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772-39956378/

第49章 靈河
    前途坎坷,不是退的理由,從父母死去的那一刻,她便再也不可退。

    鴨鴨嘎嘎一笑,“我這不是擔心你害怕嘛。”

    “擔心我害怕?”洛葵一挑眉,“我看是你害怕吧,你這人又懶又饞,去了尋道宗,只能吃辟谷丹,光是想想你就覺得受不了對吧?”

    鴨鴨一副被踩住痛腳的樣子,揮著翅膀嗔道:“瞎說什么,我鴨鴨是那樣的鴨嗎!”

    說完,用翅膀撫了撫滿身油膘,不免有些傷感,心道:看來這身膘是保不住了……好特么難過啊,畢竟是一口一口吃來的啊!

    看著鴨鴨的模樣,洛葵笑了笑,不免想到了他的人形,明明是只胖得充了氣的鴨子,人形身材還那么好,不過鴨鴨的臉……有點眼熟。

    洛葵總覺得應該在哪里看過那張臉,可不論怎么想,都想不起來。

    可能印證了那句話:丑的人千奇百怪,帥的人身披麻袋鍋蓋頭也帥。就因為帥,所以長相啥的覺得似曾相識也說得通。

    “笑什么笑?”鴨鴨翻了個白眼,“你想打架嗎?”說罷,仰起頭。

    洛葵看著他一副“怎樣想打架?”的表情,又是一笑,“得了得了,我現在打得過你嗎,我嘗試引氣入體,你別睡著了,在這個地方沒有安全感。”

    鴨鴨抬著翅膀拍拍胸脯,“放心吧,本鴨可是很靠譜的。”

    “你就安心修煉。”

    洛葵不再多言,盤腿坐下,回憶著表弟教她的心法口訣,氣沉丹田,努力感受著空氣中的靈氣……

    ……

    ……

    時間一晃,便到了去尋道宗的日子。

    祝行敲了敲門,等了片刻后,發現開門的是表哥,“姐姐還在打坐?”

    鴨鴨點頭,雙手環胸,側開身子讓他進來,“看她那樣子,沒什么進展。”

    “引氣入體是入道關鍵,定然不會那么簡單。”祝行說罷,看著盤腿坐在床上的洛葵,“姐姐太急于求成,心中雜念太多,于修行沒有益處。”

    鴨鴨點點頭,深知修煉的辛苦,好在自己是妖怪,不像人修一樣,靜坐著引氣入體。妖怪都是曬著月光,感受周遭的靈氣,當然也有曬著陽光的。不過鴨鴨可不會大白天曬著太陽修煉,不然化作人形怕是黑得不敢看。

    “可以出發了。”祝行說著,抬手一揮,原本打坐的洛葵,慢悠悠的睜開了眼。

    連著坐了好幾天,一下醒來還有些茫然,愣了好一陣,洛葵才反應過來。

    “洛瓜子,可以出發了。”鴨鴨又化作了原形,走到她身邊,“走吧。”

    洛葵點了點頭,彎腰將其抱起,跟著祝行出了門。

    出了門才發現,院內已經站得滿滿當當。

    兩人站在最后面,看向前方高臺上的測試資質的老者,老者氣質超凡,負手而立。

    待所有房門打開,他才對著身旁的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中年男子瞬間會意,清了清嗓子,渾厚的聲音頓時從四面八方傳來:“人已聚齊,請各位帶上緣簽,有序進入。”

    隨著他話音落下,洛葵看向高臺側方,突然出現的一個亮著水藍光芒的橢圓形入口,碰了碰身邊的祝行,“表弟,從這里進去,就是尋道宗了?”

    “不是,”祝行道:“進去后,是修仙界的靈河。”

    “靈河是什么?”

    “凡界與修仙界的分界線,修為不達元嬰,無法渡過,”祝行解釋道:“原本靈河不叫靈河,也沒有水,只是一條溝壑,掉進去的人多了,便被吸光靈力,變成白骨,將溝壑填了一半。”

    “啊?那豈不是很恐怖?”洛葵抱著鴨鴨的手緊了緊,填了一半,那得掉進去多少修士?

    說話的同時,也順著隊伍的走動,排起隊來。

    “姐姐別怕,”祝行一笑,“原本的靈河是森森白骨,而現在,只是一條充滿靈氣的河罷了。”

    “那還能看見人骨頭?”

    祝行搖頭,“天界篷禹上仙,見靈河內怨氣太重,便設了一道陣法,取了天河之水,再引入一股忘川之水,助墜河的修士能夠去往陰界,所以,靈河對于修士來說,深不見底,不可能瞧見白骨了。”

    “但靈河水還是不可碰,世間萬物,除了骨頭,都可腐蝕。”

    “這么恐怖?”

    祝行點頭,“傳聞靈河下埋有上古邪器,邪器雖被陣法鎮壓,但還是繼續作惡。”

    “那我們怎么過去?”

    “想必尋道宗有渡河的法器。”祝行說道,具體怎么過去,他也不知,畢竟在他看來,凡界尚不入眼,更別說隸屬凡界的修真界了。

    “這位道友說得沒錯,尋道宗有踏水舟,踏水舟由吞天蟒骸骨做成,所以不會被靈河腐蝕,我們便是乘那踏水舟過河。”一直排在兩人身后的恩炎,適時插話。

    洛葵一轉頭,便看見了他,打了個招呼,“是你啊恩道友。”

    恩炎一笑,拱手道:“恩炎還不知兩位道友名姓,可否相告?”

    洛葵看向祝行,詢問他的意見。畢竟自己是修仙小白,名字這種東西,能不能說出去也不知道,被有心之人聽到了下黑手什么的,那就是麻煩一樁。

    祝行面無表情,回答道:“在下祝行,這位是我姐姐,洛葵,”停了停,看著鴨鴨繼續道:“這位是我表哥,洛鴨。”

    恩炎一愣,立刻反應過來,“祝道友洛道友。”

    雖然他心中詫異,一只與洛小姐有著主仆契約的鴨妖怎么會是祝道友的表哥,但也沒表現出來,畢竟這是別人家事。

    恩炎話一說完,就聽見身后傳來的嗤笑聲,垂眸瞥了一眼,握緊拳頭收回了目光,不予理會。

    那笑聲越來越大,“我當是哪兒的狗呢,原來變成祝家養的一條狗了啊,哈哈哈!”

    洛葵看了過去,不出所料,是那天找恩炎茬的幾人。

    恩炎氣得滿臉通紅,隨即又忍耐了下來。

    “碧鯤派的卿卿小師妹,那滋味,可……”

    令人惡心的話還沒說完,那人便被一股力道掐住脖子,直沖出去。

    直到撞上后方的房間,才發出一聲巨響,砸進了屋內。

    祝行收回了手,冷眼看著辛家人。

    那日為首的男子剛要上前,便被從后方伸出的一只手拉住,人還沒露面聲音倒先響了起來。

    “祝小公子,性子還是那么暴躁啊。”

    辛家人立刻讓開,這時候,洛葵才看到,說話之人的樣子。

    系列之你的夫君已下線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