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491-41648491/

第二百四十六章哪頭最肥
    周繼國跟著付磊一起去了后院,看到豬圈里的幾頭大肥豬后,他整個人都處在震驚當中回不過神來。

    大姐這是給這些豬吃了催肥劑吧,要不怎么就幾個月的功夫,原本那么點大的豬就跟吹氣球一樣,一個個的都變的肥頭大耳的在豬圈里哼哧哼哧的叫。

    “這、這、這……怎么可能!”周繼國哆嗦著手指著豬圈里的豬。

    “怎么就不可能了,我今兒就告訴你,這很可能,這幾頭豬我是看著由這么大一點點長成這樣的,我是……又喂食又鏟屎的,容易嗎。”付磊本來想說又當爹又當媽的,但是想想這話好像不對,出嘴的時候趕緊的就改了詞。

    “你們都給它們喂啥吃了?”周繼國的手指頭還一直在抖著呢,伸在半空中,看那樣一時半會好像收不回來了。

    “就喂你姐在地窖里存的蘆葦唄,還能喂啥!”付磊覺得他問這個問題太沒腦子了,他家啥情況,就算是有點余糧吧,也不可能用糧食喂這幾頭豬啊,那樣的話他們幾個就得扎脖。

    周繼國當然知道,但是他就是不相信啊,喂草就能把豬喂得這么胖,讓后世那些風靡網絡的豬飼料情何以堪。

    再說要是光喂草就能養肥豬,那養豬的成本得降低多少啊,以后靠著養豬他們家是不是就能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了。

    雖然大姐之前養鵪鶉也賺了不少,但是鵪鶉和豬那就不能比,要不可以試試,現在拉出去一頭豬,放出風聲去,用不到十分鐘,老百姓就能把整頭豬都搶沒了,豬尾巴都不能剩下。

    “哎,別光看啊,你幫我瞧瞧,這幾頭豬哪頭最肥?”付磊站在豬圈外,一副指點江山的模樣,“那個臉上長痦子的那個你看到了嗎,是不是比別的肥點?”

    周繼國下意識的在豬圈里找臉上長痦子的,結果長痦子的沒找到,到是看到一個臉上有個黑白斑點的肥豬。

    “哎呀,你咋這么笨呢,就是那只,鼻子和一只眼睛上有一塊黑斑那個。”付磊以為他沒找到,特意用手指了一下在邊上正仰頭看著他們的肥豬。

    因為豬媽媽是個白皮膚的,所以小豬們也都是白底的,不過有幾個可能是隨了爸爸,身上不同部分出現了不和諧的黑色斑點。

    付磊可沒那閑情逸致給它們起名字,所以就以它們身上的黑斑所在位置進行區分。

    “看到了。”周繼國皺眉說道,他又沒眼瞎,豬圈里就那么一只臉上有黑斑的。

    “那你看看,它是不是這里面最胖的?我跟你說啊,平時我喂它們食的時候,我就觀察過了,它是搶的最兇的一個。”所以說搶的食越多長得當然就越胖了,他就是這么判斷的。

    周繼國下意識的就順著他的話比較起幾只豬的胖瘦來,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它比別的豬胖來。

    “我都尋思好了,等年前就把它殺了吃肉。不過你要回老家,就沒這口福了,哎呀,我想起豬肉燉酸菜、紅燒肉、扣肘子,我這哈喇子就有些控制不住。”付磊在想到要殺豬的時候就已經把目標琢磨好了,要殺豬,當然就要選一只最肥的,而那只臉上長痦子那只,當然首當其選。

    周繼國讓他說的嘴里口水也開始泛濫了,轉頭就狠狠的瞪了大姐夫一眼,這人這輩子就這出息了,越不愛聽啥就越說啥,這跟在人傷口上撒鹽有啥區別。

    “行了,你也別瞪我,是你自己要回老家的,又不是我讓你走的。”付磊瞪了回去,然后喜滋滋的拿起旁邊的木桶就往外走,“我可沒空跟你在這干瞪眼了,眼瞅著要殺了,我得多喂幾頓看看還能不能催肥了,哎呦,想到那顫巍巍的豬肉片子,我這心啊,都跟著顫巍巍了。”

    周繼國看大姐夫就這么走了,他轉頭又狠狠的瞪了豬圈里那頭最肥的肥豬一眼,然后大踏步的走出了豬圈,他的去問問大姐到底怎么回事。

    只是他見到大姐的第一句話就是埋怨,“大姐,都怨你,這幾個月一到周末你就讓我出去到處跑,咱家豬都長這么大了,我今天才知道。”

    周思寧都沒惜的搭理他,這人跟付磊混的時間長了,啥老城穩重啥的都丟到爪哇國去了,見天跟著付磊一樣,沒個正行。

    周繼國看被無視了,自己有些訕訕的,趕緊往大姐身邊挪了挪,臉上堆上笑容,一臉討好的問道:“大姐,你那個蘆葦飼料啥的是咋回事啊,咋豬吃了長膘那么快呢,你有啥訣竅啊?”

    “嗯,這個飼料我是聽咱村里那個養豬的老劉頭說過,不過他也就是喝醉的時候說那么一嘴,說是可好使了,我心里就記下了,這次來到這邊看蘆葦那么多,我就想試試看,反正這東西不要錢,就是不好使也沒啥,就搭一些力氣唄,沒想到那老劉頭說的還真對,豬吃了蹭蹭的長肉。”周思寧編的這個理由有些不走心,不過她還真不知道咋解釋好,所以他們就對付著聽吧。

    周繼國聽了一臉的不相信,大姐說的那個養豬的老劉頭他也認識,聽說解放前是專門給地主家養豬的,解放后他自己在家也養,可能是經驗足,他養的豬確實比別人家的肥,但是他也從來沒聽說過老劉頭家的豬三個月就出欄啊。

    要是老劉頭真的知道這個特殊的方法,為啥他自己不用?這哪哪都是漏洞啊。

    “這個誰知道呢,可能是咱們那沒有蘆葦,他就是想弄這個飼料也弄不到吧。”周思寧光棍的說道。

    她說的也不是假話,當初她剛重生到周家的時候,也想過要靠著養豬發家致富,可是那邊山上植被都少,蘆葦更是沒有,所以她當時想養豬都沒辦法。

    “這個到也是。”周繼國尋思了下,跟著艱難的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大姐的說法,“姐,這個事咱還是別到處宣傳的好,就咱自己家這幾個人知道就行。”他考慮的比較多,這方法要是被別人知道了,還不一定興起啥風浪呢,這要是二十年后,那他也沒啥顧忌,但是眼瞅著要到那幾年了,萬事還是低調點的好。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