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385541/

182.宇文化及
    揚州舊稱為吳州,隋開皇九年方改為揚州,至此也不過二十余年。如今從揚州東下長江,可出海往倭國、琉球及南洋諸地,隋朝也沒有什么海禁的說法,故揚州成了隋朝對外最重要的轉運站之一,。

    揚州除了是交通的樞紐外,更是自古以來名傳天下的煙花勝地。此時,揚州雖還不及后世時的風流繁華,卻也在急速發展之中,頗具氣象了。

    不久的將來,兵禍橫生,楊廣也將移駕揚州,揚州遂成為大隋虛化的國都。

    這一切,都與運河的暢通是密不可分的。

    陸明目光落在岸旁林木外冒起的殿頂,那是隋煬帝楊廣年前才沿河建成的四十多所行宮之一。

    楊廣開鑿運河,貫通南北交通,不管其動機為何,運河本身無論在軍事上或經濟上,都有其存在的意義。

    但其人大興土木,營造行宮,興建各項工程時,不僅不考慮農時,而且役期嚴急,勞役過重,致使服役者大量死亡,自然是為了一己享受,虛耗國力、勞民傷財之舉了。

    **************

    宇文化及坐在總管府的大堂里,喝著熱茶,陪侍著的他的是揚州總管尉遲勝。尉遲家世代都是北周宇文家的心腹,故兩人也沒什么忌諱的。

    宇文化及乃北周宇文家后裔,北周宣帝宇文赟于二十二歲突然病逝,不及留下遺言。其時上柱國、大司馬楊堅勾結御正下大夫劉昉、內史上大夫鄭譯偽造詔書,入朝掌政。

    一年后,楊堅逼迫年僅九歲的靜帝宇文闡禪讓于他,立國號為隋。

    數月之后,靜帝宇文闡無故死亡,北周的鮮卑宇文姓的天下,從此由漢人楊姓替代。

    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楊堅雖當上皇帝,仍未能把宇文閥連根拔起。

    楊堅雖然雄才大略,在位晚期逐漸多疑,殺害功臣,并且聽信文獻皇后之言,廢黜長子楊勇立晉王楊廣為太子,也埋下了亡國的禍根。

    仁壽四年楊堅在仁壽宮離奇去世,兒子楊廣繼位,至此已是多事之秋。楊廣不得不多多依仗宇文閥,導致被一度打壓的宇文閥再次強大起來,更成為當今的四大門閥之一。

    宇文化及嘆了一口氣道:“這書實在事關重大,我本已預備了后手,只要得到書卷,立即假作破譯成功,拿給那昏君去修煉,保證不出三月,就可把他活活練死。哪想得到本該手到拿來的東西,竟是一波三折,不見了下落,現在想假冒另一本出來也不行。“

    尉遲勝搖頭道:“長生訣雖然故老相傳是廣成子所書,但畢竟千百年無人練成,傳聞中的長生也不過是對應了功法的名字而已。

    不過,說起來那人也是仙人手段,當年他還在朝廷的時候,那昏君為何不向那人請教一二呢?”

    那人自然便是指的當朝空置的太師宇文拓了,其人武功太過高深莫測,境界更是已近天道。

    民間傳聞這種神仙人物,便是茶余飯后談及他真名的話,對方也會心生感應。

    這種說法,倒是默認有些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是故朝廷大員私下談及此人時,結合語境,往往心照不宣便用那人來替代。

    “家主曾說過,昔日楊素臨終前,跟那人密議過半宿,應該是交代了些事情,當然具體事情便不得而知了。呵,那楊素當年便是位高權重之極,便是我宇文家也遠遠不及,若非他死的早,我宇文閥豈有今日的聲勢?”宇文化及笑道。

    宇文閥家主名為宇文傷,乃宇文閥第二高手,冰玄氣練的出神入化,遠在宇文化及之上。

    “那人如今也不知下落何方,便是前陣子楊素之子楊玄感造反,進而導致滅門,他都沒出面,聽說楊廣那廝反而還自顧自擔心了好一陣子。”宇文化及想了想又補充道。

    “說起來,那人自稱也姓宇文,莫非也是貴閥的后手……?”尉遲勝神色一動,問道。

    “應該不是,家主曾私下秘密查過,但還是弄不清他的底細。似乎當年就是莫名其妙出現,又莫名其妙的遇到了楊素。后面他身為太師之尊,更是不好查探了。”宇文化及搖了搖頭。

    關于宇文拓的出生,宇文閥對外自然表示的含含糊糊,不承認也不否認。但尉遲勝對于宇文化及卻是類似盟友一般的關系,宇文化及自然也不好隨便嘴上跑火車引發誤會。

    畢竟涉及到宇文太師,引發的結果可大可小,宇文化及乃至整個宇文閥可都絲毫沒有把握去接他一劍。

    “這樣啊,那可惜了……”尉遲勝搖頭笑道,內心卻松了口氣。

    宇文拓的實力堪稱定海神針,雖然他失蹤十余年,但只要沒有傳出他的死訊的話,就沒有人可以無視他的存在。

    宇文閥若真有這種高手壓陣,必然大事小事便也由他一言而決,也沒了其他人的位置,對尉遲勝也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哪怕自己拼搏奮斗一輩子,怕也擠不上太師的位置。

    但對于那人而言,也只不過是揮了揮手上長劍而已。

    尉遲勝想到這里,默默嘆了口氣,

    “稟告二位大人,事情有了些眉目。”突然,一名官員滿臉堆笑,疾步走了進去。

    “說!”宇文化及大喜,忙道。

    “據田文口供,他被抓捕前,曾給兩個十五,六歲的小流氓撞了一下,看來就是這兩個小子盜去了寶書,下官已派人前去找這兩個小混混前來問話了,只是尚未發現二人下落。”

    “那書失竊之后,四面城門便緊閉了,他們又不是絕頂高手,萬難逃離,嗯,那兩個小混混叫什么名字?”尉遲勝想了想,問道。

    “叫寇仲和徐子陵。”那官員答道。

    “名字倒是不錯,不太像混混的名字啊?”宇文化及怔了怔。

    “下官打聽得知,二人都從小父母雙亡的孤兒,想來可能其父母初通些文墨。”那官員明顯怔了怔。

    “懸賞,徹查吧,這二人死活不論,東西可一定要拿到。”宇文化及剛剛也就是隨口一問,以他位高權重,對這兩個人的死活也不會放在心上,便吩咐道。

    “是!”那官員躬了躬身子,便欲退下。

    “你就是宇文化及吧?正好,我有些事情問你。”便在此時,一名年輕人施施然從門外走了進來,坐在會客椅上,淡淡說道。

    無限之大魔神王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