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32/

084.真武七截陣
    “閣下武功絕頂,夢瑤自認不及,不用再比了。”秦夢瑤猶豫了片刻,輕輕吐了口氣,退了下來。

    張無忌適才連敗崆峒五老,又擊敗空性空智,更在何太沖夫婦和華山高矮長老聯手的正反兩儀大陣下輕易獲勝,如今又逼得在場的第一高手秦夢瑤認負,諸人嘴上不說,心中也認為勝他不得了。

    “秦師妹既然勝他不得,老尼也就不去丟人了,峨眉便也認負了事,今日如何,還請武當諸俠示下。”滅絕師太冷哼一聲,卻也自知不及張無忌,不再出手。

    宋青書神色一動,瞟向周芷若,見她瞧著那張無忌的眼光中一直脈脈含情,不由妒火中燒,卻無法可想。

    原著張無忌身受重傷,宋青書好歹還能出場挑戰,現在張無忌一幅神完氣足、不以為意的樣子,宋青書微一思索立馬慫了。

    畢竟以張無忌表現的戰力而言,怕是跟人仙也無甚區別了,自己真跟他動手的話,被他一招就吊打的概率極高,那時候丟的可是他自己的人。

    宋遠橋、俞蓮舟等人也深感頭疼,對視了一眼,心中猶豫。

    “閣下武功蓋世,恐也是人仙一般的人物,我等自有不及。但武當若是認負,今日恐為天下笑柄,所以我師兄弟幾人也只好得罪了。”張松溪嘆了口氣道。

    “四弟,你欲如何?”宋遠橋神色一動,配合道。

    原來張松溪雖是張三豐的四弟子,武功固然極高,但他足智多謀,更是與五俠張翠山一般,在師兄弟中數一數二。

    如今張翠山已然故去數載,自然便以他智慮第一了。

    “我等正有一套真武七截陣,今日三哥五弟雖不在此,但我師兄弟五人卻亦可一會當世人仙。”張松溪正色道。

    原來武當派有一套極強的武功,叫做“真武七截陣”。原本是張三豐悄立長江和漢水之會的龜蛇二山處,不飲不食凡三晝夜之久,從蛇山蜿蜒之勢、龜山莊穩之形中間,創了一套精妙無方的武功出來。

    后,張三豐將七名弟子叫來,每人傳了一套武功。

    這七套武功分別行使,固是各有精妙之處,但若數人合力,攻守兼備,威力便即大增。若是七人齊至,在招數上而言,幾乎可說是天下無敵。

    當然如今老三俞岱巖殘疾臥床,老五張翠山故去,武當上下卻也不可能施展出真正意義上的真武七截陣了。

    “五弟……”俞蓮舟微微嘆了口氣,想到真武七截陣,目光中卻涌起一絲戰意。

    俞蓮舟癡心武道,此時武功卻在師兄弟中隱約為第一人了。

    “閣下可敢一會我武當真武七截陣法?”殷梨亭看了看張無忌,又望了一眼楊逍,目光憤恨。

    這番聯手邀戰的話,宋遠橋身為大師兄代掌門自然卻不合適說,他便主動擔了下來。

    原來昔日殷梨亭的未婚妻紀曉芙失身給楊逍,更誕下一女,已成了一樁武林公案。

    殷梨亭對此自然是極為不爽,卻苦于武功遠不及楊逍,這種丑事卻也不好請人出手相助,便一直拖到今日。

    此時楊逍不知為何重傷在身,本是天賜良機,卻不知為何出來個神秘少年擋住諸人,讓殷梨亭心態極為爆炸。

    “武當諸俠武功絕代,我自然遠遠不及,但今日我既然發下誓言不容各位殺明教一人,那也只能領教諸位神功了。”

    張無忌微微嘆了口氣,眼中卻露出幾分躍躍欲試之意。

    明教之主,坐擁雄兵百萬,一怒而天下驚!

    既然仇家遍布天下,要報仇的話,自然需要成為真正強大勢力的主人。

    至于武當諸位叔伯,今日自然不能傷到他們,我卻也不能退!

    今日一戰天下英雄,便正可成我之名!

    瞬息間,張無忌心中已有了計較。

    “好,那便動手吧。”俞蓮舟不喜多言,見張無忌同意,點了點頭,一掌便拍了出來。

    “得罪!”張無忌拱手為禮,一掌也迎了過來。

    兩人掌力交錯,俞蓮舟悶哼一聲,退了三步,卻是掌力有所不及。

    “對手武功太強,一起上,我等以眾欺寡,便不得使用兵器。”宋遠橋低喝道。

    畢竟他也怕俞蓮舟數招之下便落敗,那武當便連拼一拼的本錢都沒了。

    “是!”張松溪等人回應道,便即迎了上去。

    “好!”張無忌長笑一聲,運轉乾坤大挪移,一掌推出,卻將張松溪和殷梨亭的掌力轉給宋遠橋和莫聲谷。

    四人內力一觸,覺得對方內力綿綿不絕,顯是武當正宗心法,均是一怔,急忙退開。

    “好一個借力打力之法。”宋遠橋嘆了口氣。

    “宋大俠過獎。”張無忌面色平靜,顯是牛刀小試,猶有余力。

    這乾坤大挪移乃明教絕頂武功,張無忌雖是新學,但他功力卻遠在武當諸俠之上,一時間自然不落半點下風。

    當然這也跟他自幼熟悉武當的武功也有關系,換成少林武功,他便略略麻煩一些。

    “果然是乾坤大挪移,這張無忌公子便是那陸明說的我明教之主么?天下之大,果真卻有這等料事如神之人?”楊逍目光復雜,卻嘆了口氣。

    若是張無忌能力壓武當諸俠,待六大門派退下光明頂,他稍稍借助謝遜和殷天正的關系,當上明教之主可以說是板上釘釘了。

    便是楊逍未曾受傷的話,也無法更改這個幾乎已經注定了的事實。

    況且憑借張無忌和他女兒楊不悔的交情,若有實力的話,楊逍自也不反對張無忌成為教主,這幾乎是高層彼此間的平衡點,正是絕妙人選。

    唯一讓楊逍心里的不安的就是,為什么陸明這么早便能計劃好這事?

    “諸位且慢,聽我一言。”一道人影驟然間來至場地中央,信手拂動衣袖,便將宋遠橋等人震開。

    “嗯?”張無忌眉頭微微一皺,一道蘊含九陽神功的掌力卻猛然擊出。

    “好一個九陽神功。”陸明右手一搭,張無忌掌力便從他左掌轉出,沛然掌力一觸之下,將俞蓮舟和張松溪也逼出場外。

    “你是誰?你也會乾坤大挪移?”張無忌不可思議的望著陸明,神態復雜之極。

    “同你一樣,僥幸學到。”陸明淡淡道。

    “……”張無忌又怔了怔,沉默了起來。

    “華山掌門陸前輩?你為何此時才來?”周芷若驚疑道。

    “哼,陸掌門,你也是堂堂人仙,卻始終避戰,今日看你如何解釋?”滅絕師太卻甚是惱怒,張口便嘲諷道。

    “我武當今日一敗涂地,還請陸掌門示下。”宋遠橋卻松了口氣,將包袱遞了過去。

    “我方才另有要事,故來的遲了,還請諸位恕罪。”陸明淡淡道。

    “阿彌陀佛,陸掌門還有什么事比這里還重要?”空聞神僧也皺了皺眉頭。

    “方才有數百蒙古軍士欲在明教密道埋下了火藥,欲將光明頂整個炸去。既然被我發覺,我便花了點時間將他們斬殺殆盡,為首之人首級在此,不知諸位可認識?”

    陸明淡淡一笑,從衣袖里掏出葉微塵的首級,信手丟在地上。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