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2002/

054.移花宮殤
    “十八年前你們的明玉功已經八重了,怎么這么久還沒突破到九重?真是無趣。”小老頭咳嗽了一聲,臉上依舊掛著和氣的笑容。

    “你什么時候見過我們?”邀月冷冷問道。

    “當年你們從那江楓夫婦尸體邊抱走這孩子的時候,我也在場啊,只是你們發現不了我。”小老頭指著花無缺,笑了笑。

    “江……楓……我才是……”江小魚劇烈的喘了口氣,搶著說道。

    突然他想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可能性,猛然閉上了嘴,只覺得心仿佛要跳出來一樣。

    花無缺眼睛也已瞪大,片刻之后,他的身體也微微顫抖起來。

    “嗯,你也是的啊,我看到那個老雞婆在你臉上劃了一刀,然后她們走了,燕南天才來,然后燕南天氣得夠嗆,瘋了一樣的抱起你。”小老頭淡淡說道。

    “……”江小魚和花無缺對視了一眼,眼中表情復雜難明。

    “燕南天其實我本來也挺看好的,可惜……”小老頭莫名其妙的補充了一句。

    “敢問邀月師父,我不是被父母遺棄的,而且我跟江小魚其實是……”花無缺費勁力氣,勉強開口問道。

    “胡言亂語!裝神弄鬼!”邀月神情大變,一個踏步已悄無聲息的閃到小老頭面前,一掌揚起,氣勁爆裂,以席天卷地之勢向小老頭掃去。

    邀月此時已是恨極,一招之下便已用了全力。

    “果然還是天人么?”小老頭只是漫不經心的拂了拂衣袖,不帶任何煙火之氣。

    這一拂之間似乎夾雜了十余種天下間的絕頂袖法,每一法皆是門派的不傳之秘,甚至連武當的流云飛袖和少林的袖里乾坤這兩門秘傳絕學也容納在其中。

    但小老頭這信手一拂卻遠比這十余種袖法加起來還可怕的多。

    于是邀月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退回去……

    “我剛剛也只用了天人修為的功力,只是你境界太低,差距才會這么大。”小老頭和氣的笑了笑。

    “姐姐?”人影一閃,憐星已來到邀月身旁。

    “……我沒事,你要小心。”邀月沉默了片刻,低低說道,神色更加凝重。

    “當初我以為你心魔已除,能很快突破到人仙之境,心里還有點期盼。想不到你這么廢物,十多年依舊如此。”小老頭搖了搖頭。

    “你是人仙?”憐星問道。

    “我?當然不是。”小老頭突然露出狐貍一樣的笑容,眼神帶著一絲狡詐,卻搖了搖頭。

    “那你也不過是……”憐星的話猛然頓住,檀口微微張開,秀美的臉上露出極度不可思議的表情。

    “嗯,跟你想的一樣。”小老頭點了點頭。

    “……”邀月和憐星對視了一眼,同時看到了對方眼底深處的茫然和……恐懼。

    “我的耐心本來也不多了,正好最近有個年輕人做了些很對我脾氣的事,讓我對以前的想法,深深反省了下。”

    “你到底想干嘛?”邀月皺起黛眉。

    “我在想,老是當個旁觀者也不好。如果你實在突破不了,我就幫你一把好了。”小老頭臉上依舊掛著和氣的神情,漫不經心說道。

    “你幫我?”邀月怔了怔。

    “是啊。”小老頭笑了笑。

    一道淡金色的人影從他身體里分離出去,如流光如電馳,瞬息之間已來到憐星面前。

    人影似乎嘆了口氣,接著便伸出手掌,向憐星平平揮去。

    “快躲開!”邀月猛地怒喝道。

    憐星長袖舞動,明玉八重的功力全力掃出,掌力震蕩之下地面都已坍塌。

    一掌既出,憐星也不管那道光影如何,身體早已借力急退。

    如此同時,空中傳來急速的氣流爆裂聲,邀月也一掌掃向那光影。

    淡金色的人影卻似乎不受任何影響,只是似慢實快的往前走了一步,邀月和憐星的聯手一擊便跟它穿插而過。

    人影又是一步邁出,電射星馳間,便跟憐星身影重合而過。

    依稀中,邀月望見那光影似乎伸出手掌,輕輕按在憐星的額頭。

    憐星身體便微微一顫,慢慢軟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淡金色的人影猛然化成星星點點的光影,有狂烈之極的龍卷氣勁掃蕩而出,將大半個移花宮夷為平地。

    在場的人只能低低的聽到一聲慘叫,似乎是無數人臨死前的嘶吼。

    血雨落下……

    蔚藍色的光芒一閃,卻將江小魚、花無缺和邀月三人護在其中,三人仿佛身處另一個空間,無論是血水還是氣勁都與他們交錯而過。

    “你殺了她?!”邀月呆呆望著憐星的尸體,茫然道。

    第一次,邀月也體會到了無助的滋味。

    “嗯,她身體殘疾,又只是半步天人,想要突破到人仙的概率太低。如果你跟她一樣,那我殺的就是你了。”小老頭語氣溫和的解釋起來。

    花無缺也呆滯的望著移花宮殘破的建筑群,眼神空洞。

    “邀月憐星既然殺你們父母,這滿宮上下都是幫兇,殺了就殺了吧。”小老頭又露出一絲笑容。

    “……”就連江小魚也沒了說話的興致。

    “今日之恨,來日必報!”邀月咬牙切齒說完,緩緩閉上眼睛,臉頰竟慢慢已變成透明的。

    日光映照下,她肌肉里的每一根筋絡,每一根骨頭都彷佛能看得清清楚楚,這一張絕頂美麗的臉,竟變得說不出的詭秘可怕。

    她整個人仿佛身在漩渦之中,天地間的元氣自然而然的往她身體里聚集。

    明玉九重,人仙之境!

    “你們兄弟聚也聚了,這邊的仇也報的差不多了。哦,還剩下一個邀月,就等你們以后再說了。現在想跟我學武嗎?”小老頭有些滿意的望了一眼邀月宮主,和藹的向二人問道。

    “我去!”江小魚吸了口氣,胸腔里仿佛有團火焰在燃燒。

    無論惡人谷的武功,還是五絕神功,甚至天下絕頂的明玉功,在面前的小老頭手下都似乎不足一提。

    江小魚覺得這個機會放過的話,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至于以后會不會很危險,他卻不太在意,畢竟自己今天本來就該死了。

    江小魚覺得自己的邏輯并沒有問題。

    “我就不去了,武功再高也落得跟二位宮主一樣下場。我想在江湖上走走,多想點事情。”花無缺卻苦笑著,搖了搖頭。

    “那只是她們武功還不夠高。”小老頭笑道。

    “……”花無缺怔了怔,也不知道是贊同好還是嘆氣好。

    “也好吧,我送你們一起下山,然后就各管各的。”小老頭又微笑著看了一眼邀月,揮了揮衣袖,狂風便卷起三人,御空而起。

    “每次都只當個旁觀者,確實無聊。還是參與進來有意思,真有意思!”半空之中,小老頭眨了眨眼睛,又露出狐貍一樣的笑容。

    似乎他今天的種種行為僅僅只是為了好玩一樣。

    “叮,任務二尋找江小魚并讓其兄弟相認,因突發事件沖突,現已取消。”

    “叮,任務二變更為擊敗邀月,并弄清事情真相。視邀月的狀態不同將給予不同獎勵,此任務再無后續任務。”

    “嗯?又搞什么鬼?”陸明站在移花宮山腳下,怔了怔,微微皺起了眉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