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104/

155.一劍敗獨孤
    “劍若出,生死無悔?”獨孤求敗俏臉肅然,纖手輕揚,已憑空凝出一把閃著寒芒的長劍。

    在她身后,一柄深藍色的長劍無聲無息的出現,射出萬道劍芒。

    一時間,獨孤求敗的人仿佛與劍溶為一體,她的人就是劍,只要她的人在,天地萬物,便是她手中的劍。

    獨孤求敗冷哼一聲,一劍刺出,天地之間便有風云涌動。一道道無上劍意猛然射向陸明。

    劍之領域!

    “快退!”宋江晁蓋等人同時神色大變,晁蓋右手揚起,化為一道巨大的水晶墻,擋在眾人面前。

    獨孤求敗的劍意一閃,似乎僅僅只是擦過水晶墻,水晶墻便被切成無數碎片,崩裂開來。

    “敕!”宋江猛地皺了皺眉,幻化出一枚包裹著星力的光罩,將晁蓋等人護在其中。

    劍意拂過,光罩雖未破滅,但劇烈的搖晃起來。

    剎那間,宋江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之極。

    “御!”陳子云也嘆了口氣,輕輕擲出一面暗紅色的小兵符,融入光罩之中,將光罩定住。

    “多謝宋頭領!陳頭領!”晁蓋等人松了口氣,急忙向宋江、陳子云道謝起來。

    “先看看寨主的劍吧。”陳子云笑了笑,指了指陸明。

    ……

    “劍之領域,天地為劍,那便接我一式破天之劍吧。”陸明神色平靜,緩緩道。

    魔炎涌動,在陸明面前化為一柄深黑色的小劍,陸明屈指一彈,小劍便飛斬而出。

    剎那間,小劍前方,一道深黑色的劍影仿佛撕開整個天地,斬破虛空,碎裂空間,然后直直向獨孤求敗迎了過來。

    彌散在漫天的劍意與這道深黑色的劍影微一碰撞,便仿佛從未出現過一樣,消散的一干二凈。

    黑色小劍的劍影微微閃爍了下,四方涌動的靈氣猛然平息下來,更發出一股死寂的味道。

    天極劍宗的至尊劍訣——破天之劍!

    一劍出,靈氣盡,鎮域弒神。

    一劍可當百萬兵。

    獨孤求敗微微一怔,神色猛然間變得有些狂熱起來。

    她靜靜凝視著掌中長劍,全身真氣和意志猛然灌了進去,頓時如山如海的劍意,沸騰起來。

    長劍通靈,剎那間,整把劍閃動著妖艷至極的光澤,耀人眼目。

    獨孤求敗長劍輕輕自鳴,隨之化為最簡單的劈斬,直直劈了下來。

    獨孤劍意,有攻無守!

    兩把劍緩緩的碰撞在一起,發出“叮”的一聲輕響。

    獨孤求敗長劍斷折,深黑色的小劍微微一停,又直接刺了過去。

    “終究是敗了么?”獨孤求敗幽幽嘆了口氣,似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依舊清冷絕倫。

    天下竟有這種劍法?

    朝聞道,夕死可矣。獨孤求敗卻也沒什么怨懟的情緒。

    一道閃電在半空中閃爍,猛然爆裂開,傾盆大雨嘩嘩落下。

    半神巔峰的領域已經涉及到天地法則,此時更是破天之劍首次在這方天地出現,故有異象相隨。

    “就這樣吧,你既然輸了,便按我說的來。”陸明看了看獨孤求敗,伸手輕輕叩出。

    深黑色小劍瞬間化成精粹之極的魔氣,形成一個龍卷氣旋,將旁邊的沙土草木,如怒龍一般卷上數百米高空,方才逐漸消散在天地之間。

    “寨主神威,天下無敵!”宋江、晁蓋、林沖等人都是面如土色,看著宛如神魔的陸明,下意識的膝蓋一軟,便跪在地下。

    “……小女獨孤拜見寨主!”獨孤求敗思索了片刻,驟然間,露出一個清冷的笑容,盈盈拜倒在地。

    “這一劍跟你本也有些緣分,你好好悟劍,來日傳你也不是不可。”陸明道。

    “多謝寨主!”

    林沖晁蓋等人神色微變,目光死死盯住二人。

    卻見陸明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獨孤求敗神色也不見如何興奮。

    “勝負只是小事,跟著他學劍,或許真能更進一步吧?”

    至于前世之事,她雖有所感,卻也根本不愿去了解。

    便真有因果纏繞,來日證道神魔,自當揮劍斬盡。

    獨孤求敗想到這里,嘴唇又微微抿起。

    晚上陸明照例擺下酒宴,慶祝宋江、花婉約和獨孤求敗的上山,并宣布獨孤求敗為山寨三軍都總管,掌三軍教習,并總管諸位頭目的武訓事宜,地位方面與晁蓋和林沖平級。

    “聽憑大寨主差遣!”獨孤求敗雖是女子,但倒也沒什么靦腆之心,拱了拱手便領了命,甚是干脆。

    宋江主要負責內政基建這塊,與吳用、公孫勝平級,宋江心中甚是高興,急忙答應下來。

    花婉約則成為弓手大統領,也算是人盡其用了。

    陸明今天表現的實力太過震撼,也可說大勢已成。山寨上上下下也沒人有勇氣反對他的安排,幾名大頭領方一沉默,事情便順理成章定了下來。

    “武清兒,你這陣子也跟著獨孤姑娘練練氣吧,什么時候你不喝酒也能把星力操控自如,便算合格了。”宴會結束,陸明把武清兒拉到獨孤求敗面前,交代道。

    “呀,這樣啊?獨孤姑娘不嫌麻煩么?”武清兒覺得這是正事,到也沒開玩笑。

    況且她實在是不想邊喝酒邊打拳,硬生生把銀河星爆打出了醉拳的味道。

    “職責所在,無妨。”獨孤求敗淡淡道。

    “呀,那謝謝獨孤姑娘了!”武清兒神情興奮。

    “確是可造之材,試試吧。”獨孤求敗認真看了眼武清兒,眼睛微微一亮。

    “那我也算入了山寨了吧?可有什么職司?”武清兒猶豫了下,問道。

    “你先跟獨孤姑娘練氣學劍吧,日后大成了,有閑暇便也來訓練女性士卒。”陸明擺了擺手。

    “哦,好哦!有女兵的計劃?”武清兒怔了怔。

    “還沒有,等你出師了,你便讓陳子云來安排。”陸明搖了搖頭。

    “哦……”武清兒嘆了口氣,耷拉下了腦袋。

    “你這陣子也別貪玩了,跟著陳子云和獨孤姑娘好好練一陣子武功,如果在這個世界能突破到真仙的話,后面你也算有了一點自保的能力。”陸明安排好了武清兒,又對楊湘綺道。

    “……什么叫我貪玩!我到這里發現靈氣深厚,突破在即,花了幾天時間突破到地仙,就急著來找你了。”楊湘綺回答的很是委屈。

    “此地靈氣充裕,你境界也到了,地仙自然不在話下。這樣吧,有空你幫陳子云統籌下規劃。反正有人不安分的話,想必他出手也足夠了,你倒不用太過操心。”陸明淡淡道。

    雖然陳子云一幅玩世不恭的樣子,但山寨上上下下對他都很是信服,以他的能力若是跟獨孤求敗配合,哪怕陸明不在梁山,這山寨上下其他人要搞出點事情也很不容易。

    至于楊湘綺,在陸明看來當然也屬于可以絕對信任的,陸明索性就安排給了陳子云當副手,總管軍機乃至打探消息的匯總。

    楊湘綺雖有點不情不愿,但發現這類工作雖然重要,卻也甚是輕松,并不怎么耽誤修行,便也答應了下來。

    數日之后,覺醒金牛座的魯智深也帶了一大票子人馬上了梁山,至此,梁山已足可稱為高手如云,是北方當之無愧的霸主了。

    魯智深雖跟林沖關系甚好,自己卻也不喜爭權奪利,在梁山上可說是一股清流。

    陸明便索性任命其為兵馬副都統,將各方面的關系平衡下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