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1986/

038.哈哈兒酒樓
    笑里藏刀小彌陀哈哈兒在惡人谷也是一個傳奇,他天生一副笑臉,笑口常開,長得如同廟里的彌陀佛一樣,似乎極有容人的度量。

    本來一直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師妹罵了他一聲“胖豬”,他便將恩師滿門殺的精精光光,從此以后,他便名揚武林。

    可怕的是,從此以后,哪怕殺人的時候,他也依舊是滿臉笑容,仿佛他的笑容就是長在臉上一般。

    不知為什么,他越是一臉和氣生財的樣子,怕他的人反而越多。

    江湖上有時候一個人的名氣跟他的武功強弱也不是特別相關。

    不多時,來到一個酒館旁,哈哈兒把馬車栓在一旁的系馬樁上,蘇櫻便也從車上跳了下來。

    哈哈兒有點驚艷的看了一眼蘇櫻,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卻也沒說什么。

    酒館雖然不大,僅僅五六張桌子,但卻是紫檀木所制,名貴非凡,雕工更是雅致非常。

    靠近店口的兩張桌子處,有人在對酌淺飲,人人面帶笑容,見到哈哈兒也都打了個招呼。

    最里面的一張大桌子處,則早早已經坐了兩個人。陸明瞟了一眼,發現司馬煙赫然身在其中,陰九幽卻不知去向。

    “哈哈,”哈哈兒大笑起來“往日我還以為這里就你們幾個英雄了得,想不到今天這位小前輩才讓哈哈兒開了眼,下起手來又準又狠,才一招就讓陰老鬼吃了大虧,這十大惡人恐怕要重新排一排了。”

    “哈哈,那陰老九平時自以為陰毒狠辣,仗著輕功了得尾巴都快翹上天了,小前輩這一手妙的很,以后那陰老九可就不敢在我李大嘴面前夸口了。”一名粗豪大漢也笑了起來,掏出一塊不知道什么肉來咬了一口。

    “哈哈,小前輩莫怪,這不吃人頭李大嘴吃的東西我們都吃不來,每次飯宴上他都是吃獨食的。”哈哈兒笑著看了一眼陸明。

    “嗯,無妨。”陸明點了點頭,跟蘇櫻坐了下來。

    “那是什么東西啊?”蘇櫻心里有點好奇,扯了扯陸明袖子,問道。

    “應該是人肉吧,當然也可能是豬肘子。”陸明淡淡道。

    “……”蘇櫻的小臉頓時白了起來。

    “……”李大嘴也深深吸了口氣,不知怎么,李大嘴的神情也不太好看。

    司馬煙身體則微微抽動,似乎想笑又強行憋著。

    “上菜了。”就在這時,一個明眸皓齒、巧笑嫣然的綠衣少女,端著幾盤酒萊,走到了桌前。

    酒香清冽,菜色精美,讓人聞香便食指大動,一眼便是名廚所為。

    “哈哈,小前輩可曾聽說,昔日丐幫中有位‘天吃星’,曾在半個時辰中,毒死了他本門丐幫七大長老……”

    “不曾聽說。”陸明搖了搖頭。

    “……”哈哈兒神情一僵,還是大笑道“做菜的便是這位大英雄呀、大豪杰!此等佳肴,便是皇帝小兒也吃不到。”

    “了不起。”陸明笑了笑。

    “哈哈”哈哈兒得意起來“小前輩也覺得我們這位大廚了不起?”

    “這倒不是,我只是佩服屠嬌嬌姑娘的易容術。”陸明信手指了指那綠衣少女,似笑非笑道“不要看她一幅小丫頭打扮,但這位屠嬌嬌姑娘已經年過六旬了,還打扮的如此之好,你不妨多向她請教一下。”

    “哇!”蘇櫻眼神一亮,看著屠嬌嬌便有些熱切。

    韶華易逝,紅顏易老,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

    問題哪個女人愿意眼睜睜的看著似水流年一去不返呢?

    “……”屠嬌嬌似是想不到是這種展開,倒是楞了一下,翻了個白眼,勉強一笑坐在了蘇櫻身邊。

    哈哈兒的笑容也有點僵硬起來……

    “哈哈哈,年過六旬,說得好說得好!這個老妖婆總以為自己還很有魅力,整天扮成小姑娘,惡心的很,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李大嘴也反應了過來,伏在桌子上,笑的肚子疼。

    “閉嘴!”屠嬌嬌有點拿不準陸明,但卻不慫李大嘴,面子上有點掛不住,便直接懟了過去。

    “小屠也是見小前輩親臨,一時高興,便來給小前輩端茶送菜。哈哈,小前輩快嘗嘗滋味如何,如果不好的話,我們便去重做一份。”哈哈兒道。

    “嗯,櫻兒,你試試味道。”陸明笑了笑。

    “哦!”蘇櫻也不客氣,每樣菜都吃了好幾口才停了下來。

    “如何?”

    “嗯,不虧是天吃星,廚藝確實不亞于當世名廚,下藥水平也不比魏無牙差多少。紅燒豬蹄下了望香川,豆皮青菜是仰神子,牛腩煲則是天南星,這三種單吃都無妨,但配合起來卻是強迷藥,便是普通高手吃了也要睡上幾天。茶里則是一種混合迷藥,一時吃不出成分,但效果也不差,而且發作時間極長。”蘇櫻答道。

    “這樣啊?但如果我挑食又不喝茶的話,豈不是浪費他們一番心意了?”陸明搖了搖頭。

    “估計也就是惡趣味吧,這木頭配合點的檀香也是有點迷魂作用的,你待的時間越長,越難脫身。”蘇櫻淡淡道。

    “原來這樣。”陸明聽罷,也吃了幾口菜。

    以他的內力之強,便是毫無防備,也不是這區區迷藥便能迷倒的。

    “果然美味!天吃星,名不虛傳!”陸明點了點頭,稱贊道。

    哈哈兒、李大嘴、屠嬌嬌、司馬煙幾人面面相覷,神情都有點苦澀。

    過了半天,哈哈兒才抽了抽臉,勉強笑道“見笑見笑,我們在谷里鄉下慣了,倒是坐井觀天了。”

    陸明也不搭理他們幾個,只是跟蘇櫻默默把飯菜吃了大半。

    四人也不動筷子,對視了幾眼,神情更見僵硬,也不知想些什么。

    “好,酒足飯飽,多謝幾位款待!今天我來商量些事情,不知這里誰能做主?”陸明笑了笑。

    “呃……”李大嘴和屠嬌嬌對視了一眼,有看了眼哈哈兒,都微微搖了搖頭,猶豫起來。

    “閣下何人?”

    陰冷的聲音從酒店內屋里傳來,木門打開,一名瘦高的白袍人走了出來。

    白袍人神情冰冷,臉色也如冰一般,蒼白的毫無血色,給人一種近乎透明的感覺。

    白袍人的右手卻齊腕而斷,裝上了一根鐵鉤,晃動之間,閃出點點寒芒。

    “哈哈,我們幾個正愁拿不定主意呢,杜老大也來了,那可再好不過。”哈哈兒見到白袍人,立馬臉上堆滿笑容,迎了上去。

    李大嘴、屠嬌嬌、司馬煙三人也似是松了口氣,同時起身行了個禮。

    “血手杜殺?”陸明看到他右手的鐵鉤,若有所思,問道。

    “不錯,今日我等皆在此處,且說說你來谷里所為何事?”杜殺道。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