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43/

095.倚天劍
    “郭女俠,久聞你們漢人高手如云,可老夫一見不過爾爾。六大門派號稱高手云集,卻并無一人能接下老夫三刀。”

    高塔十層,一名高挺筆直,上身穿著紅血色無袖外褂,下著純白嶄新的褲子,腳踏草鞋的扶桑男子正靜靜的擦拭著手中的長刀。

    長刀名為“水月刀”,刀身扁狹,鋒刃和刀柄都比中土之刀長上一半。

    男子雪白濃密的頭發垂在寬寬的肩上,水月刀攔腰橫抱,兩眼神光電射,陰鷙的臉容卻無半點表情。

    男子雖是一人一刀,卻發出滔天的殺意,仿佛從尸山血海中行來一般。

    數百名六大門派弟子關押在他身后不同的囚籠里。此時被他氣勢所攝,修為稍弱的,便不由自主退在墻邊,身體微微戰栗。

    至于空聞神僧、宋遠橋、秦夢瑤等修為在大宗師之上的高手,卻一早便被轉移到塔頂,另有旁人看押。

    “水月大宗?”郭襄揚了揚眉毛,信手扯下來臉上的黑紗,露出一張清雅秀麗的臉龐。

    此時燈光下望去,名震江湖一甲子的峨眉祖師長相竟如同二十四五歲的青年女子一般,神情雖有不容輕侮的宗師威儀,卻也猶自帶著一絲少女的狡黠。

    峨眉弟子皆知,郭襄將掌門身份交給風陵師太后,就常年處于閉關狀態,不問江湖是非。

    每次出關只有少數弟子有機會得她指點幾句,但年復一年她的樣子卻未見衰老,反而更為清麗,竟似每次閉關都可以年輕幾歲一般。

    及至風陵師太年老病逝,滅絕師太繼任掌門時,郭襄原本的滿頭白發也轉為黑色,外貌看去不過四旬而已。

    “拜見祖師!”靜玄、周芷若等人在峨眉弟子中地位頗高,也曾見過幾次郭襄,急忙跪倒在地,磕起頭來。

    兩人見郭襄顯得越發年輕,自然知道這位高深莫測的祖師又有突破進益,心中大喜。

    “都起來吧,一下沒注意,我們峨眉都有這么多人了。”郭襄目光掃過峨眉諸位弟子,左手虛托,示意眾人起身,神色卻有些感慨。

    “……”郭襄這話說的角度刁鉆,靜玄、周芷若等人感覺說什么都不太合適。

    如今峨眉諸人皆是俘虜,說到人多的話,更顯得丟人,諸女只好一聲不吭的站了起來。

    “嗯,我聽過你的名字,聽說是不錯的高手。你來了,很好!”水月大宗大笑道。

    “你在你的東瀛待的好好的,來這里干嘛?”郭襄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絲好奇。

    “這些年來,東瀛罕有人敢向老夫挑戰。縱有,亦是不堪一擊之輩。正所謂對手難求,老夫才主動由大將軍處接過這任務來。”水月大宗神情淡然,似乎有一絲回味。

    “哦,原來這樣啊。我還以為是汝陽王察罕特穆爾許了你什么好處,才讓你來助拳的,原來你這么有武道追求,不遠千里跑來打架。”郭襄點頭稱善,眼中卻露出一絲狡黠。

    “哼,縱然有,也與爾等無關。”水月大宗臉色微變,冷笑起來。

    “嗯,是沒什么關系。”郭襄點了點頭,纖手輕輕一轉,腰間長劍出鞘,劍氣劃破虛空,化成數百道精芒,直向水月大宗逼去。

    “八格!”水月大宗大驚失色,水月刀慌忙斬出,擋下漫天氣勁。

    兩人氣勁交接,水月大宗卻悶哼一聲,退出兩步,顯然內勁有所不及。

    郭襄身體微微一晃,又是淡淡一笑,電光火石間,她嬌小的身體已如鬼魅般向前劃行。

    “喝!”水月大宗知道再退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條,雙手猛將水月刀高舉過頭,化成迎風一刀斬悍然劈下。

    空中傳來一聲輕響,似是刀劍相碰之聲,接著血光一閃,水月大宗又是悶哼一聲,退出五六步,杵著刀重重喘息著。

    “你輸了。”郭襄露出有些天真的笑靨。

    “你……你已人仙巔峰,還出手偷襲,卑鄙無恥!”水月大宗喘息道。

    “咦?這不是你們扶桑的兵法么?況且,我正面捅了你一劍,你擋不住,難道還怪我了?”郭襄訝然。

    “放……放屁!”水月大宗右手一顫,他賴以成名的水月刀便發出清脆的碎裂聲,斷成兩段。

    原來兩人對拼的那一瞬間,郭襄長劍鋒銳無比,直接劃過他水月刀,劍氣卻重重的斬在他身上。

    水月大宗修為也是不凡,長刀雖被斬斷,他卻用手法控力,將其始終維持成一個微妙的平衡來支撐身體,此時方才折斷。

    少了支持物,水月大宗身體一軟,直接躺坐在地上,胸口露出一道極大的傷口,血水涌出。

    “雖然有點不合時宜,但我還是覺得你差不多該死了。”郭襄嘆了口氣。

    “你……八格!”水月大宗心中不甘,吐出了一口血,雙眼卻失去了焦距。

    本以他縱橫扶桑的水月刀法,縱然不及郭襄,卻也不至于敗的如此之慘。

    可郭襄人仙巔峰的修為,本就遠勝于他,還玩這種手段,他卻可說是死的不明不白。

    “郭女俠,好劍法。”墻角里,不知何時到來的年輕人微微笑了笑,拱了拱手。

    “掌門!”華山派的弟子見到陸明,個個欣喜若狂,急忙拜倒在地。

    “都起來吧。”陸明掃了眾人一眼,見到鮮于通和高矮長老均不在其中,其他人他本也叫不出名字,便微微頷首了事。

    “你武功很強啊。”郭襄回過頭,認真看了看陸明,露出一絲疑色。

    “強在哪里?”陸明問道。

    “不知道,但我感覺我對你也那么出劍的話,死的就是我了。”郭襄瞟了一眼死不瞑目的水月大宗,神情認真起來。

    “或許吧。”陸明眼神閃爍了下。

    “我直覺一般不會錯的。”郭襄似乎有點得意,長劍出鞘,上下揮動了下,旋即又回歸劍鞘。

    金鐵交擊的聲音傳來,困住各派弟子的精鐵鍛造的牢門轟然倒下。

    眾人一聲歡呼,急忙走了出來,卻也不敢擁到郭襄和陸明身側,只好擠在一塊。

    “倚天不出,誰與爭鋒,果然好劍。”

    “這你都能認出來?”郭襄眼中又露出驚疑之色。

    “沒認出,猜的。”陸明實話實說。

    “……”郭襄也嘆了口氣。

    “見過郭女俠。”楊湘綺帶著小昭勉強趕上,見到郭襄時,她目光微微閃爍一下,隨后臉色又沉靜了下來。

    “你長這么大了啊?”郭襄歪了歪腦袋,笑道。

    “……”楊湘綺面色有點尷尬,也只好嘆了口氣。

    “楊小丫頭,你未至人仙,那這里就麻煩你把這群小家伙們帶出去,我和陸掌門上去看看。”郭襄想了想,快速說道。

    “上面那人也在,你保重。”楊湘綺猶豫道。

    “明白,打不過,我可能還能跑掉啊。可你去了,我們都要死啊。”郭襄眼中鋒芒一現,片刻之后,又變得溫和起來。

    “那就這樣吧,我跟郭女俠上去看看,你先回去吧。”陸明看了眼小昭,淡淡道。

    “好,公子不回來的話,我就一直等下去。”小昭認真說道。

    “沒事,龐斑而已,還不至于回不來。”陸明笑了笑。

    “哦,好吧……”小昭也呆了呆,也說不出是喜悅還是無奈。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