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759-41648522/

第二百四十八章 長長久久
    “為什么?”宥云天很是奇怪這個叫長久的男子會這么說。

    長久聳了聳肩,似是毫不在意地說道,“沒什么,我只是覺得她待在其他的地方也會被有間也抓走的。這里多好啊,誰也不會想到,還能讓她跟她的亡母培養一下天人永隔的感情。”

    長久說的這話已經很是欠揍了,蕭素要不是看在他剛剛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她才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縱容這個家伙的。

    “什么,有間也對你下手了?撒須不在你身邊嗎?有間霖到底是什么辦事的?你怎么這么魯莽呢?!”

    “舅舅,我這不是沒事嗎?”

    “等你有事就晚了!早知道就不把你從那什么南宮誠身邊帶過來,還不如讓你這殘敗的身子在南宮誠身邊度過那后半生呢!叫你來干什么?送死嗎?!”

    “舅舅,這是我的選擇,我不后悔。”

    宥云天默然,是啊,現在說這些又有什么用呢。他拍了拍蕭素的頭,“我知道你懂事,從小就懂事,跟姐姐一樣,什么事情都往心里藏著,不高興也藏著,喜歡也藏著,就連鋒芒有時候也藏著。但是舅舅跟你說,凡事真的不可以逞強,否則保不住自己,也保不住其他人。”

    “我知道了,舅舅。”

    宥云天轉頭看向長久,打量了許久,才說道,“我知道你娘親定是什么都跟你說了,否則你也不會來中域了吧,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對小九能好一些,畢竟姐姐對待弦羅從未虧待過。”

    “我知道。”

    我是不會傷害蕭素,即使有些時候傷害到了蕭素,他的痛不亞于蕭素的痛。

    宥云天囑咐了一些事情就離開了,他有些事情要去跟有間霖說,有間也已經對蕭素下手了,那么他們的機會也將要到來了,他們等這個機會等了太久了,等得他抓心撓肺。

    等房間里只剩下蕭素和長久的時候,她剛想要說些什么,手腕就被長久抓住,她看著長久復雜的眸子,“怎么了?”

    “剛剛你舅舅他說,你離開南宮誠?為什么?”

    提及南宮誠,蕭素總是有些失控的,她一把甩開長久的手,冰冷地看著他,“與你無關。”

    長久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絲心痛,狀似無意地說道,“沒什么,我還指望你愛上我呢?沒想到你居然喜歡南越的攝政王殿下,看來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樣嘛。”

    “我喜歡誰都與你無關,我感謝你救了我,但是你無權對我的感情有任何發表意見。”

    “看來你很護著他嘛,我可是聽說那個南宮誠可是游戲人間,在南越連朝政都不管了,這樣的男人哪里配的上你啊,你不如看看我,我這樣的好樣貌,對待人一心一意。”

    蕭素瞥了長久一眼,“你除了這雙眼睛意外跟他絲毫不像,所以你以后別對我笑,我怕我忍不住將你的眼睛挖出來。”

    “挖出來干嘛?”

    “收藏。”

    長久嚇得抖了抖,看著蕭素似乎是在看著一個怪物,“你這女人的心思可真是惡毒,得不到人家,你就拿我的眼睛替代,惡毒,惡毒。”

    “是啊,我就是這么惡毒,我都已經得不到了,還不能找個替代品嗎?”

    “不可以。不可以找替代品的,我相信你啊,一定能俘獲那個叫南宮誠混蛋的心的,你看你長得這么好看。”

    蕭素好笑地看著他,“你剛剛才說還讓我考慮考慮你的,你現在這是什么情況?幫你情敵說話?”

    長久搖了搖頭,“不是,我只是覺得被你喜歡的人,卻不喜歡的你的人,一定是瞎了。說不定你努力努力,他就知道你的好了。”

    “我不需要他知道我的好,我只需要他知道的我的壞,忘了我,就好了。”

    “為什么?”長久都沒有發現自己的聲音已然變啞,每一次問蕭素問什么的時候,都是他心里最難受的時候。

    “因為我不想喜歡他了,太累了。”

    “累嗎?”長久的低聲自語沒有被蕭素聽見,他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蕭素倒也沒有攔他,只是她覺得這個長久有些奇怪,說的話也是頭不接尾的,突然她似是想起了忘記跟宥云天說長久中毒的事情了,也不知道現在追出去趕趟不趕趟。

    想到這里,蕭素就出門了,但是很不幸,蕭素是個路癡,在這么陰森幽暗的地方迷路,實在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情。

    于是因為她的迷路,她錯過了一場談話,一場讓她改變心意的談話。

    長久失魂落魄地出來,他靠在一顆大樹旁,身后的影子卻一直朝著他靠近,最后停留在離他還有三步的距離,“我沒想到堂堂攝政王殿下還有如此一面。”

    “本王也沒有想到宥云天前輩沒有揭穿本王的真面目。”

    “因為我覺得你不會傷害小九。”

    “旁人都知道我對蕭素譏諷惡語交加,也不知道前輩哪里來的自信?”

    “因為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眼睛里的光是藏不住的。”

    “前輩很有經驗嗎?”

    “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你會是弦羅的孩子,她過的真的不好嗎?”宥云天的語氣充滿了感慨和遺憾。

    南宮誠斂下眼眸,心里卻沒有打算回答宥云天這個問題,“你剛剛跟蕭素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你們到底背著我都做了些什么?換血?失蹤,瞞我?”

    提起換血的事情,宥云天眸光一閃,“有些事情我們旁人說了總是不算的,與其我們說了讓你們之間存在隔閡,不如你自己去發現,這一次我將小九交給你,你就用心去看看真相到底是什么樣的。”

    “其實我還是很期待你們的大婚的,小九應該會比她的娘親要幸福一點。”

    宥云天說完也不去看南宮誠的反應,直直朝著外面走去。

    蕭素好不容易找了正確的路,看到了宥云天離去的衣角,連忙奔跑過去,“舅舅,等等我,等等我。”

    宥云天聽到聲音回頭,看著蕭素向他奔來的樣子,似乎是看見了小時候的宥云非一般,笑了笑,“怎么?還有什么事情嗎?”

    “舅舅,我剛剛忘記跟你說了,長久他中了五花毒,舅舅能不能在外面給他配個藥送進來?”

    “這有什么的,跑這么快,交給舅舅吧,舅舅明日就給你送過來。”

    蕭素笑的開懷,“謝謝舅舅。”

    她卻沒有看見大樹下看著她的長久,他取名長久,意在南宮誠和蕭素長長久久。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