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1959/

015.風清揚
    西岳華山南接秦嶺,北瞰黃渭,自古便有“奇險天下第一”之說。

    更有傳聞“華夏”之華便指代華山,故華山為中原文明發源之所,此說雖未可盡信,卻也更添幾筆神秘色彩。

    “果然草木清華,景色幽而不媚。”陸明行到華山,登高絕頂,心胸不由一暢。

    金書的華山卻堪稱武道圣地,南宋之時,華山之巔便三度論劍,爭那天下第一人。

    此說影響極大,陸明便記得華人媒體也常把公開的學術爭鳴比喻為華山論劍,極贊美之詞。

    “華山論劍之時,又不是《九陰真經》孤零零放在山巔,王重陽得經而邀四絕論劍天下,未免有點炒作太過了。”陸明搖了搖頭。

    二輪三輪姑且不談,一輪實在疑點重重,且不說九陰真經來歷疑點重重,按年代推算,江湖更已被黃裳和獨孤求敗兩輪大清洗,高手質量未必高于之前。

    單就是王重陽論劍之時已近六旬,正是武功巔峰之時,其他幾人則不過三旬,未免有以大欺小之嫌。

    而且王重陽拿下天下第一之稱后,下山便輸給斗酒僧,直接導致《九陽神功》的誕生。

    雖然《九陽神功》的誕生也是一件美談,卻也讓人對華山論劍邀約對象是否客觀公正質疑,難免有點政治秀的猜測。

    至于林朝英受重傷經年未愈,王重陽求來寒玉床等往事,卻也暗示那個江湖依舊暗潮涌動,未必如書中一般太平。

    “這么說起來,有機會也去射雕世界看看吧。”陸明暗忖。

    陸明心中也不是那么急吼吼的吵著擺脫輪回,把握命運。

    主神空間世界的切換于此刻的他有些紅塵煉心的味道,若是始終不違本心,逍遙天地,哪怕不得到主神空間的任何提升,等自己真正魔心不滅,也未必不能把握一絲超脫的契機。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一念成一界?到底是真是幻?”陸明心中微微一動,搖了搖頭,便已化成一道流光,破空而去。

    “歸妹趨無妄,無妄趨同人,同人趨大有……”

    華山玉女峰思過崖的一個不大的洞穴里,令狐沖盤膝而坐,正背著一幅口訣。

    一名神色間總帶著郁郁之氣的白須青袍老者默然坐在一旁,令狐沖但凡背錯了一個字,便淡淡瞟一眼過去。

    老者神情也并不嚴厲,但令狐沖卻似乎極是敬畏此人,每被老者往上一眼,脖子便微微一縮,如同怕被責怪一樣。

    “這一遍只背錯了三個字,也為難你了。”及至令狐沖背完,老者方才微微嘆了口氣,說道。

    “不敢請問風太師叔,你說這獨孤九劍要旨在一個‘悟’字,無所施而不可,但為何要把這招式口訣都死記硬背下來?”令狐沖問道。

    “岳不群的弟子能想到這一層也是難得,難為你忍了許久才問。”風清揚淡淡一笑,道“若是你真正通曉了劍意,那忘了自然最好,臨敵之際,更是忘記得越干凈徹底,越不受原來劍法的拘束。可你現在,嘿嘿。”

    “是徒孫孟浪了。”令狐沖低下了頭。

    “你也沒錯,年輕人便要敢想敢問,若是當年獨孤大俠也是畏首畏尾循規蹈矩的性子,又豈能創出獨孤九劍這只攻不守的無敵劍法?”風清揚道。

    令狐沖雖知道獨孤求敗其人,但每次聽到“只守不攻”“天下無敵”的句子,依舊感覺心潮澎湃。

    “再背一次吧。”過了片刻,風清揚突道。

    “是!”令狐沖不敢有違,又認真把劍訣重新背了一遍,這次卻絲毫不錯。

    “本來我還怕死了之后,天下再無獨孤九劍,想不到暮年還有你這樣一個佳子弟傳我劍法,實是大暢老懷。”風清揚又嘆了口氣。

    “風太師叔,你神功蓋世,再活上幾十年也不在話下,怎么就談到‘死’字?徒孫還想稟明師父后,便常伴太師叔左右,朝夕侍奉。”令狐沖驚道。

    “老夫還有些事情待做,一時心血來潮傳了你這劍法,也是因緣際會。今日緣盡,你不可主動尋我,華山派中人我也一律不見。”

    “可是徒孫愚笨惹怒了太師叔?”令狐沖神情驚惶。

    “不關你事,你很好,真的很好!是太師叔留不了。”風清揚搖了搖頭“你師弟正上山找你,去辦你的事吧,他日名震天下,記得把這獨孤九劍傳下去,便算對得起太師叔了。”

    “啊?”令狐沖微微一怔。

    “大……大師哥,大……師哥!大……事不好了!”

    令狐沖急忙走到崖邊,只見他六師弟陸大有正提著飯盒,氣喘吁吁的跑了上來。

    令狐沖下意識的扭過頭去,只見身后空空蕩蕩,風清揚已經不知道何時離去了。

    “風太師叔神仙中人,定然不會有事,還是先顧好眼下吧。”

    令狐沖定了定心,微一猶豫,便向陸大有迎了過去……

    華山后山之中,風清揚御空而行,神態飄逸。

    “風老先生留步。”淡淡的聲音響起,人影一閃,一個年輕人已擋在風清揚面前。

    “閣下何人,從何認識老夫?”風清揚微微皺了皺眉頭。

    “適在在玉女峰中偶遇風老先生傳劍,一時心血來潮,卻想向老先生印證幾招。”陸明淡淡道。

    “江湖中人偷聽別人傳功乃是大忌,閣下圖謀不成,還敢當老夫面來說,是自以為老夫奈何不了你?”風清揚本是微微闔起的雙目猛然一睜,神光大作。

    “我若真要聽,怕你還未必發現的了。”陸明淡淡道。

    “哼,年紀輕輕已有如此修為,偏又是厚顏無恥之輩,來日怕是與那人一般無二。你既然想印證幾招,那便莫怪老夫劍下無情。”風清揚長嘯一聲,掌中已多了一把木劍。

    凝實之極的氣勁鼓蕩在風清揚身邊,觀其內息竟隱約化虛為實,凝出金丹。

    無論是任我行還是左冷禪,修為竟都遠遠不及眼前這老者風清揚。

    “這便是所謂的天人之境了吧,應是風清揚數十載久居華山,感悟了一絲天道。”陸明心中了然。

    左冷禪久居高位無暇養心,任我行又心性不足,二人資質也非逆天之輩,是以如今比起風清揚便差了許多。

    “草木竹石均可為劍?如此甚好,我便領教一下你的獨孤九劍,出劍吧。”陸明微微一笑。

    “既知獨孤九劍,還敢讓我先手出劍?自尋死路!”風清揚微微一怔,不由冷笑起來。

    “便是獨孤求敗在此,我一樣會讓他先手出劍的。”陸明搖了搖頭。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