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113/

163.張天師
    “老夫雖僥幸在武道有些收獲,證了半神之位,卻非天子之器,此事不必多提!

    不過,陸寨主,你年紀甚輕,莫非自己不想坐那至尊位么?”黃裳皺了皺眉頭,看到陸明不過看似二十多歲年紀,心中一動,便問道。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心中自成天地,世俗的君臣關系,也并沒有多少約束力。

    半神強者,相由心生,雖然不知道陸明到底年紀多大,但這個模樣的話,想必內心還有些少年人的權力欲望吧?

    黃裳想到這里,目光便有些遲疑。

    “大頭領,不好了,今日一早便有高手上山尋你,晁統領,林教頭、吳軍師幾人都出了手,卻被那人輕易擊退。現在獨孤姑娘親自過去了,大伙插不了手,正著急呢。”正在這時,魯智深急急忙忙拽著朱貴,從山上奔了過來,神態嚴肅。

    “哦?高人?那人什么樣貌?”陸明怔了怔,見到黃裳似笑非笑的模樣,不由微微有點尷尬。

    現在梁山已經是真正意義上的高手如云了,若對方只是個真仙,怕是隨便幾個圣斗士聯手一轟就尸骨無存了。

    敢來玩一騎討的話,至少也該是個半神了吧?

    “說起來也邪門,那廝是道童打扮,看起來不過十多歲模樣,手拿一把鐵笛,騎著個大黃牛。那黃牛也邪門的很,就這么不知不覺的渡過了我梁山水泊,搖搖晃晃上了山。”魯智深摸摸光頭,嘆氣道。

    “道童打扮的高手?莫非是當朝國師,龍虎山天師道掌教虛白先生張嗣宗?”黃裳倒是輕輕皺了皺眉頭,道。

    “哦?這人很厲害嗎?”陸明問道。

    “不知道,不過他們張家的天師雷訣本也是天下一絕。而且,老夫十年前,曾見過他一面,也是一幅孩童的樣貌,似乎修的是道家返老還童的長生功法。

    如此精確的控制自己的容貌,應該在半神之中也算實力非凡了吧。”黃裳道。

    其實我的易容術也可以的……

    陸明想到這里,心中微微一動,卻也沒多嘴。

    “大頭領,怎么辦?”魯智深卻未見過陸明和獨孤求敗出手,宋江吳用等人提到二人的修為時又有些曖昧含糊。

    當下有強敵來此,魯智深也明白自己不過跟林沖等人半斤八兩,萬萬不是來人的對手,不由心中也有些著急。

    “嗯,不急,先上去看看吧。”陸明笑了笑,擺了擺手,一步踏出。

    一道魔光包裹起魯智深和朱貴,三人一閃之下,已是無影無蹤。

    “???”黃裳有些茫然的看著面前空空蕩蕩的金沙灘,臉頰抽搐了一下,苦笑了起來。

    ************

    “這……這……這是縮地之法?”魯智深睜開眼睛,望著面前的聚義廳,大驚失色,望向陸明的眼神已有些難以置信。

    “魔道瞬移而已。”陸明搖了搖頭。

    “……”魯智深有點暈乎乎,晃了晃腦袋。

    “大頭領,你回來了。”宋江等人在聚義廳正亂成一團,聽到陸明聲音響起,不由心花怒放,急忙迎了出來。

    晁蓋、吳用、林沖似乎都受了點傷,被幾名小嘍啰攙扶著走出,看神色卻也沒什么大礙。

    “怎么樣了?”陸明瞟了一眼宋江,隨口問陳子云道。

    “應該是龍虎山張天師親臨,幾名頭領跟他過了幾招,卻不是對手。但那張天師似乎也不想殺人,出手還算克制。

    獨孤姑娘跟他拆了幾招,二人再要打下去,便只能施展領域了。獨孤姑娘怕全力出手,整個聚義廳就毀了,便跟張天師約好去后山打了。”陳子云道。

    “哦,那我也去看看吧。等會若是有個老頭上來,你和楊湘綺接待一下吧。”陸明點了點頭。

    “哦?誰來了啊?”楊湘綺聞言湊了過來,問道。

    “算是你便宜師父吧。”

    “……什么?”楊湘綺怔了怔。

    “黃裳過來了啊,嗯,你回頭把《九陰真經》的總綱說給他聽聽,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問問他,他會給你指點下的,看看算不算你突破的契機。大概他此番也住不了幾天吧,半神高手不好請,我也花了點力氣才談好這事,不要浪費了這個機會。”陸明說完,人已一個瞬移,遠遠去了。

    “……”楊湘綺又呆了呆,神色間卻有些興奮起來。

    教黃裳《九陰真經》,然后再跟他請教原文,這想法還真是鬼才!

    “先不管那張真人了,大寨主過去的話,該擔心的應該是他吧。嗯,我們先下山迎一下黃裳,晚上酒宴也準備起來。”陳子云擺了擺手,淡定的走了下去。

    “受傷的幾位頭領就先留下休息吧,其他人也一起下山迎客去吧。”

    宋江看到陳子云和楊湘綺走了出去,神情微微一變,連忙說道。

    至于后山幾個神仙打架,大家都明智的不去摻和,畢竟一道溢出的劍氣或者一道天雷,對于真仙而言也是會出人命的。

    宋江嘆了口氣,總覺得本該好好的節奏,莫名其妙就一團糟了。

    *****************

    “小姑娘啊,你劍法很不錯,我叫張嗣宗,你叫什么名字啊?”梁山后山,一名十來歲模樣的道童,一邊慢悠悠的放開牽繩,讓黃牛遠遠跑去湖邊吃草,一邊拉家常一樣的隨口問道。

    “我叫獨孤曇云,張天師,出手吧。”獨孤姑娘猶豫了下,清冷的聲音響起。

    獨孤求敗這種名字,聽起來確實高冷的很,但也只適合虐菜的場合報名。

    萬一跟遇到陸明一樣,張口閉口獨孤求敗的,結果自己連他幾招都接不下,那這個名字就有點尷尬了。

    獨孤曇云想到之前的經歷,忍不住還微微有點臉紅。

    這張嗣宗既然也是半神高手,那么還是低調一點吧?

    獨孤曇云暗自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武道必勝之心被破了。

    “此事倒也不急,你我本也沒什么沖突,令師便是羅真人吧?貧道與他還有數面之緣。”張天師擺了擺手,笑道。

    “哦?莫非天師是來敘舊的?”獨孤曇云冷笑道。

    “敘舊也算不上,這梁山陸明不知從何處而來,將這漫天星象搞得大亂。獨孤姑娘,你可知道,這梁山本該是征田虎征王慶,北伐遼國再征方臘的。最后十不存一,這才是他們的宿命。”張天師正色道。

    “宿命?”獨孤曇云皺了皺眉頭。

    “原本你也與梁山氣數無關,如今不知怎么,你跟梁山那群匪人的氣數卻交纏在一起,還請姑娘速速離去,以免自誤。”張天師嘆氣道。

    “哦?原來張天師會一些窺視天機之術,便自以為高人一等。本末倒置,視天下事如云煙,反而將算出的命數當成真的。”獨孤曇云冷笑道。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