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08/

060.人仙之戰
    魔山之巔如玉筆一樣筆直聳立在群山之間,高達百米。

    而筆尖之處則是一塊巨大的碧綠色玉石,光潔如鏡。

    四周雪山峭壁雖皆為千載積冰所化,寒意刺骨,但山巔玉石之上卻猶自生出些許暖意,雨雪不積,更有云霧繚繞其間,幾如仙境。

    兩道人影閃動間,已從半山之上以常人無法想象的身法從虛空中踏上山巔。

    “這里是魔教圣地,那玉塊所在,便是真正的大光明境。此地擅入者死,所以,你大可放心,我們一會動手的話,不會有人來打擾。”玉羅剎站在云霧之中,寬大的袍子掩蓋住了全身,一眼望去,也如云霧一般,似有似無。

    一個妖艷的羅剎面具覆蓋在他的臉色,看不出他的半點相貌。

    羅剎娑,梵語也,古云羅剎,訛也乃暴惡鬼名也。男即極丑,女即甚姝美,并皆食啖于人。

    “你平時見人都喜歡帶羅剎女的面具?”陸明淡淡問道。

    “不,這面具我只在殺人的時候才戴。”玉羅剎答道。

    “好習慣。”陸明點點頭。

    “殺人的神圣的,總要有的特別的儀式感。”玉羅剎附和道。

    “嗯,我要的東西呢?”陸明聽到儀式便沒了什么討論的興趣,話風一轉。

    “本座說會給你,自然會給。”

    “我的習慣是,沒拿到手的許諾,就都不算數。”陸明搖了搖頭。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踏入人仙的。”玉羅剎似乎微微嘆了口氣,從袖袍里掏出一個古卷擲了過去。

    “多謝!”陸明接過古卷,信手翻了翻,往袖子里一塞,卻是丟進了芥子環。

    “叮,已獲得功法《天地交征陰陽大悲賦》,當前收集功法55,開啟隱藏劇情2武道之巔,并可任選一套功法帶入空間(可直接領悟,不出現功法瓶頸,不進行綁定,僅可使用一次)。”

    “隱藏劇情2完成與無名島島主小老頭吳明的對決,獎勵視完成情況而定。注隱藏劇情完成前無法離開此世界。”

    “叮,判斷輪回者已完成此空間主線任務,此任務超過三十天無法完成則強制失敗,扣除此空間一切收益。”

    “怎么這兩個隱藏劇情的懲罰都一個樣?”陸明搖了搖頭。

    難怪黃金位面就很少有人討論隱藏劇情了,收益不好說,懲罰卻大的離譜,也就陸明這種實在有余力的高端輪回者會考慮了。

    “你搖什么頭?”玉羅剎見陸明搖頭,倒是微微怔了怔,疑道。

    “沒什么,想到點事,跟你沒關系。”陸明解釋道。

    “……我沒猜錯的話,你是準備跟我死戰?”玉羅剎語氣突然有了一絲遲疑。

    “你這么有把握我會選擇跟你生死之戰么?”陸明似笑非笑。

    “世上就你我兩個人仙,本就該爭個天下第一。以己度人的話,你自然也不是甘居人下之人。”玉羅剎語氣又恢復了平靜。

    “不止兩個,移花宮的大宮主剛剛突破了人仙,我跟她交過手。還有個小老頭,應該已經突破了人仙,所以你贏了我也是爭到了天下第二,何況你也贏不了。”陸明搖了搖頭。

    “……你以為這么說幾句就可以動搖我的心境?”玉羅剎微微一呆,怒道。

    “不試試怎么知道。”陸明淡淡道。

    “……”

    “剛剛我沒騙你。而且身為女子,你有這個成就,我其實是挺欣賞你的。某種程度上來說,你比邀月還強不少。”陸明補充道。

    “你怎么看出來的?”

    “沒看出來,我猜的。”陸明語氣很是云淡風輕。

    “……也好!”玉羅剎默然片刻,順手扯下臉上的面具,滿頭青絲垂下,露出一張閉月羞花的嬌艷面容。

    寬大的衣袍同時落在地上,露出一身雪白的輕衫,玲瓏的曲線一覽無余。

    “這樣挺好看的,為什么一直戴著面具?”陸明問道。

    “北宋時名將狄青,樣貌清秀,恐己方軍士不服,敵人不懼,便披散長發、戴銅面具,在西北戰場上縱橫馳騁,人稱‘面涅將軍’。”清靈的聲音從玉羅剎嘴里傳來。

    “嗯,不錯的辦法。”陸明點了點頭。

    厚重的面具確實可以帶來神秘感和威嚴,女子天生長相嬌柔,確實不利于樹立權威,對于一名女子領袖而言,戴面具有時候是個不錯的選擇。

    雖然陸明腦海中莫名出現了一名滿頭金發,頭頂呆毛的英倫少女。

    似乎她放下圣劍拿起圣槍以后,也同樣選擇了這種方法來保持神秘?

    陸明不太了解那段歷史,只是隨意想著。

    “自我創魔教之后,你是唯一一個知道我身份,又見過我相貌的人。”玉羅剎突然又笑了笑,露出幾分嬌媚。

    “所以我必須死?”陸明跟著笑了起來。

    “我原本怕我起了惜才之心,如今也好,我才有必殺你的心思。”

    “嗯,挺好的,沒起招攬我的心思,我其實很滿意。那你出手吧。”陸明點頭道。

    “你不是人仙的話,我會試試收服你,不過你既然是人仙了,那就只有死了。”玉羅剎笑了笑。

    “哦,原來是怕沒法控制我?這樣格局低了點。”陸明又搖了搖頭

    玉羅剎沒再說話,只是輕輕揮了揮秀美的柔荑。

    一蓬無色無跡的針影融入虛空之中,在陽光的照耀下,映出點點金茫,若有若無,美的不可方物。

    上天入地,大搜魂針!

    一道黑色的光罩凝聚在陸明面前,叮叮當當聲音響起,光罩卻在不斷的縮小。

    玉羅剎輕輕一笑,右手揮動間,又多了一把黑色的長刀,她輕輕揮了揮刀,左臂上便出現了個血口,暗紅的血水順著黑色長刀的血槽流下。

    玉羅剎冷哼一聲,長刀一挑,暗紅的血水便化成血霧,向陸明籠罩而來。

    神刀化血,魔血大法!

    血霧融入光罩之中,微微晃動間,光罩便如同泡沫一般破碎開來。

    玉羅剎淡淡一眼望去,瞳孔中便似映照了整個天地。

    尸山血海中,一尊尊貴如同神子一般的巨大羅剎,身披甲胄,手上持刀,跨騎白獅,正以睥睨萬物的姿態冷漠的望向陸明。

    陸明漠然回望,瞬息之間,兩人的精神交融在一處。

    萬妙無方,大懾魂術!

    “等他的精神被大攝魂術消耗一空時,我再用‘唯我獨尊,大神刀斬’斬出一刀,便該結束了吧。

    可惜,最后也不知道他的武功如何,擅長什么?”玉羅剎輕輕舒了口氣,卻也帶了一絲遺憾。

    而一連串使用《天地交征陰陽大悲賦》上的絕頂功法,即便是已到了人仙修為的玉羅剎,也有了不小的精神負荷。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