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117-37791142/

第470章:深夜出現在她家浴室的男人
    薄衍體內燃燒著一股巖漿般的火焰。

    他猩紅著眼,狠狠將穆二少揍了一頓。

    穆二少暈了過去,但那還不足以平息他體內的火焰。

    熊熊燃燒著,好似要將他的心燒成灰燼。

    他離開了酒店。

    坐到出租車,他從褲兜里拿出一根香煙。

    司機看到他手臂還在流著血,又見他面色陰沉宛若地獄修羅,以為他是什么十惡不赦之人,嚇得瑟瑟發抖,“先、先生,我今晚不載客了。”

    薄衍低頭,將煙點燃。

    吐出一口煙霧后,他看向司機,報了他要去的地址。

    司機見他要去的是處高檔小區,他不敢再說什么,加快車速開了過去。

    到了小區外面,司機見后面男人沒有下車的意思,他心里直打鼓,猶豫著要不要報警。

    薄衍不停地吞云吐霧,一路,已經連著抽了好幾根煙。

    但體內的藥效,卻沒有絲毫減輕。

    氣息有些灼熱和紊亂。

    腦海不停迸射出一些畫面,他直接用手指掐熄還在燃著火苗的煙頭。

    給了司機錢,他推開車門,下車。

    司機待他一下車,猛打方向盤,像是甩掉了閻羅王一般。

    薄衍走進小區,他站在其一棟樓下,看向最頂層。

    那里亮著燈。

    削薄的唇,緊抿成了一條直線。

    細長的鳳眸里,寒意森森。

    ……

    顏婳回到家,奶媽見她臉色蒼白,擔心的問,“婳婳,哪里不舒服嗎?”

    顏婳搖搖頭,“奶媽,我沒事,有點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了。”

    顏婳進到房間,沖進浴室,打開水龍頭,用冷水洗了個臉。

    她從沒有做過壞事或者虧心事,沒想到,她的第一次,居然用在了薄衍身。

    她讓私家偵探查了穆二少,知道他是同性戀,不會對她怎么樣,才敢去找他。

    只是出沒想到,穆二少居然對薄衍有意思。

    當時他提出讓她配合他,她有過猶豫和掙扎。

    可是一想到薄衍對她的冷血和無情,還有在牢里見不到面的爹地……

    她和薄衍都已經決裂了,為什么還要在乎他的感受?

    他在顏家三四年時間,他何曾顧慮過她的感受?

    可是,這樣做之后,她并不覺得開心。

    只覺得心情異常沉重。

    不愿再多想,顏婳將浴缸放滿水,然后到酒柜拿了瓶酒。

    她連衣服都沒有脫,直接泡進浴缸。

    她沒有拿杯子,直接對著酒瓶喝。

    心,還是好疼好疼。

    不知道是心臟本身的疼,還是因為其他——

    這個時間,穆二少應該得到他想要的了吧!

    穆二少說,薄衍喝下那杯酒后,即便醒了,也會出現幻覺,他看到的,會是他喜歡和想要chuang的那個人!

    薄衍喜歡的……顏婳閉了閉眼,和他認識了好幾年,可她連他喜歡的人,都不知道是誰。

    他隱藏得太好,太深了!

    如果不是爹地被抓,陳倩倩對她吐出實情,他還會裝模作樣的欺瞞著她吧!

    不論發生什么事,他永遠都那么冷靜、淡漠、深沉,任何事都無法觸動他的情緒!

    顏婳吸了吸鼻子,她告訴自己,沒什么好后悔,更沒什么好怕的!

    他做初一,她做十五!

    起他對她的傷害,她現在所做的,不過是九牛一毛。

    顏婳喝了大半瓶酒,整個人也變得迷迷糊糊起來。

    都說一醉解千愁,果然是沒錯的——

    ……

    奶媽準備去睡覺,門鈴聲突然響起。

    奶媽走到玄關處,看了眼視頻。

    外面站著的,赫然是婳婳如今最恨的男人,也是顏家的姑爺。

    奶媽將門打開,剛準備說幾句難聽的話讓薄衍離開,卻在觸及到他眼底火焰般的猩紅后,狠狠窒住。

    “姑爺…不,薄先生,我不知道你怎么還有臉過來?”以前在顏家,奶媽最敬重的,除了老爺大小姐是這位姑爺。

    他平時寡言內斂,清俊冷漠,不喜和人交流。傭人們對他敬畏尊重,可誰都不曾想到,這樣一個人,竟是緝毒特種隊派來的臥底。

    “奶媽,我和顏婳現在還是合法夫妻。”薄衍越過奶媽,邁著修長雙腿,徑直顏婳房間走去。

    “薄先生……”

    薄衍轉身看了眼奶媽,身戾氣滋生,“奶媽,在我和顏婳沒離婚前,我和她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薄衍推開臥室門,將門反鎖。

    臥室里沒有女人的身影,薄衍看向緊閉的浴室門。

    他緊抿了下薄唇,沒有推門進去,而是走到窗邊,抽了根煙。

    體內巖漿般的火焰,讓他全身血液都在涌動。

    他分不清,那是慾火,還是怒火!

    婳婳那么單純的女孩兒,竟將那種陰暗的手段,使到了他身。

    她真是恨極了他啊!

    薄衍朝浴室門看了一眼,見她還沒出來,他捻熄煙蒂,邁開修長雙腿,朝浴室走去。

    浴室里。

    女孩兒泡在浴缸里,兩只潔白的手臂搭在浴缸邊緣,其一只手拿著喝了大半的紅酒瓶。

    清新水靈的臉覆著一層淡淡的酡紅,唇角微微翹著,哼著他聽不懂的小曲。

    看來,將他送給別的男人之后,她的心情很不錯啊!

    顏婳醉了,因此看到浴室里站著一抹清俊身影時,她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薄衍?你能不能不要陰魂不散的出現在我面前?”這些天,她一想到他,夜不能寐,心痛不已。

    好想將他快點從心里移除,可是三四年的愛戀,又豈是一朝一夕能忘懷的?

    恨他入骨,不過也是因為愛他入骨罷了!

    “我一點也不想看到你,你走遠一點!離開我的世界!”

    她用力將手的酒瓶扔向那道身影。

    薄衍閃身一躲,酒瓶險險擦過他肩膀,掉到地,碎成了片。

    顏婳眨了眨眼,發現那道身影還站在不遠處,冷冷看著她。她雙手握成拳頭,從浴缸里站起來,走到他跟前,用力朝他身砸去,“我讓你走遠點你聽不到嗎?”

    砸了一會兒,她才發現不對勁。

    這人難道不是她的幻覺?不然,她怎么砸都砸不走?

    可是不對啊,真正的薄衍,現在應該和穆二少在一起——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