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88/

140.其實我很厲害的
    “呀,還三碗不過崗呢,喝你幾碗酒,路都不讓走了么?”少女做了個鬼臉。

    “自然不是,只是我這酒叫做透瓶香,又喚做出門倒。別看現在還好,再喝幾碗,你可走不好這路了。”店小二也笑了笑,解釋道。

    “不怕不怕,再拿些酒來!”少女笑出一個梨渦,丟下幾枚銅板。

    店小二見少女飲了酒雖有些咳嗽,但神情自若,心中微微放下心,又篩了兩碗酒,遞了過來。

    “咳咳!”少女又咳嗽起來,皺著小臉,勉強將這酒喝下了去。

    頓時,她小臉蛋上升起兩朵紅云,面色熏然,更帶著一絲少女的嬌憨。

    “還不夠,再拿點酒來。”少女猶豫了下,皺皺眉頭,又道。

    “呃,小姑娘,你錢不夠了。”店小二看了眼那少女,說道。

    “嗯?那算了。”少女微微一怔,又吃了幾口牛肉,便直接站起,往外走去。

    “哎,別走啊!”店小二急忙叫道。

    “怎么了?”少女回頭問道。

    “如今前面景陽岡上有只虎妖,晚了就出來傷人,這幾日已經壞了幾十條大漢性命。官司如今也無能為力,只是教往來客人,結伙成隊,于巳、午、未三個時辰有高人護送過岡,其余寅、卯、申、酉、戌、亥六個時辰,不許過岡。這早晚正是未末申初時分,我見你走都不問人,枉送了自家性命。不如就我此間歇了,等明日高人來了,一齊好過岡子。”那店小二說道。

    “呀,還有高人來?那我更要去了。”少女面色一變,似乎有點著急。

    “那我話已經說到,你要是出了事,我可管不著。”店小二皺了皺眉頭,也翻了個白眼。

    這小姑娘雖然漂亮,但又跟他沒半點關系,這店小二來來往往的行人見得太多,心腸也有些漠然了。

    況且一個大姑娘,咱家又不是開黑店的,硬把她留下來,也不是個道理啊。

    店小二想。

    “這位姑娘,敢問一句,你是不是姓武?”陸明見那小姑娘走到門口了,想了想,張口問道。

    “咦,你見過我?我叫武清兒。”那小姑娘立馬回頭望去,眼珠咕嘟轉了轉,走到陸明面前。

    “你要去找那虎妖的麻煩?”陸明笑了笑,問道。

    “噓!”武清兒神色大變,急忙用豎起一根手指擋在嘴唇前面,輕輕呼了口氣。

    “你沒喝夠酒怕打不過它?”陸明又問道。

    “咦,你怎么知道,我要喝酒才能……”武清兒說到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露出一分警惕。

    “正好我也想過崗,但這里的路我不怎么熟悉。你如果帶我過去,這錠銀子便算給你的帶路費。”陸明神情依舊淡然,但從懷里隨手摸出個銀錠遞了過去。

    “哇,好啊好啊,沒問題沒問題!”武清兒神色大喜,滿口答應下來,將銀錠攥在拳頭里。

    “那走吧?”陸明笑了笑,問道。

    “等等,小二哥,你家酒不錯,這銀錠都換成酒,灌滿這葫蘆就行,我帶著路上喝。”武清兒猶豫了下,又蹦蹦跳跳跑到店小二面前,遞上了銀錠,從背后掏出一個空空的大酒葫蘆。

    “小姑娘啊,你跟陌生人出去,千萬別喝的爛醉,有一句話我不知當說不當說……”上門的生意也不至于不做,店小二慢慢給她灌滿了一壺酒,又找給她幾個銅板。

    “謝啦!”武清兒高高興興接過酒葫蘆和銅板,想了想說“我武功厲害的不得了,沒有人能打我主意的。”

    “呃……”話說的這么直白,店小二反而有點怕得罪人,偷偷瞅了眼陸明,見他神色淡然,才放下心來。

    “走吧!我就是本地人,路可熟啦。”武清兒對著陸明招了招手,率先竄出了小酒館。

    “好。”陸明點了點頭,慢慢跟了上去。

    “長得還人模人樣的,希望不是登徒子吧,不過現在登徒子這么有種的么?虎妖都不怕了?”

    店小二嘀咕了一句,又蹲在酒店門口,默默等起南來北往的客人了。

    “呀,說起來,還不知道你名字呢。”武清兒邊走邊灌酒,不多時就喝了大半葫蘆酒,武清兒黛眉微皺,走路也搖搖晃晃起來。

    “我叫陸明。”陸明回道。

    “嗯,兩個字啊,真是好名字,寫起來方便。”武清兒似乎有點羨慕的樣子。

    “你喝多了?”陸明怔了怔,搖頭問道。

    “哎,跟你說啊,我是個武魂覺醒者,其實很厲害的,去了朝廷也能當個小官。”武清兒打了個酒嗝。

    “嗯?這么好?可是看你挺落魄的啊,酒都喝不起。”陸明習慣性開始補刀。

    “你不懂,當個官有什么好的?整天陽奉陰違,欺上媚下,沒點自由。”武清兒隨口道。

    “聽起來你當過一樣。”陸明笑了笑。

    “村里說書人不都這么說的么?他還說從前有個王爺,是真武大帝轉世,一個人帶兵抵擋了遼狗的軍隊,還親自上陣把遼國主帥活活打死了,功成身退,連王爺都不做了,就是覺得當官無聊。”武清兒又打了個酒嗝。

    “還有這種事?”陸明回憶了下宋史,覺得沒有什么吻合的地方,搖了搖頭。

    不過想來是鄉間說書人自由發揮,以訛傳訛,陸明到也沒放在心上。

    兩人說說走走,又過了里地,到了一間敗落的山神廟。

    “喝的差不多了!”武清兒松了口氣,望著酒壺里剩下的幾口酒,猶豫了下,留了下來。

    “喝夠了?”陸明笑了笑,問道。

    一眼望去,武清兒也有大宗師的修為,喝這些酒當然也不至于醉倒,陸明便也沒勸。

    當然醉不倒跟口感好不好,喜不喜歡喝也是兩碼事。

    “嗯,現在這狀態就很好,回頭見到虎妖我把剩下的酒喝了,然后就直接打死它!計劃通!”武清兒揮了揮小拳頭。

    “嗯,這樣的話,我也正好見識下。”

    陸明掃了掃山神廟門口,卻有官府貼下的一封告示,大意跟店小二說的同出一轍,只是注明了若是打死虎妖,賞紋銀百兩。

    “你是不是為了這筆賞銀?”陸明臉色微微抽搐了下,問道。

    “怎么了?不行么?憑本事打的老虎,還不能問官府要錢了?”武清兒小臉一紅,又揮了揮拳頭。

    “哦,那你把酒喝掉吧。”

    “怎么?”

    “你要找的虎妖就在山神廟里,祝你好運。”陸明眼神瞟向那山神廟,露出一絲笑意……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