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709480/

210.邪影
    “廢物就是廢物,居然想得出這么愚蠢的辦法,真是可憐啊。原本以為你們隊伍那名叫霜月的小法師算是個人物,現在看看,她跟你這樣的廢物在一隊,自然也是個垃圾。”

    楊公寶庫深處,相貌陰霾的長發男子舔食著手中的兩把短匕首,面露諷刺之色。

    “邪影果然不愧是二類空間的絕頂高手,但今日你要殺我,也要付出足夠的代價。”

    熾白色的火焰在李清遠的法袍上不斷燃燒著,四面八方熾熱的光芒將他的影子照的無影無蹤。

    李清遠法袍上的血液已經干涸,俊逸的臉龐上更是結了一層厚厚的血痂,但他依舊咬緊了牙關,死死盯住邪影的身影。

    作為幾乎是二類空間的第一刺客,邪影的本意便在于他無孔不入的影殺術。

    人總是有影子的,而邪影的異能卻是附身進入目標的影子,將目標輕易擊殺。

    也正是這一手非人類的刺殺方式,讓心高氣傲的宗次郎也極為佩服,最終在劇情世界里同意了加入。

    無論效果和出其不意,影殺都比宗次郎的縮地要強的太多。

    在團戰里,一旦邪影盯住的對手,除非半神巔峰境界還在邪影之上,能清晰的感知邪影的附身,否則,便預示著對方的死亡。

    “有趣,你燃燒生命源火能支撐多久?你我差了兩個境界,你這區區靈魂火也傷不了我。”邪影嘴角微微翹起,饒有興趣的望著李清遠越來越慘白的臉龐。

    “堅持,才有可能勝利。活著,就有希望。”李清遠想到那個老人的教導,喃喃說道。

    若是參謀長在的話,想必以他的智慧也有應對邪影的辦法吧。

    李清遠微微有些出神,才想到這位半師半友的老人,已經灰飛煙滅了。

    雖然他的生命,同樣已經開始倒計時了。

    “該死啊主神空間啊!你到底想些什么?”李清遠暗自捏了捏拳頭。

    這個位面幾乎不可能有人知道,楊公寶庫的入口便在獨孤家西寄園后院的井中,而寶庫進過地下河道,卻在無漏寺的底下。

    這也是石之軒隱隱能感應到邪帝舍利,但卻不得其門而入,只好在無漏寺當起了方丈,借機尋找蛛絲馬跡的原因。

    雖然不知道傅君婥如何得知寶庫的下落,費盡力氣也進入了寶庫,但她機關術卻很是平庸,更沒什么放飛自我的想象力,到了外層的假寶庫,就以為楊公寶庫名過其實,大失所望的離開了。

    當然楊素其時權傾天下,便是假庫也大手筆的很,就算不提那些存放不當,離地下河流過近導致生銹發霉的兵器,單單剩下十多個裝載奇珍異寶的箱子,隨意賣賣其中的東西,便可以富可敵國。

    到了這個層次,楊素這假庫也比很多真正的寶藏還土豪的多。

    當然對于傅君婥來說,這些東西確實也有點雞肋,她又沒有隨身空間,總不可能肩挑手提的拿著這堆東西吧。

    而輪回者自然不存在這點限制,邪影初到這個位面,位置便正好在長安城附近,他小心翼翼的避開了石之軒,進入了寶庫。

    想法很美好,現實很骨感,那時饕餮雖有封印,但只是出不了寶庫,在里面的行為并不受多少限制。

    邪影為了進入寶庫內層,自然要對付饕餮。

    結果自然是以邪影的慘敗而告終。

    簡單的說,邪影根本沒有辦法可以破饕餮的防御……

    影殺固然可以對饕餮使用,但邪影本質上只是刺客,并不是什么武道宗師級的高手,出手威力比起寧道奇、李元霸都差了一籌。

    最后的結果是,邪影不斷輸出傷害,結果只是在饕餮的防護罩上刺出一個個漣漪,饕餮不耐煩以后,逮著機會吼了幾聲,邪影就差點傷了元神,急忙灰溜溜的走了。

    邪影主要目的還是楊公寶庫的邪帝舍利,至于崆峒印,有人得手了,他自然會考慮去刺殺奪寶,若是在饕餮的脖子上,邪影便不去考慮。

    作為刺客而言,邪影還是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上限的。

    如今饕餮出世,這么大一個半羊人的造型,邪影還是認得出來的。于是,他興高采烈的再次進入了寶庫,結果卻發現這青年法師李清遠也在。

    兩個人瞬間確認了敵對者的身份,二話不說便打了起來。

    “空間是不需要你們這種浪費資源的廢物的,這次,我就送你們回老家去吧。”邪影語氣陰森,但內心深處也有些無奈。

    自己的技能都是針對影子的攻擊,結果對面倒也是個狼人,直接燃燒靈魂火,居然起到了醫院手術室無影燈的效果。

    造成的結果是自己雖然不至于受傷,但也根本進不了對方的身。

    那就等吧,燃燒靈魂火又不能亂動,看看你能撐多久?

    剩下那名敵對輪回者應該在京城,等明天標記了位置,再一并料理掉吧。

    謹慎起見,早上邪影回到京城,發現有兩個目標急速接近,便果斷用掉了一次跑路。

    對于刺客高手而言,要面子跟找死并沒什么區別。

    “我想了想,我應該有辦法殺你了。”李清遠沉默了良久,猛然關閉了靈魂火,用冷漠而虛弱的目光望向邪影。

    “哦?那我們玩玩吧。”邪影當然也不是嚇大的,見靈魂火狀態消失,笑容更加玩味起來。

    “炎爆!”李清遠猛然揮了揮手,一枚巨大的火球,凝聚而出,直接射向邪影。

    “你們法師的作戰真是無趣!而且這個時代不都是冰法奧法么?哪還有老掉牙的火法,你以為你是九王里的法神么?”邪影懶洋洋的避開了火球,嘲笑道。

    冰法可以召喚寒冰護體甚至有寒冰屏障,刺殺起來比殺烏龜還麻煩。

    奧法則有中等距離的傳送術,邪影如果沒有一擊得手,往往便要進入持續良久的追殺節奏,那種情況下,他也有些不厭其煩。

    下一刻,他的身影一隱,已經跳轉到李清遠身后影子中,手中短匕揚起,捅了過來。

    “抗拒火環!”李清遠臉色更加白了幾分,一道炙熱的環形火浪便掃了出來。

    “太弱太慢了,算了,我回頭玩玩霜月那個小姑娘也罷了,跟你這種無聊的廢物,就不去浪費時間了。”邪影笑了笑,根本不屑閃避,一動不動便抗住火環。

    以他的修為,初入半神的抗拒火環,也只能讓他身軀微微定住而已、

    反正李清遠既然施放抗拒火環,自己也沒法移動,邪影自然也不當回事。

    便在這時,一朵黑色蓮花狀的火焰,憑空出現在邪影身后,直接擊打在邪影后背上。

    “說得好,灑家也不跟你浪費時間了,哦,那人讓灑家給你個見面禮。”確定偷襲得手之后,一道粗狂的聲音響起。

    無限之大魔神王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