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1992/

044.公孫蘭的情報
    “哼!告辭!”熊姥姥自然不信,她冷笑一聲,長裙翻卷,人已經掠至五丈之外。

    “我說了你走不了的。”陸明搖了搖頭,身體突然消失,再出現時,已來到熊姥姥面前。

    陸明的魔道雖然被削弱了功法威力,但一些輔助類的術法卻沒受到什么影響。

    雖然陸明如今做不到一念千里,但短距離的瞬移他還是不在話下。

    這點放在武俠位面的話,無論輕功再高,再進退如神,只要還在人仙之境,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至于人仙之上是什么,陸明也不太清楚是不是真的就稱為地仙,姑且就算是吧。

    從這兩個位面來看,大宗師都差不多對應魔族九境中的第五境,天人則差不多是第六境。人仙的話,除了陸明自己這種例外,他也只見過那紫袍青年,那人的修為大約應該是第七境的上品至巔峰。

    至于第八境,哪怕在魔界,也已經算得上是高手了。

    畢竟魔族超越第九境便已經可以稱之為半神了,遍數魔族的話,也不過十余人。

    而陸明的境界尚在半神之上,稱之為魔神,亦或是大魔神。

    這種修為在魔族也太過稀少,每一個都是驚天動地的人物,所以也不專門劃分強弱了。

    “你!”熊姥姥剛吃了一驚,便發現面前的青年揮了下手,不知從哪憑空變出一把長劍,已點在了自己的咽喉處。

    “……”熊姥姥果斷閉上了嘴。

    “現在我問,你答。意圖欺瞞則死。當然,你要賭我會憐香惜玉的話,也由得你去。”陸明笑了笑。

    “……你問吧。”熊姥姥嘆了口氣。

    “姓名?”

    “……公孫蘭。”公孫蘭覺得莫名的尷尬,但還不得不說。

    “怎么又是個沒聽過的路人?這位面路人都這么強了?”陸明暗自皺了皺眉頭。

    “為什么想殺我?”

    “我手下有個情報組織,因為某些事情我有了點麻煩,被人懷疑到這個身份,所以我需要一個不在場的證據,所以我打算隨便做一場命案再趕回去。”公孫蘭嘆了口氣,說道。

    “嗯,隨機殺人?挺合理的解釋。”陸明點了點頭。

    是個聰明人,直接說出自己的價值,絲毫不存僥幸的想法。

    陸明嘴角微微彎起一個弧度。

    “……”

    “既然你有情報組織,那我問你三個問題吧,答出來就放了你。當然,你想扯謊的話,也隨你去吧。”陸明想了想,說道。

    “請問。”公孫蘭眼神閃爍了一下。

    “《天地交征陰陽大悲賦》是什么?”

    “這本冊子聽說記錄了七種這世上最可怕最邪門的武功,傳說此書成時天雨血,鬼夜哭,寫下此書的人也在寫下最后一個字時吐血而死。”提到這本曠世武學,公孫蘭面色夾雜著恐懼和興奮的神情。

    “在哪里?”

    “聽說在魔教教主玉羅剎那里。”

    “嗯,兩個都是聽說,就算一個問題好了。”陸明點了點頭。

    “……”公孫蘭怔了一怔,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第二個問題。葉孤城和西門吹雪有計劃約戰么?”

    “沒聽說啊。”這次公孫蘭真的神情迷茫起來。

    葉孤城和西門吹雪都是當世絕頂高手,如果真有決斗的想法,她不可能會沒收到消息。

    “嗯,也是,如今才五月,估計這二人也沒這么閑來規劃幾個月以后的安排,那先不急吧。”陸明想到這里,點了點頭。

    “第三個問題,天月有缺劍在哪里?”

    “這把劍?好像是太平王世子的佩劍。”公孫蘭怔了怔。

    “你怎么知道?”

    “家祖是盛唐劍器一舞的公孫氏。”公孫蘭雙目放出光來,顯出驕傲之極的神色。

    “哦。”陸明心中了然,點了點頭。

    開元年間,公孫大娘在唐宮一舞,錦衣玉貌,矯若游龍,一曲劍器,揮灑出大唐盛世萬千氣象。

    傳聞草圣張旭觀之領悟落筆龍蛇的書法,畫圣吳道子觀之體悟丹青之妙。

    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詩圣杜甫親手寫下的一首《劍器行》,將公孫大娘地位與大唐盛世結合在一起,堪稱流芳百世。

    昔有佳人公孫氏,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耀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騷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杜工部這幾句詩句極美,流傳也極廣,便是陸明也知道。

    作為太平王世子這么有身份地位的人,邀請公孫大娘的后人來演一場劍器舞,自然也是一樁無可厚非的風雅美談。

    “他有時候會請我去舞劍,一次他似乎很高興,跟我說到名劍,便拿出佩劍給我看了眼。”公孫蘭補充道。

    “太平王世子叫什么名字?”陸明問道。

    “世子很奇怪,每次跟他說話,他都讓我叫他宮九。但他的本名究竟如何,我也不方便去問。”公孫蘭皺了皺眉頭。

    “武功如何?”

    “我……我不知道。”公孫蘭眉頭皺的更緊。

    “嗯?”

    “有時候感覺他很厲害,有時候又感覺他根本不會武功,我看不出來。”公孫蘭有些茫然。

    “哦,那應該就是很厲害。”陸明點了點頭。

    “……”公孫蘭又被噎了一下,心中憋屈之極。

    能讓公孫蘭都看不穿修為的人,起碼也是天人之境,一個太平王爺的世子也這么上進么?

    陸明想到這里,心中有點生疑。

    至于宮九修為如何,他倒是無所謂,哪怕對方是人仙巔峰,陸明也有絕對的把握在十招內將其斬殺。

    “話你也問完了,該放了我吧。”公孫蘭小心翼翼問道。

    “嗯,你不用死了。”陸明點了點頭,撤去長劍。

    “?”公孫蘭微微一怔,卻見白影一閃,面前年輕人衣袖拂動,若有若無之間,一掌已然拍出。

    “你干嘛?”公孫蘭驚怒之下,反手一掌印上。

    兩人手掌相交,瞬息間,公孫蘭的臉上便露出駭異之極的神情。

    “你!這是什么武功……”片刻之后,公孫蘭無力的退開幾步,也沒法顧及儀態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說了不殺你,但也懶得用你。嗯,你心思過于細膩歹毒,手里的資源也可能會有點麻煩。所以我就取了你這一身功力,你可心服?”陸明笑了笑。

    “……”公孫蘭咬牙切齒,卻說不出一句話,眼睛已是一片死灰。

    “當然,念著未存欺瞞,我便也留了你一成功力,以你的劍法,倒也不至被宵小欺辱。你回去好好閉關,花上一兩年功夫,也能恢復個六七層吧。”

    “……真的?”公孫蘭勉強站了起來,認真問道。

    陸明也不回答,只是淡淡一笑,身影一閃,便已沒入夜色之中。

    “……”公孫蘭眨了眨大眼睛,苦笑了一聲,慢慢的轉身離去。

    不管怎么說,既然選擇了對他下毒,自然應該有付出代價的覺悟。

    平白得罪了一個起碼是天人的高手,能留下性命已經很值得慶幸了。

    至于報復?既無意義,更可能搭上整個組織。

    公孫蘭想到這里,便又搖了搖頭。

    身為組織首腦,這點起碼的理性她自然還是具備的。

    ……

    “人仙之后,這點功力已無用處,強行吸收還影響功力的精純,留下些許隱患。”

    陸明順手將剛剛吸自公孫蘭的功力散去。

    真氣這種東西其實還是貴精不貴多,低品質的吸多了,融合起來也是個負擔。

    好比一輛豪車老加劣質汽油,也是會影響車子的使用壽命。

    人仙之后關鍵還在于境界的突破,功力反而如同天地靈氣一般,取之無限。便是消耗一空也可以在數日內恢復。

    真正需要考慮的僅僅只是身體這個載具的承受上限。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