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74/

126.掌門回來了
    白猿卻沒有這么多想法,聽到陸明發話便連忙跳了起來,作了個揖,便欲縱身離去。

    “哦,下次過來的時候記得帶點千年蟠桃、萬年雪蓮之類的水果,多點也行,我不在乎的。”陸明淡淡補充道。

    “??!!”白猿一個趔趄,差點摔倒,欲哭無淚的望向陸明。

    “嗯?還有什么問題?你不想回去了?”陸明疑道。

    白猿猶豫了半天,咬了咬牙,猛一點頭,便破空而去。

    “反正只是出點血,這些玩意老子也囤了不少,給就給了吧,想開點也沒啥。

    跟那人討價還價的話,萬一被他斬上一劍,那就要了猿命了。”

    白猿暗自為自己的果斷機智而得意。

    “它明天真的會來么?”楊湘綺見白猿離去,似笑非笑,看了眼陸明。

    “人才喜歡騙人,動物除非成就了妖王,與人接觸多了,才多了不少花花腸子。這種尚未化形的東西,本也質樸的多。”陸明淡淡道。

    “……聽起來很有道理。”楊湘綺目光閃動,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況且又不是陪我練劍,它不來也就不來了,那樣的話,等你境界穩定到人仙巔峰的時候,需要的時間更多了。”陸明想了想,補充道。

    “你不能陪我練練劍么?”楊湘綺怔了怔,恨恨道。

    “不能,而且我時間也很寶貴。”陸明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老娘好氣哦!

    楊大小姐忍耐著沒罵出聲。

    “其實我們武道差距太大,我怕全力出手你傷了道心,日后反而麻煩。”陸明想了想,還是順口解釋了一句,便瞬移回到了屋里。

    “哦,好吧……”楊湘綺也算武道宗師了,自然也懂得道心被破的可怕,被陸明這句話鎮住,呆呆點了點頭。

    “不對……,地仙高手已可天地共鳴,你難道還反而不能留手么?”片刻之后,楊大小姐終于反應了過來。

    陸明所居的小木屋此時安安靜靜,仿佛空無一人,只是房門不知何時已經閉的緊緊地……

    “我華山派自陳摶老祖創派以來,已歷時四百余載,雖風雨不斷,但代有英人,至今在武林仍是數一數二的宗門。華山武道博大精深,不論拳掌功夫還是刀劍暗器,你們若能學成幾項,在武林上出人頭地也是小事一樁。”

    華山心武堂上,矮個子的劉長老面對數百慕名而來的弟子,淡淡說道,語氣自豪之極。

    “遠的不說,便說如今,我華山掌門陸……陸師侄十數年磨一劍,劍出天下驚。

    光明頂上,一人擊殺數百蒙古精騎,成都城外,破壞丐幫叛徒的謀劃。

    萬安寺一人一劍擊殺地仙高手魔師龐斑,被少林、武當、峨眉、昆侖、崆峒聯名推為六派盟主。

    金殿之上他更將韃子皇帝碎尸萬段,名垂青史。

    此等人物,才不愧我華山武道之名,爾等亦當多多效仿。”

    華山副掌門鮮于通如今已經負責處理山門內外事宜,整天忙得焦頭爛額的,自然沒空親自來給新入門弟子訓話。

    高矮長老則甚喜如今華山派勃勃向上的勢頭,便主動請纓過來。

    二老的資歷地位,在華山也算屈指可數的,況且這又不算什么美差,自然也沒人跟他們爭。

    劉長老不喜多言,高個子的何長老等師哥說完開場話,便笑容滿面的走了上去,還隨口灌起了雞湯。

    “哇!”臺下畢恭畢敬的眾新人弟子念及這位年歲不過二十出頭的掌門行事,不由聽得血熱如沸,均感人生一世,若能做成其中這一樁事,便不枉此生了。

    一劍在手,天下誰與爭鋒!

    這才是真正的絕代高手風范。

    少年行俠,心中單憑一口義氣,本也是浪漫灑脫的年歲。

    “好久不見了,他還好嗎?”臺下,坐在弟子首席位上的一名清秀少女,淡淡一笑,雙眸微微亮了亮,思緒已回來了初遇陸明的時候。

    “那時候見他一幅有氣沒力的樣子,然后一巴掌就把一個宗師級的黑道高手拍進了土里……”

    怕是現在,談應手這種高手,見到他就會一動不動主動跪在路邊了吧?

    杜靈兒想到這里,覺得談應手死的雖然不冤,但確實倒霉,又是噗嗤一笑。

    陸明擊殺蒙古皇帝后,一年左右未曾出現在江湖,便有人傳言陸明擊殺龐斑之后受了重傷,但因為不甘心元朝的暴政,便壓制傷勢強撐著到紫禁城親手擊殺了蒙古皇帝。然后才終于傷重壓制不住,不知是隕落還是閉關修養了。

    說起來這解釋倒是不錯,平白把陸明描繪成一幅俠之大者的可歌可泣模樣。把龐斑和蒙帝的逼格也提升了少許,蒙古朝廷便也不加制止。

    畢竟人反正是陸明殺的,瞞是瞞不住的,這種宣傳口徑,總比說陸明一巴掌把龐斑拍死,尸體還穿破了天花板來的好聽。

    有好事者去向萬安寺的當事人求證,但幾名大宗師高手則紛紛三緘其口不予置評,普通弟子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明教教主張無忌更是態度曖昧,僅僅只是說陸明刺殺元帝功在天下,命令明教弟子在外不可得罪華山派門人,卻也沒有給出其他說法。

    倒是峨眉祖師郭襄近日出關后,聽聞這些說法,隨口回了一句“呵呵”,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過不管怎么說,陸明既然沒有證實隕落,反而平添了不少神秘色彩,加上他六派盟主的身份,如今自然也是白道魁首。

    華山派的地位更是直逼昔日陳摶在世之時。

    ……

    “哈哈哈,說起來,這陸師侄小時候,可也是笨得很,一套刀法要練個幾十次才會,老夫雖然不是他師父,可也經常指點他幾句,嗯,老夫脾氣那時候可不好,他練錯了我對著他屁股就是一巴掌拍下去,可不,如今拍出了一個地仙高手。”

    何長老本來還說的算是靠譜,但他本也沒什么威嚴模樣,被幾個精通馬屁的弟子奉承了幾句,就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熏熏然編起了段子。

    “……”劉長老站在一邊,神情尷尬,看著師弟志得意滿的樣子,下意識的又退了幾步,心中不由大罵起來。

    這種鬼扯的胡話,要是陸明知道了,千萬冤有頭債有主,可別找錯了人。

    那陸明雖然一幅什么都無所謂的模樣,可他殺起人來也更是無所謂的。

    劉長老想到這里,心里微微一寒。

    “稟劉長老、何長老,掌門回來了,鮮于副掌門邀請二位去劍氣沖宵堂敘話。”一名弟子急沖沖的跑了過來,推開了門,神情興奮。

    “哇!陸掌門回來了!”

    “自武當張真人破碎而去,世間便是陸掌門第一了吧?”

    “那個自然,便是張真人未曾破碎,也未必就穩勝過我們掌門了。”

    “那是那是!”

    臺下新弟子聽到這句話,也滿臉興奮,一個個交頭接耳起來。

    “啊?!”何長老猛然一呆,想到剛剛還在編排陸明的不是,心下一個激靈,忍不住微微發起抖來。

    “靈兒,既然掌門有召,為師和你何師叔都要過去一趟,你便給新入門的小師弟小師妹們演示幾招刀法吧。”劉長老看著師弟的模樣,心中暗自好笑,但還是板起臉幫他掩飾道。

    “啊?好的!”杜靈兒怔了怔,點頭答應道……

    手機站: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