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61-41648505/

第六百三十六章 因禍得福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何路深也想知道,他到底對傅非倩哪一點不夠好?為什么她要背著他做這種惡心的丑事?

    隨著章大強的爆料,更多往事被公之于眾,很多人并不清楚當年傅非倩和何路深分手的內幕,現在大家什么都知道了,他們感覺自己仿佛看了一場狗血言情劇,哦不,何總裁的感情糾葛比狗血劇還狗血。

    自己渣、冷血非要女朋友墮.胎,又為這件事糾結六年,深陷良心拷問,還被前任以此為由“欺負”了六年,最后發現到頭來,那孩子tm跟自己半毛錢關系都沒有,這是何等的傻缺啊!

    何路深現在被網友們親切的稱為“忍者神龜”。

    看似何路深把自己的隱私暴露在公眾面前一招臭到不行的臭棋,然而他卻一不小心,因禍得福了。

    首先是《漢宮秋月》的票房。

    那個男記者大鬧首映式,不僅沒有對《漢宮秋月》造成一丁點影響,反而勾起大家對這部電影的興趣,因為劉嫚在首映式上懟男記者的那番說辭太漂亮了。

    《漢宮秋月》第一天票房就到達了9000萬,位列所有上映電影票房第二,第一名是一部剛上映的好萊塢大片。

    電影院順勢馬上增加場次。

    又正值傅非倩被捕、何路深被綠的新聞在網絡上持續發酵,何路深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本來是一個薄情的花花公子,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己以為玩弄女人的感情,卻反而被對方玩弄了。各方輿論莫名覺得他也挺可憐的:

    “我很佩服何大少,為了報仇,他連臉都不要了,別說豪門公子,普通男人都不愿意把丑事拿出來給人說道。說明他很大氣,沒有把顏面看得比正義還重要。”

    “相比較其他老板,何路深已經算不錯了,劉嫚不是說了嗎,楊華月出事后,他出錢又出力,還積極報警,配合警察取證什么的,我被他圈粉了!”

    “網上一些人說話真難聽,什么叫有錢人玩得起?有錢人活該?人家的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憑什么被不良居心的女人騙?”

    “雖然我一個月收入只有5000元,但我還是很可憐日收入至少有500000元的何總裁,為了支持他,我也去貢獻一點票房吧。”

    “《漢宮秋月》是何路深投資的,如果大家可憐他,想安慰他,就買票去看電影,他一定能高興的。”

    ……

    何路深的粉絲數開始奇異的攀升,喜歡他的人,理由千奇百怪。很多人走進電影院看《漢宮秋月》,不為劇情,不為男女主角,也不是跟風,僅僅是為了鼓勵何路深重新振作起來。

    因此,《漢宮秋月》上映第二天,票房終于破了億,超過那部好萊塢大片,位列所有上映電影票房第一。

    這么優異的成績讓處心積慮希望何路深滾蛋的大股東愿望落空,也讓何路深的父親,放下了自己“四十米的大刀”。

    何路深想的沒錯,當何華光得知傅非倩流.產的事,以及被何路深瞞下來的片場事故,何華光的確氣得想把這個兒子狠狠教訓一頓。

    即使后面事情很快得到反轉,種種事實證明何路深是清白的,何華光依然氣不打一處來。傅非倩被捕,影響太惡劣,她作為女主角的《戰北風》不可能上映,除非重拍她所有的戲份,重拍當然需要大量資金,本來傅非倩就是何路深欽點的女主角,這些損失,從根本上來說,都是何路深的責任!

    先前《漢宮秋月》就已經因為何路深的任性,換過女主角,引起許多股東的不滿,這次來一遍,股東們八成要罵何路深做事如同兒戲!

    涉及到自身利益,華光傳媒的股東們肯定有話頭要說,何華光對兒子真的是恨鐵不成鋼啊。居然愚蠢到在女人跟前栽跟頭,但凡他聰明一點,不被這個女人耍得團團轉,《戰北風》的女主角也絕輪不到她頭上。

    不過看在《漢宮秋月》票房還行的份兒上,何華光覺得快過年了,自己還是給孩子留點面子吧。

    他在電話里叮囑何路深,務必去看望楊華月,帶上禮物和心意,要樹立自己正面的形象。

    這些形式主義都好辦!何路深提前一天讓屬下備好一車的禮物,第二天清早,他誠意十足的登門拜訪“小姐姐們”的工作室。他沒有提前跟劉嫚和喻湛講,也不想再麻煩他們,來得很突然。

    別墅的院子不大,何路深在大門外按響門鈴,過了一會兒,一個女人走出來,看到他和他身后的車,驚了一下,卻是轉身往里走。

    何路深:“??????”

    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招人煩了,見他跟見鬼一樣。

    何路深被晾了至少五分鐘,這個女人才再次出現,給他開了門。何路深以為她是保姆,隨意掃了她一眼,卻發現她姿容美得驚人,一點也不比劉嫚和傅非倩差。

    “你是‘小姐姐們’的成員嗎?上次劉嫚的慶功宴會,我怎么沒有見過你?”何路深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楚芋輕輕皺眉,這種輕佻的搭訕,她再熟悉不過,從學生時代起,總有老師、導演、富商用相同的方式接近她。一開始,單純的她輕易上鉤入套,后來她漸漸明白了套路,便一律無視。

    即使此刻面對的是何路深,也不例外。

    她沒有回答何路深的問題,只淡淡說了一句,“請進。”

    何路深感到有些尷尬,他竟然被異性無視了。

    這不科學啊!

    難道這個女人不認識他嗎?

    “我是何路深,”他挺正經的自我介紹道。

    楚芋也很正經的點了點頭,“您好,何先生。”

    何路深:“……”

    劉嫚在大眾面前為了大局著想,往何路深臉上貼金,替他編造好話,幫他塑料了一個關愛員工的好老板形象。

    但楚芋陪了楊華月一個月,非常清楚這位表面年輕多金帥氣的總裁,內里是何等的自私冷漠。在楊華月受傷之初,他除了用錢應付搪塞,沒有為她著想過半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