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282-41648526/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朝中不太平
    “死了?”

    鐘飛不敢相信的看著司馬懿,嵇康的死也是夠意外了,現在如今那個彈劾嵇康和嵇穆的官員都死了,這就讓鐘飛很震驚了。

    司馬懿看著鐘飛點了點頭說就是一個時辰以前,是服毒自殺的。

    “服毒?為何服毒?”

    鐘飛聽了后也是不解了,按理來說服毒自殺沒有必要啊這個官員只是彈劾,如果說是服毒自殺那說法就多了。

    要么是嵇康是被誣陷的,怕事情敗露所以服毒自殺。

    還有就是一種,這個服毒自殺的官員不過就是別人的棋子被人使喚了,達成了目的之后直接是被人殺了滅口害怕事情敗露,鐘飛也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司馬懿,司馬懿聽了后也是點了點頭說自己也是覺得是這樣的,還說嵇康的死再到官員的死都太過蹊蹺,嵇康可以肯定是被人殺害的。

    那么這個官員突然服毒自殺,那么就說明殺害嵇康的以及是致使這個官員的幕后主使,恐怕就是同一個人了。

    “我贊同丞相您的看法,不過服毒自殺我覺得怎么都不可能,恐怕是被人下毒謀殺的。”

    鐘飛點了點頭,隨后也是看著司馬懿問。

    “你不覺得這兩件事兒,和魏王魯王以及是仲謀的死都很相似嘛?”

    司馬懿聽了后也是想到了什么,隨后也是回味了起來,也是發現鐘飛說的確實沒錯,這幾個單獨來看似乎聯系不到一起,但是全部連起來似乎都有相似之處。

    孫權當初也是死的很蹊蹺,明知道是被人毒害的但是卻找不出兇手是誰,魏王在回來的路上被山賊給殺了,魯王死前大喊自己被騙,再到今天的嵇康被人殺害,官員自己是服毒身亡,這些事兒都是蹊蹺不已。

    “老丞相的意思是···這幾個事件搞不好是同一個人做的?”

    鐘飛也是嘆了口氣點了點頭,說自己確實是這么想的。

    “仲達啊,如今的朝堂似乎并不像表面這么和睦和和諧啊。”

    司馬懿聽了這話也是問鐘飛這話是什么意思,還希望鐘飛能夠說明了。

    鐘飛看著司馬懿也是說道。

    “仲達啊,我如今都已經是八十四了,你如今多少歲了?”

    司馬懿聽了后也是說自己只不過是比鐘飛小八歲,如今已經是七十六了。

    鐘飛聽了后也是微微一笑。

    “是啊,仲達,如今朝堂之中,地位和名望恐怕沒有人能夠超過你我,但是你仔細想想,如今我們都已經是老朽了,活不了多久了,如果我們死了之后,你覺得朝堂會怎么樣,陛下會怎么樣?”

    司馬懿聽到這兒也是突然冒冷汗,瞪大了眼睛看著鐘飛說道。

    “我們在朝堂已經是很多年了,如果我們兩個接連去世,自然是會被人接替職位,下面一直壓著的官員自然是會升遷,陛下···陛下如今年幼,如果遇到了權臣,恐怕····”

    說到這兒司馬懿不敢再說下去,顯然這件事兒讓他不敢再說下去,如果權臣掌權,恐怕會回到當初的董卓亂天下的時期。

    “是啊,我們兩個死了之后,下面被我們壓住一直不能升遷的官員自然是會升遷,可是你要知道仲達,如今的朝堂大部分都已經是通過高考入朝的,誰人不想往上爬?誰人不想連升三級?或者是一步登天。”

    但是坐到鐘飛和司馬懿這個位置他們自己最清楚,最開始坐上這個位置的時候要受到很多人的目光,甚至會有人不服你各種彈劾和莫須有的罪名都有可能突然出現到你頭上來,那個時候才是最有壓力的時候。

    再者現在朝堂大部分都是年輕人為主,誰會服誰?你能當三公為什么我就不能當三公?如果高位者直接是動用權利甚至直接是用血腥手段排除異己,如果出現了這種情況恐怕朝堂甚至是天下都會亂。

    “丞相所言極是啊,這也不得不是一個問題。”

    鐘飛聽了后也是說其實自己也不想做了,年紀大了身體也不行了,如果不是先帝臨終托孤再加上如今陛下和太后孤兒寡母勢單力薄的話恐怕自己已經是在家中養老了。

    司馬懿聽了后也是說自己何嘗不是啊,隨后也是問鐘飛說鐘飛這話的意思是想說如果這幾個案件的猜想成立,兇手就在朝堂之中。

    鐘飛點了點頭說兇手一直都在朝堂之中,也不可能不是朝堂中人,死的這些人可都是政治人物,如果是仇家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既然丞相所言兇手是朝中之人,那么會是誰呢?要知道此前仲謀死的時候我們也是查了朝中之人,可是這些人都沒有問題啊。”

    鐘飛也是點了點頭說這也是最麻煩的情況,就從這兒來看恐怕兇手在朝中暗中勢力很強,所以就算他們親自搜查恐怕都已經是沒有用了,搞不好證據或者是證人早就是被他們清除掉了。

    司馬懿聽了后也是心想如今朝堂如此兇險,他們這下該怎么辦,要知道現在這個情況他們在明,兇手在暗,稍有不慎恐怕都會出事兒,司馬懿也是告訴鐘飛自從孫權的事情出來了之后自己每次吃飯都要用銀針試毒,也要讓下人先嘗。

    鐘飛聽了后也是點了點頭說自己也是一樣,之前兒子們不放心,所以也是這么興的。

    “仲達啊···朝堂現在似乎有些東西再開始改變了,我們兩個人應該謹慎了,盡可能想盡辦法把兇手給抓出來,兇手有如此手段和勢力,如果你我相繼去世,恐怕陛下和太后根本沒有辦法。”

    司馬懿點了點頭隨后也是說這是自然,然后問鐘飛但是他們現在找不出兇手,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把兇手給找出來。

    鐘飛坐在大堂之上也是看著司馬懿讓他繼續派人暗中查,孫權的事情以及是魯王還有魏王的事情,包括今天嵇康以及是服毒自殺官員的事情加派人手去抓,至于朝中····

    “仲達過來附耳過來。”

    鐘飛看著司馬懿也是招了招手。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