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82/

134.留書明帝,天子恭送
    “兩冊書?第二本還只能朕看?”朱元璋語氣雖有些漠然,但神情卻鄭重之極,伸手接下了書冊。

    說起來,朱元璋雖是放牛娃出生,但文化卻極好,更精于書法,遠非那種目不識丁之輩。

    便是史書上也記載“吳王微時,目不知書。起兵后,日親諸儒,流覽神解。”劉伯溫更曾形容他“作為文章,舉筆立就,莫不雄深宏偉,言雅而旨遠。”

    “?”朱元璋剛拿起第一本書冊,神色便是一凜,伸手翻閱了幾頁,面色更鄭重起來。

    歷代帝王,軍事上能與朱元璋比肩的不過二、三人,便是徐達等大明朝絕世名將的軍事水平也不過與其伯仲,朱元璋自然分的出這書冊里記載的兵法的好壞。

    “陛下?”徐達聽到四個字就有些心癢難耐,卻也不好君前失儀,只好眼巴巴望著朱元璋。

    “哈哈哈,天德,你下去喊伯仁、思本他們也過來吧,朕如今有你們幾人領兵出征,這軍略之術縱然再學也是無益。”朱元璋頭也不抬,依舊匆匆翻閱。

    “是!”徐達看了看神情淡然的陸明,猶豫了下,疾步走了下去。

    反正他不過一個大宗師,地仙高手真要出手,他在不在場都是一樣,況且,這個勢頭確實不像是能打起來的樣子。

    徐達身經百戰,這點基本的審時度勢的能力還是具備的。

    ……

    歷代名將雖眾,但普遍上認為韓白李岳才是名將的巔峰,按年代來說,這四人也算是戰國、漢、唐、宋的各自的第一名將。

    其中,韓信傳聞著有兵法三篇,但且不說已佚,便連名字也沒留下。

    白起稍微好一點,留下和兩本兵書的名字,但卻在戰國時便已失傳。

    李靖就更好一點,但他寫下的、等書,在宋神宗年代便均已失傳。

    雖然粗淺的論述了奇正、陣法、兵法和軍隊編制的關系,但無論還是都未記載,普遍認為是后人托名。

    說起來古時兵書一直很難流傳下來,大概也跟其中記載是兵家屠龍術有關。

    若武將都學全了兵家理念,對帝王也沒什么敬畏之心,除非如劉邦、劉徹、楊堅、李世民等一代雄主,普通皇帝卻很難壓制不臣。

    岳飛則更是一個特例,其人雖是武將,但他文采橫溢,有儒將風范。雖有滿腔抱負,卻無人明白,堪稱“欲將心事付瑤琴”,卻無奈“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以至于這一個宋朝絕頂名將,死后卻僅有等詩詞傳世,再無只言片語。

    但在金書世界里,這個遺憾卻得到了彌補。岳飛臨終前親手書下,并得以傳世。諸凡定謀、審事、攻伐、守御、練卒、使將、布陣、野戰,以及動靜安危之勢,用正出奇之道,無不詳加闡述。

    郭靖得此書,無論西征花剌子模,還是駐守襄陽,這本兵書都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朱元璋等人位高權重,自然知道這段往事,但郭靖隕落之后,這便也斷了傳承,他們雖然眼熱無比,卻也無法可想。

    片刻之后,徐達帶著常遇春、李文忠等人走了進來,諸將見到陸明都拱了拱手,眼巴巴的望著朱元璋。

    “拿去吧。”朱元璋長笑一聲,將書冊擲給徐達,自己微微閉了閉眼,將剛剛記下的東西默默消化掉。

    徐達伸手接過,跟常遇春等人對視了一眼,目光中灼熱之極,恨不能當場打開書冊,細細研讀。

    “第二本書?嗯?這是?”朱元璋看到書名便猛然一怔,急忙翻閱了幾頁,望向陸明的眼里凌厲之極。

    “這個世上,為什么會有這本書?”

    “為何不能有?”陸明笑了笑。

    “自古說天機不可泄露……”朱元璋沉吟道。

    “哦,我相信陛下看了也不會外泄的。”陸明點了點頭,一幅很贊同的樣子。

    “……,這個世上還有人知道這本書嗎?”朱元璋怔了怔,深吸了一口氣,語氣卻莫名和緩了下來。

    “待我破碎之后,應該是沒有了,陛下若是即刻毀去,此物便當世未曾出世。”陸明淡淡道。

    “朕多謝先生饋贈,今日自然算先生勝了。若白道六派,日后無顛覆朝綱、禍亂天下之舉,自可與國同休。李卿,你身為左相國,此事如何執行,便由你操辦吧。”朱元璋思考了數息,張口緩緩說道。

    “陛下不可!”李善長大驚失色,急忙喊道。

    “嗯?你有何疑問?”朱元璋淡淡望了一眼過去。

    “臣遵旨!”李善長感覺后背一冷,急忙拜倒,答應下來。

    “多謝陛下。”陸明也微微一笑,輕輕拱了拱手。

    “朕恭送先生破碎虛空!”朱元璋站了起來,對著陸明回了個帝王之禮,眼睛卻一眨不眨。

    大殿內外,瞬息間,無數道精神波動鎖定住了陸明。

    “嗯,是該回去了。”陸明淡然點了點頭,幾個踏步,人已經行到了大殿之外。

    “恭送先生!”浪翻云見到陸明,神色復雜,卻也抱劍為禮。

    “浪劍首客氣了。”陸明笑了笑。

    天穹之上,一道白光照下,在數百人的注視下,陸明的身影逐漸變淡。

    須臾之后,終于化為虛無,消失無痕。

    “浪先生,這就是破碎虛空了?”李善長怔了怔,問向浪翻云。

    “……應該是吧,我感覺不到陸明的氣息,但他的修為遠勝于我,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法門。”浪翻云嘆了口氣。

    不要問我這種問題,我也很絕望啊,我又沒破碎過!

    浪翻云內心瘋狂吐槽道。

    “日后修史,便記作陸明今日在此破碎飛升,眾卿辛苦了,且回去吧。”朱元璋默然片刻,擺了擺手,率先走了下去。

    朱元璋回到寢宮,輕輕掏出懷里的書冊,又從中抽出一張精致絕倫的世界地圖,心中微微一松。

    既然能拿出這書,應該也不會留戀凡塵吧?

    書冊上不倫不類,只寫著六個大字,但內容給朱元璋的沖擊之大,簡直顛覆三觀。

    “帖木兒西征?宦官誤國?瓦剌部土木堡之變?文官集團東林黨?農民起義?揚州十日、嘉慶三屠,建州女真?八國聯軍?倭寇亂我華夏,神州陸沉?

    很好,有意思,朕便跟你們提前算算這筆賬!”

    “天下竟然如此之大?不過,那又如何?”

    雖然天下未定,強敵環伺,朱元璋依舊目光森然掃視著整張地圖、睥睨著整個世界……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