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75-39291953/

010.任我行
    陸明跟著黃鐘公來到內室,黃鐘公掀起一塊鐵板,帶著陸明進入地道。中間轉轉折折,機關重重,深入地底足有百丈,二人方才停了下來。

    擋在二人面前的卻是一道鐵門,門上有個尺許見方的洞孔。

    “任先生,有人來看你了。”黃鐘公嘆了口氣,叫道。

    “還有人能來這里看我?是東方不敗嗎?讓他滾來見我。”門內一個粗豪的聲音響起。

    “任我行,我來見你是想來找你過幾招的,可不是什么東方不敗。”陸明淡淡道。

    “嗯?哦,你把這梅莊四狗打服了進來的?有趣有趣,誰讓你來的,是向兄弟嗎?”任我行的聲音又響起。

    “我想來看看就來了,這里可沒人指使的了我。”

    “你帶了多少人來?可把門外那三條狗看好了?當心他們見你進了地道便不安分起來。”任我行微微皺了皺眉頭。

    “不礙事的,大莊子,還不把門打開?”陸明笑了笑。

    “……”黃鐘公掏出四把鑰匙,每把都依次轉動幾圈,猛然一推,鐵門便已經洞開。

    靠墻的塌上,坐著一人,滿臉烏黑的長須垂下,面色蒼白。

    陸明瞟了一眼,發現其人體內內功已是隱隱化虛為實,更在左冷禪之上,自是任我行無疑。

    任我行手上足上皆套著個鐵圈,連著精鋼鎖鏈直通身后墻壁之上,牢牢定住。

    “打之前還是把你手鏈足鏈去了吧。”

    陸明掏出一把小刀,隨手一揮,叮叮當當的聲音響起,任我行手鏈足鏈便落了一地。

    “好刀!”任我行眼睛一亮。

    “過獎!”陸明看著手中的瓜果刀,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

    “哈哈哈!今日小兄弟相救之恩,任某沒齒難忘,我們走!”任我行活動活動手腕,仰天長笑。

    “任先生不用著急,我是來跟你比試的。”陸明道。

    “嗯?你真想打?”任我行深深看了一眼陸明。

    “自然是真的。”

    “那好,小兄弟今日助我脫困,老夫出去之后,便讓你三招又如何?”任我行大笑起來。

    “你讓不起。”陸明淡淡道。

    “……這人是太有自信還是腦子有病?”任我行聽見陸明的語氣,也有點胸悶。

    “年輕人,你武功高強,老夫自然遠遠不及,不過今日你身臨險地,莫非還想帶人活著出去不成?”黃鐘公嘿嘿笑了起來。

    “哦?”

    “剛才我們行進門戶已盡皆閉上,你二人性命不過數日之間。嘿嘿,任你們武功通神,還不是活活困死在這方寸之地?”

    “你不怕死?”陸明問道。

    “老夫風燭殘年,今日若能跟兩位大宗師的神仙人物同歸于盡,卻也不枉了。”黃鐘公語氣平靜。

    “好大的狗膽,你還是先走一步吧。”任我行怒喝道。

    身影閃動,任我行瞬間已出現在黃鐘公面前,一掌徑自壓下。

    黃鐘公微微一驚,伸手拂向任我行掌緣穴位,可任我行也不管他后續如何應對,依舊一掌強行壓下。

    兩人手掌方一相交,黃鐘公便發出一聲悶哼,渾身微微發抖,不多時,便摔倒在地,昏迷不起。

    “任教主這一手吸星大法果然不凡。”陸明微微頷首。

    “哼,黃鐘公這廢物功力實在太弱。年輕人,不如你把你功力借給老夫,老夫若能脫困,便完成你三個心愿,還封你為副教主,如何?”任我行雙眼盯向陸明,雖地底光線昏暗,猶自發出奪目之光。

    “我的功力你要來何用?”

    “哼,這地底雖有層層門戶,但未嘗不可以力破局。老夫如今雖力有未逮,但你若真有大宗師修為,得你之助,老夫依舊有望一搏。”

    “好,破釜沉舟一念間,更心狠手辣,翻臉無情,果是梟雄人物。任我行,你如此果決倒是不虧為當世人杰。”陸明點了點頭。

    “年輕人,你借還是不借?若是要老夫親自來拿,當心性命不保。”任我行怒道。

    以任我行的資歷地位,被一個年輕人稱贊心狠手辣,確實也算是丟人之極,難怪任我行心頭火起。

    那年輕人便真是大宗師也不行!

    “你出手好了。”

    “很好。”

    任我行倒也知道陸明武功了得,自不敢跟對黃鐘公那般托大。雙掌揚起,一套掌法疾風驟雨一般拍出,如風馳電掣,變化無窮。

    陸明接下幾掌,似是變招不及,跟任我行硬對了一掌。

    “哈哈哈!”任我行猛然催動吸星大法,只感覺如潮的內力涌入體內,不盡心花怒放。

    “原來如此,吸星大法的吸收功力只是儲存,尚不能真正融為己用,若把這內力真正轉為己用,十成起碼要浪費掉七成。”一瞬之間,吸星大法對陸明再無一絲秘密可談,他卻微微搖了搖頭。

    吸星大法按原著說是逍遙派的北冥神功和化功大法融合而成,但不知是不是北冥神功太過于主角功法,最后融合后的產物卻以化功大法為主。

    化功大法望文生義,便是僅僅化去對手的武功,這門功法怎么說呢,說厲害自然也厲害,但是也浪費的緊。

    起碼比起陸明所知的魔界幾套上品魔道奪靈功法,差距之大,便如天地之別!

    “嗯,死到臨頭,徒逞口舌之利。”任我行自然不知道陸明的內心想法,只覺得內力源源不斷涌入,爽不自勝。

    反正吸星大法吸奪之下,說話也只會加速功力流失,任我行這時候心中還有點竊喜。

    五分鐘之后,任我行依舊感覺源源不斷的內力涌入,不由微微有點疑惑。

    十分鐘之后,任我行依舊感覺源源不斷的內力涌入,不由臉色凝重起來。

    二十分鐘之后,任我行依舊感覺源源不斷的內力涌入,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了。

    “你……”又撐了幾分鐘,任我行感覺丹田氣海渾身奇經八脈全部充斥著濃郁之極的功力,但對方的內力依舊不斷涌入,絲毫不見干涸之象。

    “喝!”這次換成任我行受不了咯,也顧不得反噬了,猛然強行撤去吸星大法。

    任我行這也是自家知自家事,再這樣吸下去,陸明什么下場他不知道,但自己必然被炸成碎片。

    “任教主不是喜歡吸人內力么,不急,我這還有的是。”陸明笑了笑,伸手輕輕一壓,如山如海的功力便又灌了進去。

    陸明確實也無所謂,任我行吸了這么久也遠遠不能化去一粒自己的星辰微粒,而自己的星辰微粒幾無窮盡。

    “這個位面的功法還是有些落后,若是巔峰武修氣吞日月,反掌乾坤,那自又不同。”陸明心中了然。

    “……,你,你到底要干嘛?”任我行喘息道。

    “你還要不要內力啊?”陸明問道。

    “不……不要了。”任我行只感覺渾身臌脹,仿佛立時便要爆炸一般,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哦,那就不給了吧。”陸明點了點頭,適才感悟的吸星大法以千百倍的功率運轉,任我行剛剛吸入的功力又重新涌回自己體內。

    “嗯,這樣還有點樣子。”陸明察覺自己的轉化率超過了九層,頗為滿意。

    “叮,已擊敗本世界巔峰人物之任我行,后續若獨立擊敗剩余名單中的巔峰人物,皆可獲得額外點數,獎勵將累積計算。”

    “你……你到底是誰?”任我行內力一空,身體一下子佝僂了下來,滿頭黑發已變得雪白。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