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28/

080.韋一笑
    “叮,六大門派已進入明教總壇勢力范圍,晉級考核任務正式開啟。”

    “叮,輪回者需保證明教總壇兩個月內不被此位面其他勢力攻陷。”

    空間系統提示聲剛剛響起,數里之外便有幾道焰火沖天而起。

    “終于開始了么?”陸明眼睛微微一亮,身影一閃即逝。

    ……

    發出信號焰火之處,卻是個大型修羅場,明月照耀之下,刀光劍影,人人均在舍生忘死地惡斗。

    峨眉派此時跟銳金旗相斗正歡,原著滅絕師太手持倚天劍,擋者披靡,但在這個位面,不知為何,滅絕師太并沒有獲得此物,并不能無視對方兵器來一劍破敵,一時間威懾力便大減。

    銳金旗主莊錚原本是沒防住倚天劍鋒利絕倫,被滅絕師太一劍乘勢斬殺,導致銳金旗無力相抗。

    這時候莊錚打起精神,短時間內,卻跟滅絕師太戰了個旗鼓相當。

    秦夢瑤倒是極為出彩,雖如閑庭信步一般在殺陣中緩緩移動,但每刺出一劍,必有一名明教弟子摔倒在地,一動不動。

    銳金副旗主吳勁草似是覺得不妙,急急揮了幾下旗幟,有數十名銳金旗后備教眾彎弓搭箭,嗖嗖聲響,連珠弓箭便直接射向峨眉的本陣。

    秦夢瑤輕輕嘆息,微一猶豫便放棄了擊殺明教教眾的想法,天人修為化成一道真氣氣罩,弓箭不能侵。

    她身形閃動,如仙子一般清靈,卻將峨眉一眾弟子護在其中。

    “峨眉有天人在此,暫避!”銳金旗主莊錚倒也不是一味好勇斗狠之輩,見形勢不妙,立時起了退意。

    “銳金、烈火兩旗退走,洪水旗斷后!”洪水旗一人生如巨雷,高喝道。

    銳金、烈火旗號頓時一變,向西退開。

    洪水旗外,則有數十人手持金光閃閃的圓筒立于陣尾,緩緩撤離。

    不遠處,天鷹教旗幟也一變,緩緩向東撤離。

    “這五行旗既然旗號不亂,我們便不去追了。”昆侖掌門何太沖嘆了口氣,望著洪水旗微微露出一絲懼意。

    這銳金、巨木、洪水、烈火、厚土五旗教眾,雖然武功不算極強,但走的卻是軍陣的路線,如同遇到一支精銳軍隊一般。

    只要不是一人破軍的高手,遇到這軍陣,也要陷入苦戰之中,一不小心還要吃上大虧。

    這幾天六大門派大都跟五行旗混戰了幾次,互有勝負,倒是絲毫不敢小看。

    “六大門派圍剿光明頂,還是弄得聲勢太過浩大了,對方既然有了準備,便是一番惡斗了。”

    鮮于通看著手上的幾處燒傷,也輕輕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明教為何回援的這么迅速,眾人離光明頂尚有數日之程,便連續遇到幾輪明教的狙擊。

    他手上的傷便是適才打斗中,誤入烈火旗的埋伏,一時間漫天火雨,燒的他焦頭爛額,苦不堪言。

    萬幸的是烈火旗掌旗使辛然不在,否則此人武功雖不過大宗師之境,但精通陣法,有他主持的話,烈火旗陣法威力更增三成。

    尋常武者便是武功高過辛然一倍,闖入旗陣中,也要吃上大虧。

    ……

    “這是搞什么?滅絕這么不給力,五行旗沒事,天鷹教也退去了。”陸明在沙丘之上遠遠望去,果然在峨眉派中發現張無忌的身影,不由皺了皺眉頭。

    這樣的話,張無忌若是不提前去光明頂,到有點影響自己的布局。

    若是楊逍等人也那么不爭氣的話,自己稍后分身乏術,光明頂被滅的精光就慘淡了。

    “實在不行的話,大不了一會去把成昆拍死,再抽空去把少林派滅了,這樣實力差距又變得微乎及微了,就是不知道張無忌到時候作何打算。”陸明皺了皺眉頭,走到沙丘背面,暗自沉吟。

    便在這時,陸明身邊黃沙一翻,一道青影從中閃出,人未起,一掌陰寒掌力已拍出。

    “韋蝠王么?你來的正好。”陸明不驚反喜,信手一掌拂出。

    似乎下面來人驚疑了一聲,卻如同地鼠一樣,被陸明一掌直直拍入沙中。

    “不對,你還是起來吧,我有事跟你商量。”陸明又笑了笑,一掌拍出。

    流沙一沉,接著卻如噴泉一樣涌起,一道人影跟著彈了出來。

    人影在沙上輕輕一點,便一閃數丈,幾乎化成一道殘影。

    “輕功不錯。”陸明點了點頭,衣袖微動,一道劍氣斬出,卻將人影從半空中逼了回來。

    “你……你是何人?”來人身披青條子白色長袍,削腮尖嘴,臉上灰撲撲地無半分血色,目光中卻帶著一絲驚懼。

    “我是誰不重要,不過韋蝠王,你想不想救明教?”陸明笑道。

    “哼!閣下武功通神,我自認不是對手。不過此等廢話不必多說,要殺要剮,聽憑閣下,卻也不必消遣于我。”韋一笑冷哼道。

    “喏,峨眉派里面的那個女娃娃,是殷天正的孫女,黛綺絲的徒弟,你應該知道怎么做了吧?”

    “黛綺絲都離教數十年了,今天也來了這里?”韋一笑又怔了怔。

    “難怪青翼蝠王在四大法王中墊底,果然腦子不太好使。”陸明淡淡道。

    “不知閣下有何見教?”形勢比人強,韋一笑面色雖然難看,卻也無法可施。

    “你把那女娃娃帶走,回頭見到黛綺絲或是殷天正,又當如何?”

    “嗯?”韋一笑眼睛一亮,若有所悟。

    “我與那二人有點陳年舊事,卻也不愿意以大欺小,假你之手便已足夠。”陸明淡淡一笑,信手一拂,一道嫁衣真氣已流到韋一笑體內。

    “?”韋一笑怔了怔,內息流動,片刻之后卻露出一絲喜意。

    “這道真氣只能暫時壓住你體內寒毒,卻不可治本。不過數日之內,你應該也用不上喝人血了,足可趕去光明頂。若你把事情辦的漂亮,我便親自出手解了你寒毒之苦,又能如何?”陸明淡淡道。

    “多謝前輩!”韋一笑自然也不奢求陸明隨手一拂便能根除他數十年的頑疾,但如今出現了一線希望,心中喜悅無限。

    “那還不去?”陸明問道。

    “是!”韋一笑拱了拱手,身體一閃,已化作一道青影。

    陸明又爬到沙丘之上,見到峨眉派微微一亂,韋一笑抱著殷離急速離去,滅絕師太和秦夢瑤卻沒攔下韋一笑,張無忌則死死追了上去。

    應該就這樣差不多了吧,后續給張無忌準備了不少東西,理論上他如果有些氣運,足以應付了的六大門派的車輪戰。

    光明頂上暫時管不了了,現在該去辦正事了。

    至于那道真氣,用不了一天就沒了,想必說不得等人還是會把韋一笑送去楊逍那邊,殷離這塊身份沒什么變數,還是不至于改變劇情主線的。

    按部就班的真是麻煩,陸明默默吐了個槽。

    考核完成的話,陸明打算開始放飛自我了,不再按倚天屠龍記的脈絡走了。

    陸明思慮已定,輕輕笑了笑,人已離去。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