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76/

128. 傳九劍,赴峨眉
    “師父,掌門現在還在山門嗎?我想去拜見下他。”晚間,杜靈兒急沖沖來到長老院,找到劉長老。

    “哦,是靈兒啊,你來的正好。那浪翻云于峨眉金頂邀戰峨眉祖師郭襄,掌門似乎跟郭女俠交情甚好,便趕過去觀戰了。”劉長老眼里露出一絲神往之色。

    “啊,這樣啊……”杜靈兒怔了怔,神色有些黯然。

    不過直接說掌門不在吧,我跑了個空也叫來的正好?

    杜靈兒反應過來,也微微有些哭笑不得。

    “靈兒啊,掌門如今武功已到地仙巔峰,他親口說怕是過不了多久就如張真人一樣破碎虛空了。你好好練,華山將來搞不好要靠你撐起來了。”劉長老嘆了口氣。

    “啊?弟子才不過初入門徑,如何能擔此重任?”杜靈兒又是一怔,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這也是陸掌門的意思,掌門說很看好你的,還專門留了一本劍譜給你,說以后交給你保管,你能練好的,日后別斷了傳承就是。”劉長老溫和的笑了笑,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包裹。

    “劍譜?”杜靈兒鄭重接過,拆開包裹,但見上面寫著碩大的四個字“獨孤九劍”。

    字體飄逸之極,但卻有些娟秀,倒似女子手書一般。

    “這是什么劍法?嗯?掌門的字體怎么有些奇怪?”杜靈兒卻也未深想,俏臉微紅,接過劍譜。

    “嗯,你有空就去練吧,這劍譜有些怪異,為師信手翻了翻,卻連第一劍總綱也看不懂。想來掌門說了傳你,就必有深意。”劉長老老臉一紅,卻有些不好意思道。

    “哦,好吧……”杜靈兒有些出神,怔怔的帶著劍譜離去。

    冥冥中,她卻也感覺到,此世再也見不到陸明其人了。

    峨眉山位于四川嘉州附近,地勢險峻,風景秀美,古有“峨眉天下幽”之稱。

    在傳統印象里,峨眉是偏向于婉約的詞匯,《峨眉郡志》云“云鬘凝翠,鬒黛遙妝,真如螓首蛾眉,細而長,美而艷也,故名峨眉山。”

    某種程度上,郭襄選址峨眉作為也是覺得峨眉的山氣有幾分女性的秀美之意。

    陸明吩咐白猿留在華山照看幾年,若之后想要離去,自去便是。

    白猿這幾天被華山派供為上賓,整日好吃好喝招待,倒也有些樂不思昆侖了,跟陸明一拍即合,沒口子答應下來。

    “峨眉險峻非常,又遠離中原,自古少人問津。郭女俠雖然行事隨性,但以女子之身創下如此基業,也確實是一代人杰,倒是不讓須眉了。”楊湘綺和陸明一路行來,見山形秀美,也不由心懷一暢。

    “嗯,確實不易。”陸明思慮神游天外,隨口敷衍道。

    他自然知道在另外一個位面,一名長眉老者立于峨嵋之巔,持紫青雙劍,創峨眉仙劍一脈。其中波瀾壯闊、雄奇瑰麗之處,甚至還遠在此界峨眉之上。

    不過不是一個作者,更不是一個力量體系,跨書論之,未免也有點苛求了。

    “說起來,你跟峨眉祖師郭襄好像是舊識?”陸明望著皺眉沉吟的楊湘綺,隨口問道。

    “我父母離世的早,那時候我年紀尚幼,武功方才入門,便是經脈也未全通。古墓當時雖有幾個老仆在,卻也沒人可以教我武功。”楊湘綺語氣幽幽。

    “這就是武功講究一脈單傳的弊端了,嗯,然后她們教了你刺繡女紅?”陸明了然。

    “胡說八道,你到底要不要聽!”楊湘綺氣的瞪了陸明一眼。

    “好吧好吧,你說吧,我在聽。”陸明擺了擺手。

    “那時候正好郭……郭女俠來祭拜先祖,便留下來指點了我三個月內功,至此我武功勉強才算是登堂入室。”楊湘綺道。

    “哦?那她也算你半個授業恩師了。”陸明點了點頭。

    “可是,她臨走的時候才說我練得是古墓里殘缺版的《九陰真經》,她說感覺我能練成,就試了一試。”楊湘綺語氣很是復雜。

    可以,這確實很郭襄……

    陸明都呆了呆。

    嚴格來說,楊湘綺天賦已是超絕,未必便在昔日楊過小龍女之下,但依舊卡在半步人仙,不得寸進,這顯然跟她的入門武功選擇《九陰真經》關系極大。

    理論上,《九陰真經》倒確實是包容性極強的功法,比如昔日梅超風就連道家理論都狗屁不通,仗著自己認識幾個字來強行解讀,也練成僅次于五絕和裘千仞郭靖的一流高手。

    更有甚者,西毒歐陽鋒練了被黃蓉胡亂解讀的《九陰真經》,結果逆行經脈,華山之巔還真的吊打了黃藥師和洪七公,當了暫時的天下第一高手。

    雖然后遺癥是他瘋了,但武功也確確實實是厲害的不得了。

    這某種程度上也確實說明《九陰真經》妙用無方,別人走火入魔立馬成了廢人,練了《九陰真經》就算走火入魔也當上了天下第一。

    陸明感覺在金書世界里,也僅有《俠客行》的《太玄經》的妖孽程度略有過之,那個世界觀里,天下第一的武功是石破天練對的真·太玄經神功,天下第二的武功是龍島主木島主等人練錯的路子的偽·太玄經神功。真是何等臥槽的世界觀!

    問題是,其時郭襄雖有倚天劍,但她也沒辦法取出里面的《九陰真經》,她內功心法更走的九陽神功的思路,甚至還創下了《峨嵋九陽功》。

    結果隨隨便便就把《九陰真經》拿來給人入門,還絲毫不考慮后果,這樣真的好嗎?

    “嗯,確實不愧是小東邪,可能她覺得你反正練不到人仙,也就無所謂了,沒想到你天賦這么好。”陸明猶豫了下,感慨道。

    “不管她怎么想的,總之確實于我有恩,若非《九陰真經》打底,這些年我也不能將古墓功法融會貫通。”楊湘綺猶豫了一下,接道。

    “你還準備報恩嗎?”陸明笑了笑,問道。

    “說起來,那獨孤九劍想必是昔日劍魔獨孤求敗的絕學吧,這等武功足以傳承百世,你居然傳給了華山派,也不怕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確不好,但若天子做明堂,手持傳國玉璽,又當如何?”

    “哦?你這么看好杜靈兒那丫頭?”楊湘綺反而怔了怔。

    “她資質不錯,但也不如你和秦夢瑤她們吧,但我好歹是地仙巔峰馬上要破碎虛空的人,我對外都說了覺得她行,那她自然也會信的。只要她信了,這劍法早晚也就能練成了。”陸明笑了笑。

    “……你真是不負責任。”楊湘綺哭笑不得。

    “這套劍法的確跟華山有緣。嗯,至于跟獨孤求敗的因果,我感覺不用多久我們也能見到他本尊了,到時候跟他聊聊就是。”陸明笑了笑。

    “……”楊湘綺深深吸了口氣,無端升起了幾分挫敗感。

    “好了,不說了,峨眉派有人來了。”陸明望著半空中一道急速接近的人影,微微笑了笑……

    手機站: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