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1966/

021.黑木崖
    “哇,剛剛那是任盈盈耶,活的任盈盈。”周夢青回到房間,又興奮起來。

    “難道你還見過死的任盈盈?”

    “……,人家第一次見到小說里的主角,興奮點不行么?”

    “是個挺有意思的女孩子。”陸明遠遠望去,心中微有感觸。

    曾幾何時,自己初讀笑傲,也把任盈盈這種白富美當做傻白甜女神的模板。

    直到年歲漸長,才明白她的足智多謀,玲瓏機巧。

    當然如今的陸明更非昔日不韻世事的少年,此時任盈盈的心計想法在他面前卻顯得有點幼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萬事皆不易啊。”陸明笑了笑。

    黑木崖下,有一面石林,兩邊石壁如墻,中間僅有一道寬約五尺的石道。一路上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嚴密無比。

    “來者何人?”一名面色蠟黃的老者立于石道之上,喝道。

    “陸明前來約戰東方教主。”

    “教主未交代過此事,速速退去,擅闖者格殺勿論。”老者道。

    “黃面尊者賈布?”陸明問道。

    “正是!”老者嘴角微微翹起,神色卻很有些傲慢。

    “我猜你在教中一定不受重用,否則為何這種找死的差事就偏偏輪給你做。”陸明笑了笑。

    “放肆!你還真當你是天人高手?哼!教主之外怎么可能還有天人在世?旁人被你唬住了,我賈布可沒把你放在眼里。”賈布嘿嘿笑道。

    “我們進去吧。”陸明點了點頭,伸手拉過周夢青,身影一閃,已經到了石道中央。

    一輪血雨彌散在半空,一套空蕩蕩的長老袍飄落在地上,這也是賈布唯一留下的一點殘骸。

    “放箭!”山道邊,有人咆哮道。

    “嗖嗖”聲響起,無數黑色的箭矢破空而來,密密麻麻射向二人。

    “退!”陸明毫不在意的瞟了瞟漫天箭雨,只是輕輕哼了一聲。

    漫天箭雨陡然翻轉,以數倍之速射回,慘叫聲不斷響起,不斷涌入的血水浸滿了整個石道。

    “你你你……為什么殺人殺的這么熟練?”周夢青嚇得渾身發抖。

    “可能以前殺太多了,真的是殺習慣了吧。”陸明微微一嘆。

    “你你……到底以前是干嘛的?特種兵兵王?殺手之王?”

    “你是不是小說看多了?”陸明納悶道。

    “知道你很強,可是,我不習慣啊……”女孩幽幽說道。

    “最好你要盡快適應,以后我可能沒這么強了。真不能適應的話,下次你就該死了。”陸明皺了皺眉頭。

    “明……明白了。”女孩咬了咬牙,有點倔強的仰著頭環視著四周,身軀卻還微微發著抖。

    ……

    “石林動向如何?”

    黑木崖下,一名中年男子立在半山之上,兩眼精芒閃動,顯然內力極深。

    “上官長老,賈長老阻敵失敗,已陣亡……”

    “對方出了幾招?”上官云嘆了口氣。

    “不知道,聽報說對方只是走過去,賈長老就殉教了。”

    “……賈長老的青龍堂何在?還不出手?”

    “對方出了一次手,青龍堂幾乎全體殉教,回來匯報的兄弟一共也不足五人。”

    “……”

    “請上官長老示下。”

    “把上崖的絞索斷了,我們撤!”上官云微一猶豫,斷然道。

    “長老英明!”

    ……

    “這里駐守的人倒也精明,知道不敵便早早離去,還把絞索斷了,日后追責也有個說頭。”陸明立于崖下,似笑非笑,神情居然有點欣賞。

    “這黑木崖高達少說也有數千米,現在怎么上去?”周夢青望著高聳于云天之上的崖頂,臉色有點發白。

    “飛上去吧。”陸明笑了笑,伸手拖住周夢青右手。

    “?啊!啊啊啊啊……”周夢青目瞪口呆看著自己隨著陸明離地而起,直沖九霄。

    “安靜點……”陸明皺了皺眉頭,覺得這叫聲被魔教教眾聽到的話,還是有點丟人的。

    “陸天人,久違了。”崖頂之上,大殿之前,一名紅袍女子負手而立,如瀑秀發披肩而下,露出傾國傾城的面容,卻是那日所見的東方影。

    “哇,好漂亮好帥啊,比電影里的還帥氣。”周夢青微微運轉血寂心印,陸明聽到她想法,瞟了一眼過去,發現她居然有點星星眼。

    “就你一個嗎?沒安排些教眾一起來迎我嗎?”陸明自然懶得理會周夢青突如其來的花癡,問道。

    “陸天人說笑了,天人既出,眾生螻蟻,這里人多人少又有何用?”東方影淡淡一笑。

    “嗯,你哥哥呢,帶我去見他吧。”

    “要見我兄長的話,先勝了我。”

    “你對我沒有勝算。”陸明搖了搖頭。

    “我與風清揚對戰之后,領悟了一絲天人之意,雖不是立時可達天人之境,但如今我這半步天人卻也與尋常天人差異不大。若你還意存輕視的話,今日便是你死期。”東方影秀眉微微蹙起。

    “哦?你能以女子之身,將《葵花寶典》硬生生推演至如此程度,在這個位面倒也是天縱之才了。”陸明點了點頭。

    “什么意思?”東方影又蹙了蹙眉頭。

    “不懂也就算了。”

    陸明心血來潮,試了試跟土著隱約談及主神空間。

    結果也沒收到系統要求擊殺東方影或者涉及抹殺的提示,陸明心中不由微微一動。

    “這么說起來,難道還存在把劇情人物帶回主神空間的方法?回歸以后要研究一下,笑傲位面也罷了,不排除其他位面真的有我需要的人才。”陸明暗忖道。

    當然,除非那個主神絲毫不講套路,否則可想而知這種機會是極少的,限制也很大,要不主神空間的平衡性就很堪憂了。

    陸明想到自己被召喚以后直接成恢復巔峰實力,卻也隱晦的嘆了口氣。

    目前資料太少,根本摸不準主神空間的脾氣。

    ……

    “陸天人跟我談話還能神游物外?”東方影怒道。

    “其實你應該等我跟你哥哥動手的時候偷襲,那樣……可能多一絲勝算。”陸明誠懇的說道。

    “哼,武道巔峰自有其尊嚴,常存偷襲取巧之心又如何一路披荊斬棘?那風清揚我雖用的是暗器擊殺,但也是堂堂正正的對決所殺。”

    “你若輸給我了,我如何找你哥哥?”陸明問道。

    “到時候楊總管自會領你前去。”

    “很好,出手吧。”陸明點了點頭。

    “好,今日便讓你見見人間無雙的葵花百劫。你死之后,再無天人,哪怕我終生不能破境,依舊人間無敵。”東方影長嘯一聲,真武劍在手,身體卻化成一道道紅影。

    “其實辟邪劍譜練到巔峰的話,理論上也差不多的吧。”陸明想到這里,搖了搖頭,信手一指彈出。

    他雖然對此界的武學有點興趣,但作為一個男性,他還是不想去研究《葵花寶典》這類功法。

    一指點出,天外仿佛有雷聲滾滾,漫天紅影瞬間消失。

    東方影吐出一口血水,整個身軀凌空飛起,撞入身后殿內。

    空氣中傳來淡淡的血腥味,山風一吹,便又消逝。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