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627-41648463/

0603章 谷地之權力的游戲
    攻打符石城?!

    杰洛伯爵偷瞧魔山的神情,發覺魔山好像并無興趣。

    魔山心里想著先辦成海鷗鎮的事。

    “杰洛大人,我看見港口里停著很多谷地貴族的貿易船。你別否認這一點,我認得谷地貴族們的家徽。”

    “是的,公爵大人。海鷗鎮是谷地數十萬人對外貿易的一個港口城市,也是河間地東部百姓和貴族們最喜歡的一個貿易港口。海鷗鎮的右邊就是螃蟹灣,螃蟹灣和河間地的三叉戟河的河道相通相連,并通過紅叉河、藍叉河和綠叉河三條內陸大河的航道與河間地的許多城鎮順暢相通。谷地貴族很多商貿船在和河間地的諸多城鎮做生意,也跑狹海對岸的自由貿易城邦。”

    “我要把港口里的商貿船都帶走,會有什么不妥當嗎?”

    不妥當嗎?

    以魔山敢殺凱馮·蘭尼斯特的兇性,這就沒有妥當不妥當的問題。魔山這么說,只是給杰洛伯爵以尊重。

    魔山兵已入城,他要翻臉,杰洛伯爵知道自己無能為力。

    即使不打開城門,也避免不了魔山把港口里的船據為己有。

    “大人的戰艦已經夠多了吧。”杰洛伯爵陪笑道。

    “不,一點都不多。我要打造七國最強大的一支海軍艦隊,我希望能擁有最少五百艘主力戰艦,一百艘后勤、預備役和補給船。伯爵大人,我希望你能幫幫我,允許我帶走港口里的一些船。”魔山騎在赤煙獸上,比伯爵高了太多。氣勢逼人。

    如果僅靠三言兩語就得到上百艘船的話,無疑這是最節省成本的‘造船’方式了。

    杰洛伯爵懷疑自己聽錯了,他很吃驚的抬頭看向魔山:魔山要打造一支海軍艦隊,至少五百艘的主力戰艦?一百艘的后勤預備役和補給船隊?要知道,維斯特洛大陸上最強大的君主,也沒有達到五百艘戰艦。勞勃·拜拉席恩的巔峰尚武時代,最輝煌的那幾年,海軍艦隊的戰艦也沒有超過一百艘。

    杰洛伯爵難以相信魔山竟然有心思要強海軍?

    魔山覺得有必要補充一下,讓杰洛伯爵有一定的清醒認識:“伯爵大人,我在西境蘭尼斯港口俘獲了鐵群島的戰艦兩百七十余艘,加上我這里的一百余艘,距離五百艘戰艦的目標已經相差不多了。請大人這次務必要幫幫我。”魔山說得很客氣,但語氣其實一點都不客氣,絕沒有和杰洛伯爵相商的意思。

    他開口說了,就肯定要!

    “格雷果公爵大人,您看這樣行不行,港口里的谷地貴族們的商貿船,您拿走一半。狹海對岸的商貿船,還請公爵大人放行。我不希望留下惡名,從而影響外面的貨物流進來,我們的貨物流出去。“

    “好吧!”魔山說道,“我根據旗幟選船吧,同一家族有兩艘或者兩艘以上貿易船的,我留一艘下來給他們。”

    本就是別人的船,轉眼就變成了魔山施與他們的恩惠了!

    杰洛伯爵嗯嗯兩聲,語塞!

    其實谷地貴族們的商貿船又不是杰洛家族的,損失了,跟格拉夫森家族關系不大。唯一能受到的影響,就是貿易短期內減少,影響到了伯爵大人和艾林家族的稅收。

    在魔山和杰洛伯爵身后,克里岡軍團緩緩入城,最先進城的是克里岡騎兵——重甲騎兵在前,安蓋和朱莉率領的輕騎兵在后。

    城市里,家家戶戶都關緊了門窗。大街上空蕩蕩,一個閑雜人等都沒有。魔山進城了,他惡名之盛,令人恐懼回避。

    “公爵大人,谷地已經臣服,你還要拿走谷地貴族們的商貿船,恐怕會激起怨氣,影響到國王陛下的統一。”

    魔山盯著杰洛伯爵:”大人,沒有勞勃·艾林的宣誓效忠,沒有谷地領主的投降文書,甚至沒有一封臣服的領主印鑒信,小指頭讓你轉告的這個臣服,誠意不大。“

    “勞勃·艾林公爵的臣服書需要時間,大人。”

    “是的。“魔山審視的目光直視杰洛伯爵。他發覺伯爵的‘政治智慧’很有限。

    要知道魔山對谷地的威脅越大,處處破壞,攫取,令谷地越沒有辦法,小指頭就越能獲得掌控谷地的權力。這就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的‘里應外合’。當谷地的貴族們都對魔山的‘胡攪蠻纏’沒有辦法的時候,小指頭出面,如果只有他有辦法通過談判‘解決’掉魔山,于是,小指頭的威信就會很自然的豎立起來。

    魔山決定還是點一下小指頭的人——杰洛伯爵需要明白這個道理——小指頭來娶萊莎·徒利,真正要娶的,并不是那個肥胖到可怕的女人,而要娶的是谷地。

    杰洛伯爵愿意跟著小指頭混,自然也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海鷗鎮和家族利益,以魔山的實力,就算伯爵不開門,選擇戰斗,也不過是延緩一下魔山進城的時間。

    “杰洛伯爵大人,我聽說谷地貴族們都極力反對小指頭娶萊莎·徒利。”

    “是的,大人。”

    “這正是我率兵來這里的真正原因。”魔山刻意壓低聲音說道,“谷地貴族們需要大大的教訓。”

    壓低聲音的神情和秘密的味道自然而然的帶著陰謀的影子,這果然令杰洛伯爵立即跟上了小指頭和魔山的腳步。

    “如您所愿,公爵大人。”杰洛伯爵干凈利落的結束了在這些‘細枝末節’上的虛假托辭。原來魔山果然是培提爾·貝里席公爵大人的人,他率兵來此,是配合培提爾公爵收服谷地貴族們的。

    娶萊莎·徒利,就是娶谷地,杰洛伯爵對這一點是非常明白的。

    魔山心里嘆了一口氣。格拉夫森這個家族的人的政治智慧是有限的,杰洛伯爵父親在當年背叛了自己的領主,被先王勞勃一戰錘打死,但是命運的齒輪緊緊咬住了他們家族,依然給了他們在海鷗鎮屹立不倒的幸運。

    “大人,我還有一件小事,希望能得到大人的幫助。”魔山又道。

    魔山一直沒有說要去出兵攻打符石城!

    培提爾公爵大人說希望魔山即時去攻打符石城,魔山卻偏偏無動于衷,只字不提。杰洛伯爵內心起了一絲的警惕。”公爵大人,你盡管說,只要是我能幫到的,我一定會盡力相幫;如果我幫不到,我也會想辦法協助大人。“

    杰洛伯爵的話說得很漂亮。

    “很小的事情,我向伯爵大人借一百名海鷗鎮本地的裁縫吧。“

    海鷗鎮裁縫技術獨步七國,七國貴族們穿的最高檔的絲綢和各種各樣的考究禮服,幾乎都是在海鷗鎮縫制出來的。平民們的服裝也多是這里批量縫制,然后通過水運航道,流向全國各地的集市。

    百姓的吃、穿、住、行看起來普通平凡,無人在意,但其實都是大事。夯實了百姓們的吃、穿、住、行,在這基礎之上,才能建立起強大的軍事力量和經濟力量。

    杰洛伯爵立即應允:”大人想要海鷗鎮的裁縫,我給大人兩百名裁縫師傅帶走吧。“

    海鷗鎮最普通的手工藝人,就是裁縫。這里的平民們,幾乎家家都是會裁剪做衣服的裁縫。很多裁縫也坐船去到了狹海對岸開店鋪做衣服謀生,但海鷗鎮始終是裁縫們的強大根基之地。兩百名裁縫,可比不上一百條船,也比不上數萬金龍和數百車糧食。金龍和糧食,魔山開口借,即使是統一戰線的人,面對惡人魔山,杰洛伯爵多少都得給。

    而本地裁縫,普通平民,多給一百人與魔山,以結歡心!

    “多謝大人的慷慨。既然大人應允了給我船和裁縫師傅,我就不向大人借金龍和糧食了,我今晚去符石城,向羅伊斯伯爵借點錢和糧食。”

    “我愿協助大人夜晚攻打符石城,我們可以化妝成海盜,掩人耳目,大人。”

    “不,我會在占領了符石城后,豎起克里岡軍旗和托曼國王的王旗。”魔山淡淡說道,”谷地需要真正的臣服!和小指頭作對的貴族,都要被征服。如果大人不是小指頭最忠誠的盟友,我想我已經屠滅了海鷗鎮。“

    魔山平平淡淡的看了一眼杰洛伯爵,卻令伯爵臉上陪笑,后背卻冒出了冷汗。

    *

    鷹巢城。

    著名劍客林恩·科布瑞決定走山腹路下鷹巢城的第一段路。

    他上山坐吊籃在云霧中穿過的時候,向下一望,深不見底,抬頭向上看,頭頂上的纜繩深入云霄,絞盤的聲音嘰嘰嘎嘎的從云端傳下來,給人繩子隨時會斷裂的錯覺。

    絞盤設置在鷹巢城的廚房下面的一個地下房間里,一個藤編的吊籃,每次上下也只能最多坐三個人還不能放隨身的小藤箱,而這次一同憤而下山的人并不少。除了青銅約恩的一行人,林恩的哥哥科布瑞伯爵也一同下山,不肯參與萊莎和小指頭的婚禮。

    紅壘的雷德溫伯爵也選擇了下山。紅壘距離海鷗鎮不遠,如果魔山發作,打碎了海鷗鎮后,很容易就會把下一個攻擊的目標瞄準紅壘,雷德溫伯爵得回去做好防御準備。

    如此多的一行人,最后大家決定,在米亞·石東的率領下,走山腹中鑿出來的山路下山巔這段路。

    青銅約恩·羅伊斯選擇走在了雷德溫伯爵的身邊。兩位大人走在靠后的位置。

    “大人,小指頭和萊莎夫人結婚后,我相信他會很快成為峽谷守護者。”羅伊斯伯爵說道,“大人怎么看這件事情?”

    “我無法接受小指頭成為峽谷守護。”雷德溫伯爵坦言,“小指頭就是來攫取我們谷地人的權力的,這一點我相信大人也看得很清楚了。“

    “雷德溫大人,我計劃成立‘公義者聯盟’,反對小指頭成為峽谷守護,反對小指頭成為勞勃公爵的監護人,反對他和萊莎·徒利夫人一起掌管谷地,不知道大人愿意和我一起攜手嗎?”

    “我毫不猶豫的站在羅伊斯大人這邊!”雷德溫伯爵立即表態。

    “算我一個。”前面的林恩·科布瑞大喊過來,“大人,我要加入你的公義者聯盟。”

    林恩·科布瑞身材更加瘦削了,就好像他腰間的‘空寂女士’,他是谷地貴族中出了名的不喜歡女子,一頭齊肩的褐色長發仿佛暗示了他的脾氣暴躁。他在鷹巢城對萊莎·徒利死纏爛打了大半年,費盡了心思,最終沒能敵過小指頭,一無所獲,這口怨氣實在很深。

    “還有我!”萊昂諾·科布瑞伯爵也說道,“羅伊斯大人,在反對小指頭的事情上,怎么可能缺少了我呢。”

    “多謝各位大人愿意加入公義者聯盟,實不相瞞,我已經聯合了鐵橡城的安雅·韋伍德伯爵夫人,九星城的賽蒙·坦帕頓騎士、洪歌城的本內達·貝爾摩伯爵,我下山后,將召集羅伊斯家族的士兵,先圍困鷹巢城,切斷向山上輸送物資的道路。”

    *

    羅伊斯此言太過大膽,軍事逼宮,等同于在叛亂的邊緣瘋狂試探了。

    雷德溫伯爵、林恩爵士、萊昂諾·科布瑞伯爵都是一怔。

    羅伊斯敢公開說出來,說明他就是希望這個消息傳播給小指頭聽。這也是一種施壓方式。

    萊莎·徒利夫人把谷地貴族們反對小指頭的事情看得太簡單了,有了小指頭在身邊,萊莎·徒利就一切信賴小指頭,她認為就沒有小指頭解決不了的難題,這可能沒錯,小指頭的確看穿了羅伊斯的心思,他已經渡鴉傳信魔山,讓魔山先端了羅伊斯的老巢:符石城!

    谷地這個盆地王國里的權力游戲開始白熱化了。先前小指頭一人在谷地面對群雄獨撐局面,現在多了一個外援魔山,他自然更加不懼。

    *

    “大人,海鷗鎮還有魔山在虎視眈眈。我們應該先和魔山議和,再趕走小指頭。”雷德溫伯爵說道。雷德溫始終擔心紅壘被魔山襲擊。魔山是個沒有什么信譽的惡人,去年已經來紅壘敲詐過一次了,雷德溫伯爵擔心魔山第二次來更加順手。

    “雷德溫伯爵,我回到符石城,會立即給杰洛伯爵發送渡鴉,我們會和魔山取得和平協議的,如果魔山不好相處,我有心向北境王宣誓臣服,這樣河間地和谷地就能聯成一片,不懼蘭尼斯特和魔山了。”

    谷地貴族,大部分人心里都親近史塔克,反感蘭尼斯特!

    王宮里,還是蘭尼斯特家族的天下。有消息說,瑟曦·蘭尼斯特已經返回君臨,輔佐她的兒子執掌王權。

    羅伊斯如此說,很顯然也代表了賽蒙騎士,安雅·韋伍德夫人等貴族們的意愿。

    “大人,我擔心史塔克家族太遠了,而魔山就在這里。”雷德溫伯爵始終擔心這一點。

    前面,林恩·科布瑞一行人已經走得沒影了,那是因為地勢轉折道路崎嶇而山路狹小。在山腹中向下行走,他們還舉著火把。

    “伯爵放心,公義者聯盟就是一個整體,我會在符石城召開第一次公義者聯盟大會,到時候,大家擰成一股繩,先禮后兵,就無須懼怕魔山。”

    “……是……”雷德溫伯爵內心的擔憂難以排解。

    羅伊斯看出雷德溫伯爵的擔憂,羅伊斯并不懼怕魔山,他決定拉攏雷德溫家族,在谷地的百余家貴族中,紅壘的雷德溫家族實力很強大,是谷地八大家族之一。

    “伯爵大人,跟在林恩·科布瑞身邊的侍從是你最小的孩子米歇爾·雷德溫爵士吧。”

    “是的,羅伊斯大人。“

    “米歇爾爵士可否婚配?”

    “還沒有,大人。”

    “哦,我有一小女,從小請了大學士教她詩書禮儀,今年已經十四歲了,是我的掌上明珠,也還沒有婚配,如果雷德溫伯爵不嫌棄的話,我有心把小女嫁給米歇爾爵士,不知道大人……。”

    “是雅西娜·羅伊斯小姐么?”雷德溫伯爵又驚又喜。

    “是的。”

    “求之不得啊,大人。”

    雅西娜·羅伊斯小姐素有才名,身材小巧玲瓏,外表美貌、氣質優雅,知書達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