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117-37791962/

第1279章:她怕疼……
    到底是催情藥在蠢蠢欲動影響著他的神智,還是他早有了這樣的想法,只是一直邁不開那一步,只有借著催情藥才能做到這種程度,喬硯澤已經沒有心思去分析了。

    現在他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睡了她。

    有了這個念頭,身下女人的掙扎抗拒,在他看來,反倒有點欲拒還迎激發了他情慾的味道。

    房間里的溫度節節升高。

    男人的手指伸到了她的

    a處,岑曦也感覺到了他身那股今晚和她非做不可的強悍與侵虐,她心里也是有著兩種極端的情緒拉著她的理智與神經。

    一種是不能屈服妥協,他只是將她當成解藥,玩物。

    一種是她在被他親吻撫摸時身體不受控制的戰栗,將心底埋藏著那份喜歡勾了出來,甚至快要將之前他給予她的那些羞辱和利用都快擯棄——

    男人的吻從她耳廓落到唇瓣,再到鎖骨……他的眼神漆黑灼熱,輪廓緊繃,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

    豆大的汗水從他額頭滑落,順著他棱角分明的臉龐到線條流暢的下頜,莫名的性感。

    她推不開他,但也不想這樣屈服。

    她緊繃著身子,心想她只要不讓自己軟下來,他是無法得逞的。但她低估了他的耐心,她不放松,他也不急,一點一點親吻著她。

    她渾身像是無數螞蟻爬過。

    到底是未經人世,她哪里是他的對手,她雙手揪住他的頭發,將他從鎖骨處拉了起來,“你不要親了!”

    他的吻又重新落到她的唇瓣,挑開她的貝齒,霸道的讓她張開,強行喂入他伸進來的滾燙的舌。

    他的膝蓋,碰到了她細細的腿,她嚇得尖叫,“不要……”

    他充耳不聞,一邊深吻著她,一邊和她較量,兩人之間像極了博斗。

    但最終,落敗的是她。

    她渾身已經出了一層汗,最后像是妥協了一般,只能罵他出氣,“你是個混蛋!”

    “別忘了,是你先招惹這個混蛋的。”

    “我…那是為了……”

    他再次堵住她的唇,不讓她說出什么讓他不喜歡聽的話。

    直到她快要缺氧,他才松開她,他將肩膀遞到她唇邊,“疼的話,咬這里。”

    他還沒開始,岑曦泄憤似的咬住他臂膀。結果,他肌肉石更梆梆的,沒將他咬疼,倒是將她的牙咬酸了。

    她眼眶里滲出了點點水霧。

    他親了親她的眼睛,“怕嗎?”

    “我怕疼……”她雙手緊扣著他結實寬闊的肩膀,像是要去赴死刑一般,“我、我還沒有過男人。”

    他看著她盈盈的眼睛,紅紅的臉蛋,一顫一顫的長睫,他心頭一軟,“哦,那我輕點。”

    結果——

    “啊!”

    是哪個混蛋說輕點,結果讓她疼得快要痙攣的!

    果然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床的話半點不能信。

    他不僅接吻技術不好,那方面更是——

    岑曦用力咬著他的肩膀,眼眶里盤旋著的淚水掉了下來。

    心里委屈得不行。

    其實養父母沒有出事之前,她也是被他們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嬌氣的,柔弱的,水做的小人兒。

    岑曦以為他只是一次行了,結果第一次結束沒多久,他又碰了她第二次。

    身體里催情的藥物徹底解除之后,他躺在一邊,不知滿足還是沒滿足,摟著她,沉沉的睡著了。

    岑曦渾身難受得厲害,卻沒有半點睡意。

    她看著身邊的男人,他睡著后兩排濃密的睫毛垂下來,覆蓋住了那雙湛黑深邃的桃花眼,呼吸均勻,薄唇緊抿,一只手摟著她的腰,另只手落在她心口,帶著濃重的占有與壓迫感。

    身黏呼呼的,兩條腿更是處在打顫的狀態,很不舒服,岑曦壓根睡不著。

    她拉開男人的手,從床起來,進了浴室。

    站在鏡子前,看著雪白肌膚那些青紫斑斕的痕跡,她恨不得沖出去,一巴掌拍死那個男人。

    但也只能是想想。

    心里有些委屈,難受,惆悵,又有些空落落的。

    她不知道,如果明天他醒了,意識到他碰了她,會不會后悔?

    她閉了閉眼,兩行淚水從眼角滑落出來。

    站在花灑下,她洗了個澡。

    穿睡衣,她去到隔壁房間,睡到顧萌的床。

    第二天一清早,岑曦起床班去了。

    渾身都是酸痛的,脖子以下的肌膚,沒有一塊是好的。

    到了翻譯部,她聽說琳達請了長假,小幽看到岑曦的眼神,復雜又害怕,卻也不敢再亂嚼舌根,萬一被喬部長得知,豈不是要讓她落得和琳達一樣的下場?

    岑曦昨晚沒有休息好,又被人榨了休力,導致她班也沒什么精神。

    一整天都是昏昏沉沉的。

    她不知道那個男人從她公寓離開了沒有,她只知道,將近一天,他沒有聯系過她。

    估計他清醒了,后悔了吧?

    岑曦趴在辦公桌,眼眶泛起了紅暈,鼻頭酸澀不已。

    “岑曦,不許哭!”她開口警告自己。

    下次他若再找你,想占你便宜,你直接給他一箭!要讓他知道,你不是好欺負的!

    下班后,岑曦沒有直接回去,她加了會兒班,然后趴在桌子睡了一覺。

    醒來時,已經將近晚九點了。

    肚子餓得厲害,岑曦收拾好東西,下班。

    她去了趟商場,吃了點東西,又買了點東西,才回公寓。

    走進臥室,岑曦看到床的情形,她嚇得身子猛地往后退了兩步。

    原本她以為早離開的男人,正靠在床頭抽煙。他沒有穿衣服,腰間系著一條她的浴巾,肌理分明的結實胸膛以及壁壘分明的六塊腹肌露在外面,窗外淡白的月光以及煙頭忽明忽暗的猩紅,映照著他那張俊美妖孽又透著幾分冷銳的臉。

    他緩緩吐出一口煙霧,掀起眼皮,看著門口好似見了鬼一樣的女人,薄唇動了動,“看來你精力挺好,了一天班還野到這個時候才回來。”

    岑曦,“……”

    他的口吻,怎么好像這里是他家一樣,拜托,這是她的地盤好嗎?

    …………

    更完~凌晨有更新哈~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