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979-41648459/

第三百四十五章 暴雨將近
    在年初的時候,JYP就已經對外公布了一男一女兩個組合團體的企劃預告,好不容易GOT7的出道計劃提上了日程,現在唯獨只差6Mix。

    “全都說出來嘛。”李昌澤雙手抱著胳膊,喃喃自語道。“真要全部抖出來的話,你可能難以招架哦。”他坐在會議桌的右手處,猶如一個局外人般觀望著眼前的場景,樸振英還在繼續自顧自地講著。

    “JYP都已經沉寂了這么久,現在急需一次爆發來向所有人證明。”

    “證明什么?”之前反駁他的人,伸手扶了下鏡框,緩緩抬起頭,銳利的目光透過鏡框,直直地盯著他的雙眼。

    “這還用說嘛。”樸振英堅持自己的想法,“以JYP現在的實力,依舊能稱得上三大娛樂經紀公司之一,我,樸振英,根本就沒有所謂江郎才盡這一說。”

    “這我想做個發言。”李昌澤這時候舉起了手。

    “你想說什么?”樸振英迅速將目光移至他身上。

    “樸社長可別誤會哦。”李昌澤無奈地笑了笑,雙手緩緩舉至肩頭。“我并不是針對你的全部言論,我只想問一下樸社長,您口中所謂的‘有問題’的決策還少嗎?”這句話說完,李昌澤的嘴角便微微向上揚起,含在當中的盡是諷刺的意思。

    樸振英心頭隱約泛起不祥的預感,那件事又要被提到了。

    “樸社長沒話說了嗎?”李昌澤身子緊接著椅背,微微抬起頭。“那我就舉例子說說吧,當年如日中天的Wonder Girls,在復古三部曲后,地位完全算是南朝鮮第一女團,而《Nobody》的火熱程度不僅限于南朝鮮,在亞洲范圍內的傳唱度也很廣泛。不過不過。”說到這兒,李昌澤便如同惋惜般,輕搖著頭。

    在所有當場人的視角,能很明顯看到樸振英臉上的沉悶和糾結。而李昌澤的發言還在繼續,部分人像是被他說動般,紛紛點著頭應和,而接下來便是。

    “也不知道是因為哪位決策人執著的夢想,將Wonder Girls送去了大洋彼岸的USA發現,我想結果就不需要我來說了吧,樸社長?”

    樸振英聞言緊咬著牙關,兩手拇指的指尖緊握著,幾乎要陷入皮肉當中。

    “不提開拓USA的市場了,到頭來連南朝鮮本土的市場都拱手讓給了最大的競爭對手,少女時代。”

    “但是,后來的2PM和2AM兩個組合,反響不是很熱烈嗎?”樸振英試著進行最后蒼白的解釋。

    “2AM走的本就是抒情路線,在南朝鮮的反響幾乎其微,而2PM。”似乎是感到口渴,李昌澤拿起桌旁的杯子,將杯中已經涼透的咖啡,一口氣灌入了喉中。

    “如果那件事沒有發生的話,2PM或許真能成為JYP登頂韓國的男團,但最后卻也只是不了了之,不還是因為樸社長的處理不當。”

    這根本就不應該列在范圍!樸振英幾乎要將這句話怒吼而出,但出于唱歌,他還是將其壓在心間,他最后的防線似乎也將近崩潰。整個人重重地坐在椅子上。

    會議結束后,在離開會議室的時候,李昌澤也故意瞟了眼坐在主位上的樸振英,這場會議終于還是以他的失敗而收尾。看著他視線緊盯著天花板,整個人陷入了沉思。李昌澤冷笑了一聲,隨后跟著其他人走出了會議室。

    ——————————————————

    “對于他的評價,我只想說。”李昌澤上身緊靠著椅背,微微揚起了嘴角,“他始終都沒有身為老板的那種覺悟。”

    “您說的覺悟指的是?”

    “當然是對公司的規劃和管理方面,完全就不像是個老板的樣子。”他雙手搭在腦后,仰靠著椅背,之前的冷笑再度回到他臉上,笑容掛在他的嘴邊,愜意地享受著車載音響里的音樂。“機會永遠都是留給那些做了準備的人。”

    ——————————————————

    “歐巴,你怎么了?”

    “哦,沒什么。”聽到面前傳來說話的聲音,金圣祐匆忙將目光從方盒上面移開,微微抬起頭。“我只是想到這個小丑的原型可能就是大衛先生。”

    “為什么會是大衛先生呢?”名井南直勾勾地盯著他手中的玩偶,然后,又看向金圣祐,他微微點著頭。

    “我想這小玩意兒應該是根據他那張《Ashes To Ashes》中的小丑造型制作的,你看。”金圣祐拿出手機,指尖隨意在屏幕上觸碰了幾下,便轉向名井南那邊。

    “啊?是這樣嘛……”名井南先是看了看屏幕上的圖片,再看了看玩偶,造型上確實沒有很大的差異。那這么說來的話,當時的那位大哥哥很可能就是在扮演大衛先生的角色。

    “那個,小南……”

    “嗯,圣祐歐巴?”回過神來,名井南疑惑地看著他。

    “那個,以后練習結束之后。”金圣祐走上前,將手搭在她頭頂,輕聲說道,“就盡量跟著Sana一起回來吧,畢竟你來南朝鮮還沒多久,無論路段還是該換乘的地鐵,都還不怎么熟悉,而且。”金圣祐刻意加重了說話的語氣,“今天還好遇到了我們,不然再遇到那樣的人,你可能沒辦法應付。”

    “嗯,我明白了。”名井南雙手握在身前,微微低下頭,“我下次會注意點的。”

    面前的人,名井南感覺他說話的語氣像極了自己遠在RB的父親和二哥。她低下頭,雙手緊緊抓著衣服的邊角,朝著他說道:“那個圣祐歐巴,以后可以的話,我可以直接稱呼你歐尼醬嗎?”

    “歐尼醬?”金圣祐略微歪著頭,“怎么突然想這樣稱呼我了?”

    “因為,怎么說呢。”名井南緊咬著嘴唇,抬起了目光,“我感覺圣祐歐巴很像我的那個二哥,無論說話語氣還是行為舉止。”

    “這樣啊。”金圣祐朝她笑了笑,“可以啊。”

    “那歐尼醬。”名井南羞澀地抿著嘴唇,靠近了他那邊,伸出雙臂緩緩攬住了他的腰,整張臉埋入他懷中,跟小時候在二哥面前撒嬌的場景一模一樣。

    “嗯,小南?你這是?”

    “今天很感謝歐尼醬幫我解圍。”名井南抬頭看他。

    “沒,沒事。”金圣祐臉上強擠著笑容,抬起的雙手,不知該放在何處,在半空游移著,無處安放。“下次,稍微注意點哦……”

    “我會注意的,歐尼醬。”不懂是不是因為內心起伏的情緒。她緊緊地閉著眼睛,我好想你們,各位!不知何時,眼角泛起了淚珠,無聲地哭泣著。

    “嗯。”隱約間傳來了少女抽泣的聲音,金圣祐這時候才用手輕揉著她頭頂的軟發。

    “乖,不哭了。”他耐心地如同在安慰一個孩子般。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