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427867/

191.First Blood
    “動手前問個事吧,你隊長在哪呢?”焚世黑炎熊熊燃起,一把深黑色的長劍出現在陸明的手里。

    “現在應該在京城吧,若是你贏了,可以去找他,我覺得他搞不好能給我報仇。當然他打不過你的話,也挺好的,大家就整整齊齊去了。”宗次郎笑了笑,道。

    “你們隊伍關系還真不錯。”陸明嘆了口氣。

    “勝者對,敗者錯,唯有真正的強者才能成為主宰輪回。如果他輸給你,那他自然不夠強,幫他解脫也好。”宗次郎理直氣壯的說。

    日系動漫人物都喜歡這么說話的么?

    陸明暗自吐了下槽。

    “京城?也好,我正打算去一次。”陸明點了點頭。

    “先打完,再看看該誰去吧。”宗次郎認真看了陸明一眼,手腕一抖,長劍尚未出鞘,便有一道道碧色劍芒劃破二人之間的空間,如機槍一般,向陸明掃了過去。

    無數劍氣一卷,宗次郎和陸明之間化成一個真空通道,巨大的引力,讓兩個人身軀都微微晃動了下。

    宗次郎又是一步踏出,仿佛兩者間的距離于他并不存在一樣,瞬息間,在無數道交織的劍芒之前,憑空出現一把慘白的長劍,筆直刺下。

    拔刀術——天翔龍閃!

    “飛天御劍流的終極奧義么?”陸明神色一動,猛然揮動手腕,一道深黑色的劍影撕開整個天地,斬破虛空,直直劈了過去。

    ……

    “叮,‘黑暗英雄’隊員瀨田宗次郎、西蒙被擊殺,‘黑暗英雄’‘死靈’兩隊剩余成員每人扣除6000點數,位面結算時,點數若為負數,抹殺!”

    系統的提示聲同時在進入位面的所有輪回者耳邊回響。

    “還有這種提示?看起來這個擊殺還是First Blood嘛?”陸明笑了笑,順手一揮,火焰卷起,將宗次郎和西蒙的尸骸焚去,化為塵埃彌散在空中。

    塵歸塵,土歸土,挺好的。

    陸明想。

    *****************

    “真是廢物!西蒙那個蠢貨就不提了,我本來還挺看好宗次郎的,想不到也會被人圍攻的跑都跑不掉。”

    京城郊外的一家小酒鋪里,一名相貌陰霾的長發男子悶哼一聲,喝干了面前的一碗酒,臉上依舊蒼白的沒有半分血色。

    滿滿一碗血色的酒。

    酒店掌柜茫然倒在一旁,眼神空洞,絲毫不知道這兩位客官為什么無緣無故便要下殺手。

    “嘿嘿,邪影大人,二類世界就這么大,隊長覺得我們區域輪回者里面,你是最適合我們死靈隊的,他平時也對你贊不絕口呢。

    反正,你手下也沒了,要不,考慮一下?這樣,等我們突破進了三類世界,還可以繼續合作。”

    對面坐著一名瘦高的男子,全身裹在寬大的深黑色法袍里,一片暗影遮去了五官的輪廓。

    此時他也飲下一碗血酒,用有些詭異陰柔的語氣說道。

    平白扣了6000點數,他的語氣卻也沒有半點波瀾,不知道是涵養極佳,還是對這些點數已經絲毫不當回事了。

    “呵,你們隊伍不是滿了么?是你們天鬼老大打算把縫合者清理掉,還是把你這個尸語者殺了,讓我進去?”邪影冷笑了下。

    “這倒也不用,上個七星級傳奇位面,隊長大人認真出了幾次手,拿到了晉級道具,將我們小隊提升到了傳奇級,多了一個位置,正好可以邀請一位人才加入。”尸語者淡淡道。

    “傳奇級小隊?!”邪影微微一怔。

    “怎么樣?”尸語者又問道。

    “我考慮一下吧,如果這個位面能見到你們天鬼老大,我會跟他談談的。”邪影沉吟了片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淡淡說道。

    “嗯,是該好好考慮下,那就此別過吧。我還要追蹤神農鼎的下落。嗯,就算他們把神器拿到的話,被殺了的話,必然會掉落的。以你的天賦殺人很合適的。”尸語者對于邪影的答復,似乎也不以為意。

    “這種事不用閣下提醒。”邪影哼了哼。

    “那好,祝閣下好運。對了,方便的話你說說目前計劃什么神器,也省得縫合者跟閣下撞了車,到時候浪費時間也不好。”

    “伏羲琴吧。”邪影想了想,道。

    “好,很會選,昆侖鏡和軒轅劍都要找宇文拓,盤古斧難度也好不了多少,崆峒印雖然在氐人國,但大海茫茫,也不知道如何去找。女媧石、伏羲琴、神農鼎目前來看都算是簡單的。”尸語者贊同道。

    “你的提示有點啰嗦了。”邪影道。

    “嘿嘿,不愧是半神巔峰的強者,那我就不多說了。”尸語者點了點頭。

    “去吧。”

    “這邊的尸體要不要處理掉?”

    “放在這里吧,這個位面很有意思,多死幾個人才有氣氛呢。”邪影淡淡道。

    “弱就是原罪啊。”尸語者干巴巴的笑了笑,化為無數蝙蝠從門口飛了出去。

    “吸血鬼亡語法師真是惡心的生物。”邪影皺了皺眉頭,也走了出去。

    至于那名店鋪掌柜的尸體,他當然懶得再看一眼。

    輪回者對位面欲殺予奪的支配,對他而言自然是天經地義的道理。

    *************

    “嗯?對面一下死了兩個輪回者?不知道是那個‘冰火天下’干的?還是他干的?總之,干的漂亮。”

    月河村外的河神洞內,楊湘綺有些嫌棄的踹開被斬成兩段,已經死得徹徹底底的蛟精,順手將有些凌亂的秀發攏在耳根后面。

    “楊姐姐,謝謝你來救我!”嬌小柔弱的白發少女有些畏懼的看著蛟精的尸體目光微微躲閃了下,似乎意識到不應該,又睜大眼睛,瞪了蛟精一眼。

    楊姐姐冒著生命危險來救我,我怎么還好意思害怕呢?

    于小雪覺得自己剛剛的表現很不應該。

    “沒什么,明明是個蛟精,還冒充什么河神要享受什么血食祭祀,區區這四腳蛇也配么?這種心里沒點數的妖精,本姑娘見到了自然也會殺了的。”楊湘綺輕輕哼了哼。

    “啊,是這樣啊!楊姐姐,你好厲害啊!”于小雪一臉神往的樣子。

    “你資質其實很好的,如果愿意學,不用多久就能跟姐姐一樣厲害了。”楊湘綺笑瞇瞇的望著面前嬌小害羞的白發少女,流露出大灰狼誘拐小白兔的眼神。

    無限之大魔神王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