代宗主所選擇的辭世方式。

    這樣也算有利有弊吧。好處是他們總算是做了點什么,可以安心上路了。

    弊端是這個邪帝舍利,囤積的元精內氣逐漸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程度,提取舍利元精成為高度危險的事情,一不小心,動輒便弄得走火入魔,甚至略一吸收,便被里面天文級的元精炸得灰飛煙滅。

    當然陸明的想法卻沒這么復雜,如果不純的真元,那燒了便是!

    無限之大魔神王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