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491-39688002/

第九十三章咱倆換
    最后,周繼國連李如翠也沒放過,給她分配了一個洗衣服的活計。

    她當然不愿意了,平時跟著老頭子下地就已經夠累了,要是每天回家還要洗衣服,那她還生閨女出來干啥的。

    不過她的反對又讓周繼國一句話給擋了回去。

    “我大姐也不小了,眼瞅著就能嫁人了,你現在還讓她洗我爹的褲衩子,出去讓人看到了不笑話嗎,就是不笑話你背后也笑話我爹啊。”

    周大丫這么大了,就是和親爹之間也應該有點避諱了,這是正常的。

    李如翠到沒咋地,周耀森鬧了個大紅臉,當即就拍板,以后他們老兩口的衣服都讓李如翠洗,剩下幾兄弟的外衣還交給周思寧洗,內褲啥的都自己洗自己的。

    周思寧對這個決定絕對是舉雙手雙腳贊同,為了這個事情,她已經愁了好幾個月了,現在可好了,終于不用再受折磨了。

    “家里這些活都讓咱們給分了,那大丫在家干啥?不會咱一個個都忙得要死,她在家享清福吧。”李如翠心里不舒服。

    這么大歲數了,老頭子支使她干活她就不說啥了,沒想到大兒子居然也開始支使她起來。

    “大丫也不能閑著,家里活少了,那以后就多跑跑后山,多割點那個什么草回來,家里這么大地方,多曬點也能多換點錢,以后你們的彩禮嫁妝啥的,爹也能給你們準備的豐厚點。”這個周耀森早就打算好了,既然知道這東西能賣錢,而且還不耽誤地里的活,這錢肯定是要賺的,“這個事還只能是大丫去做,咱們要是把地里的活扔了,都去山上割藥草,不用三五天的功夫,村里人肯定都知道咋回事了,那時候大家都上山去割,山上哪有那么多藥草啊,再說就是有那么多藥草,那價格也肯定賣不上去,所以咱們還是該干什么干什么,大丫還像之前那樣,上山就割一背簍回來,要是有人問你,你就說你娘身子不爽利,需要這個泡水。”他到是想的通透,并且把理由都給她編好了。

    周繼國皺眉,有些不滿意,他剛想辦法把大姐肩上的擔子卸下來點,結果他爹轉頭又給大姐套上了新的小夾板,其實在這事曝光之后,他們對這樣的情況都有所預料,只是真的到了這個時候,心里還是不舒服。

    “嗯,行,我一定多割草多給家里賺錢。”周思寧到是答應的痛快,因為她早就想好了對策了。

    秋收過后,周家人各就各位,在周耀森和周繼國雙重監督下,答應干什么就真的去干什么了。

    李如翠每天還是跟著周耀森下地,中午吃完飯以后卻不能馬上歇晌,她還得先把周耀森換下來的臟衣服洗了才行。雖然她干的不情不愿,罵罵咧咧的,但是最終還是干了。

    周家幾兄弟也跟他們承諾的一樣。

    周繼富每天早上都被周繼國給叫醒,然后去地里挖地瓜,早上拎回來兩筐地瓜他才有早飯吃,之后上學,下午放學也不能隨便到處玩去了,還是去地里挖地瓜,下午沒挖夠四筐,等周繼國回家他就得挨揍。

    周繼民照顧菜園子很上心,澆水施肥都不用人催,后來周家人才知道,他這么上心是因為嘴饞,菜園子里的所有蔬菜就沒有沒遭過他毒手的。

    周繼強也成了喂豬小能手,后來周耀森干脆把打掃豬圈的活也扔給了他。

    最小的周繼勝很聰明,跟周思寧學了兩天刷碗,然后就能獨立上崗了,這下周思寧可算是從繁重的家務中徹底的解脫出來了。

    現在她只要按點回家,做做飯就完事,其他的都有人代勞。

    這心情舒暢了,手上的小鋤頭揮舞的那就更加的起勁了。

    秋收后,她已經把白天上山的重心從割薄荷和艾蒿轉移到了挖黃芪和防風等藥材。

    每天上山先刨兩筐黃芪背回家,然后最后一趟在割點艾蒿回去交差。

    周耀森到是每天回家都會問一問今天割了多少,也會翻看一下晾曬情況,李如翠就只會挑刺說她割得太少,說她偷懶干活不用心。

    開始幾天周思寧都忍了,畢竟自己私下里確實干私活了,可是這成天沒完沒了的,周耀森在旁邊聽著也不管,估計也是存著敲打她的意思。沒半個月周思寧就不干了。

    “娘,你要是嫌棄我割的少,那咱倆換換,你去山上割藥草,我跟我爹去地里干活,你看這怎么樣?”不是周思寧看不起李如翠,就她那懶樣,油瓶子倒了都不帶扶一把的手,讓她上山更是白扯。

    “這可是你說的,你以為那點藥草只有你會割咋地,我去就我去。”李如翠說著話的時候,眼睛始終瞄著周耀森呢,也是想看看老頭子的意見。

    她早就看不順眼大丫活這么輕松了,要是真能換換也好,不就是上山割點草嗎,咋不比在地里干活強啊。

    這些天她也沒少跟老頭子吹枕頭風,至于好不好使,看周耀森現在的表情就知道了。

    “行,既然大丫想跟你娘換換,那就換兩天試試看。”他還是答應了,不過話沒說死,因為他心里也不踏實。

    “哎,這就對了,我是她娘,她從小就是我教的,大丫都能干得我咋就干不得呢,你就瞧好吧。”李如翠興奮了,對自己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向往。

    “行了,你別在這看著了,趕緊做飯去。”李如翠達到目的,回頭就要攆人。

    周思寧也不跟她計較,今天她就在做一頓飯,等明個就要看李如翠的本事了。

    周繼國回來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簡直都無語了,“你咋能說這樣的話,你知不知道下地干活多累。”

    當閨女的也就這兩年能松快點,等嫁了人當了人家兒媳婦后,那就得跟個男人一樣使喚,想不下地都不行,大姐怎么還有福不會享呢,可愁死他了。

    “我這不是煩了她天天在我耳邊嘮叨嗎,你都不知道,見天的挑刺,她啥意思我還能看不出來啊,既然她想干,那就讓給她干干,我相信過不了幾天,咱爹還得求著我把這活接過去。”周思寧嘿嘿賊笑了幾聲。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