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41/

093.古墓往事
    厲若海受傷不輕,但也不愿留在丐幫地盤修養,跟陸明打了個招呼便獨自離去。

    雖然正邪不兩立,但厲若海卻也沒做過什么出名的壞事,丐幫跟跟他也無冤無仇,又值多事之秋,自然也沒有什么落井下石的意思。

    況且丐幫兩名長老也很懷疑自己是不是對真能擊殺人仙高手,哪怕是受傷的人仙。

    一旦失敗,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極大可能拖累整個幫派。

    “陸掌門,小女子有幾句肺腑之言想跟你私下談談,不知可否?”楊湘綺見厲若海離去,猶豫了片刻,便走了過來。

    “外面說吧。”陸明心念一動,見小昭故意走到一旁,和史紅石正聊得開心,便微微點了點頭。

    ……

    “陸掌門,你現在有何打算?”楊湘綺站在彌勒廟外,清澈如水的大眼睛一眨不眨望著陸明。

    “自然也該去去大都城。”陸明看了眼楊湘綺,淡淡道。

    “去救人么?”

    “好歹叫過我一聲掌門,自然也當救他們一次。”陸明點了點頭。

    “如果龐斑也在的話?”

    “那便跟他一戰便是。”陸明淡淡道。

    “世人皆知龐斑是地仙之位,卻沒幾人知道地仙是何等可怕。”楊湘綺幽幽道。

    “聽起來,你倒是知道的挺清楚。”陸明瞅了楊湘綺一眼。

    “我自然也不知道……不過,我倒是知道點關于龐斑的武林掌故,你有興趣嗎?”楊湘綺澄如秋水的眼光認真的望向陸明。

    “說來聽聽也無妨。”陸明笑了笑。

    “昔日東邪黃藥師、南僧一燈大師和中……周伯通故世之后,天下漢人高手便以我曾祖楊過和大俠郭靖稱雄。”楊湘綺說起往事來,語氣幽然。

    “他們不故世的話,也不如郭楊二人。”陸明道。

    “……或許吧。”楊湘綺怔了怔,又道“襄陽之戰,世人皆知郭靖夫婦死守襄陽,與城同亡,卻不知當時是蒙帝忽必烈至,隨行護衛乃魔門蓋世高手,魔宗蒙赤行。”

    “蒙赤行?”陸明心中微微一動。

    “正是,蒙赤行其時修練《藏密智能書》,已是半佛半魔之境,郭大俠雖然九陰神功大成,武功蓋世,卻與他不過伯仲。二人在軍陣中連斗數個時辰,竟然出現了風雷齊聚,雪雨紛飛的異象,可惜二人還是難分高下,最后竟然同時油盡燈枯。

    可嘆當時,郭大俠一家除去小女郭襄,其他人都隨他隕落襄陽城下。

    而龐斑是蒙赤行弟子,當時也是半步人仙之境,蒙赤行死前尚可將自己的心得感悟皆灌頂給他,這才造就了這個蓋世魔師。”

    “這個我倒是聞所未聞,多謝告知。”陸明眼神閃爍了一下。

    這么說的話,龐斑這個世界未必練了道心種魔大法,倒也未必便是熱衷綠帽的人設了?

    陸明思緒莫名其妙有了點奇異的偏轉。

    “無妨,陸掌門當世人仙,若有心與此的話,此事對于你自然也算不上什么秘聞。”楊湘綺見陸明入神思慮,雖然不知道陸明的關注點在哪,心中卻暗暗有點欣喜。

    “不過這么說起來,龐斑方才半步天人,那神雕大俠楊過應該修為還在他之上吧?”陸明不經意的問道。

    “當年應該是,據說家祖擊敗當年蒙古國師金輪法王時,便是人仙高手了。

    但龐斑其人天縱之才,不過數年便邁過人仙屏障,再出現在江湖時,便是巔峰人仙之境。而家祖后來方知郭大俠陣亡,心中郁郁,常遺憾自己當年未至。

    于是他將當年尚自年幼的家父安頓好后,跟家祖母聯袂來到元大都城,欲行刺蒙帝忽必烈。”

    “久聞楊過昔日恣意狂放,卻重情義輕生死,這種事他確實做的出。”陸明道。

    “孟子曾言‘義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千古文人都可如此,家祖自然也不甘人后。”楊湘綺眼中微露出感激之色,道“家祖當年已經功參造化,蒙古侍衛雖多,但也攔他不得,被他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直至忽必烈御前。”

    “然后龐斑出手了?”陸明心中了然。

    “正是,兩人本該是伯仲之間,但家祖之前力斬無數侍衛,畢竟消耗了不少功力,二人苦戰半日,家祖終一時氣力不濟,被龐斑所殺。

    但龐斑也中了家祖臨終前的兩式黯然銷魂掌,足足養了一甲子傷,方才復出江湖。

    但此時,龐斑卻也入了地仙之境,當世除了張三豐外,再無一招之敵。”

    “龐斑也算是由死入生了,心境自然容易頓悟。嗯?這些往事你怎么知道的?”陸明神色微微有點古怪。

    “家祖母回來說的,隨后沒幾年她便郁郁而終。后面聽聞峨眉祖師郭襄又來了古墓,欲尋家祖,知道了事情經過,大哭三日,便出家創了峨眉一脈。”楊湘綺語氣幽幽。

    “嗯……這樣的話,倒是解了我不少疑惑。”陸明想到峨眉往事,也微微點了點頭。

    “說起來,你今日便是人仙巔峰之境,敗厲若海更是名震天下,自然也具備挑戰龐斑的資格。

    但你若再過十載未免不能一窺地仙,到時候堂堂正正擊敗龐斑,便是天下第一人,為何今日要去送死呢?”楊湘綺目光幽深,頗有些意味深長。

    “好意心領,但大都城自然還是要去的,真遇到龐斑的話,倒也未必是送死,輸贏至少也得打過再說吧。”陸明微微笑了笑。

    龐斑撐死不過一個地仙,估計也就伯仲小老頭,陸明其實也沒有怎么放在心上。

    “那我隨你一起去。”楊湘綺猶豫了一下,說道。

    “嗯?”

    “不管怎么說,家祖便是死在龐斑手下,此人跟我們仇深似海。

    你武功絕頂,便是輸了,龐斑也要全力出手,屆時我便也可以看看龐斑功法到底有何缺陷,來日自可為你和家祖報仇。”

    “你不怕龐斑順手也殺了你?”陸明眼神有點玩味。

    “以你的功力而言,想必龐斑便是能殺你,當時也無力追擊于我。”楊湘綺坦然道。

    “我若是贏了呢?”陸明感覺有點不吉利,微微皺了皺眉頭。

    “若你贏了你自然便是當世第一人,來日屠龍刀在手,便可號令天下,莫敢不從了。”楊湘綺噗嗤一笑,臉色卻露出一絲紅暈。

    “叮,觸發隱藏支線任務“魔師龐斑”需擊敗或擊殺龐斑,獎勵未知,失敗或離開此位面尚未完成此任務,則扣除此位面一半收益。”系統提示音響起。

    “……”陸明微微一呆,神情古怪的看了楊湘綺一眼。

    “怎么了?”楊湘綺被陸明的目光一望,心中卻微微一慌。

    “沒什么,你想去的話,那就一起去吧。”陸明搖了搖頭。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