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157-41648493/

第1971章 見家長
    在凌司白的家里,戰思錦照顧了他一夜,早上九點,她就接到了母親的電話,她今天和老公都沒有去上班,中午特地在家里吃頓飯,他們希望戰思錦帶著凌司白一起回家。

    戰思錦也沒想到,父母的邀請來得這么快。

    但凌司白已經做好準備了,他知道不論遇上再大的阻礙和困難,他也一定會克服,因為他的世界,已經離不開她了。十點左右,戰思錦開著凌司白的車駛進自家的小區,凌司白也是第一次過來,他準備了幾樣比較營養價值的禮物。

    戰思錦把車停在自家院子里,就看見父母從大廳里迎接出來。

    “爸,媽。”戰思錦的眼神里,有著對父母的暗示意味。

    希望他們不要對凌司白過于挑惕和嚴厲。

    “叔叔,阿姨,你們好。”凌司白禮貌的面見未來的岳父岳母。

    “進,進屋坐吧”楚顏微笑相迎,第一次是真實的看著這個年輕人,她覺得喬伯口中的一表人才,還真是擔當得起啊

    女兒的眼光是不錯的,至少外表方面,凌司白已經非常合格了。

    “謝謝阿姨。”

    戰思錦笑著挽著他道,“你先進去,禮物我來拿,你手還受著傷。”

    “自家人,還帶什么禮物呀”楚顏客氣的說道。

    戰思錦拉著母親,“媽,跟我一起拿嘛這是他對你們的一份心意。”

    戰西揚迎著凌司白走進了大廳里,戰思錦和母親一起提了禮物進來。

    凌司白和戰西揚所從事的工作性質雖然不一樣,但是,兩個人都是醫學界的天才,所以,有著很多共同交流的話題。戰思錦則被母親拉到了花園的后面去摘菜去了。

    “哇,媽,你買了這么多的菜啊”戰思錦看著今天豐富的菜肴,有些驚訝。

    “司白不是受傷了嗎他一個人生活,怎么補身體,所以,我今天就好好做一頓飯給他補補。”

    “媽,那你教教我,有時間,我也學熬湯。”戰思錦忙道。

    楚顏笑看著懂事的女兒,笑著說道,“之前,我也要教你的,可是你不愿學,還說學煮飯頭大,怎么現在就樂意學了”

    戰思錦俏臉一羞,粘著母親道,“媽,那你教不教嘛你也不想以后你的女兒出嫁了,連頓飯都不會做吧那多丟你的臉啊”

    楚顏被逗笑,同時,也真正的意識到了,女大不中留這句話了。

    當然,女兒也是遲早要離開身邊的,只要她能過得幸福就好。

    “好,媽教你,以后就算嫁人了,離家近,也可以隨時回家吃飯”

    戰思錦捂嘴一笑,“對,以后我就常回家蹭飯吃。”

    在大廳里,戰西揚和凌司白也談到很多關于醫學方面的事情,氣氛也不會顯得沉悶,這也令凌司白了解到,戰西揚在他們小輩眼中,已經是非常高的前輩子。

    以前會覺得這樣的人,難于啟及,而現在,聊著天,才知道,他是一個性情隨和,非常好相處的長輩。

    在廚房里,戰思錦用心的記下母親煲湯的步驟,連炒菜都認真的學著,楚顏也把自已平常的本事教給她。

    楚顏的廚藝自從生了女兒之后,就非常有進步了,一路悉心的照顧女兒長大,看著她長大成人,而接下來的路,即將換一個人長期陪伴在她的身邊,一起成長,一起行走。

    楚顏做了一桌非常豐盛的飯菜,凌司白已經很久沒有如此熱鬧的吃過一頓飯了,以前只在喬伯家,能找到一個家的溫暖。

    而現在,他再一次找回了家的氣氛。

    “司白,多吃點,以后多和思錦回家吃飯,反正離得這么近嘛”楚顏招呼著他。

    “好的,阿姨。”凌司白抿唇微笑。

    “司白,你和思錦商量過婚禮這一塊嗎有沒有打算”戰西揚打聽著。

    凌司白和戰思錦立即相視一眼,說真得,他們還沒有考慮這一塊呢

    “我們……”凌司白正想要回答會近快考慮。

    然而,戰思錦已經啟口了,“我們已經在商量了,等我們商量好了,告訴你們。”

    凌司白的眼神里,閃過一抹感動,原來,不止是他想要盡快娶她回家,原來,她和他一樣的想法。

    “看你們如此情投意合,婚禮這一塊,早點商量也好,按你們的意思來。”戰西揚也不插手。

    “對,只是商量好了,要早點告訴我們,我們也好通知到我們這邊的親戚朋友。”

    “嗯”戰思錦笑著看向凌司白,“我們會盡快商量的。”

    凌司白點點頭,眼神里真情流露。

    吃完飯,戰思錦帶著他回到房間里聊天,凌司白也是第一次參觀她的閨房,一間收拾得干凈溫馨,散發著女孩香甜的房間。

    戰思錦拿起自已的照片薄,朝他分享著小時候的自已,凌司白也有幸觀看一些關于皇族的珍貴畫面。

    戰思錦的身上,流著尊貴的血統,骨子里也散發著堅強的性格。

    “這是我叔叔,以后,你有機會見到他。”戰思錦指著全家福里最尊貴的男人說道。

    “能見到他,是我畢生的榮幸。”

    “他以后,也是你的叔叔,對了,這個可愛的是我的堂妹,她叫席泱,鋼琴非常棒。”

    戰思錦在解釋著家族里的成員,凌司白對這個家族充滿了敬重,他看著孩童時期的戰思錦,漂亮得就像是一個公主,笑得那么開心,而她的少女時期,眼神里閃爍著堅定的信念。

    還有她輝煌的學習生涯,一切都在證明著她的優秀。

    “你為什么選擇法醫這個職業”凌司白低沉尋問,以她的身份,她有太多的選擇了。

    戰思錦抿唇思索了一會兒,目光純凈道,“因為我希望用自已的力量,為這個世界做點什么,實現我自已的人生價值。”

    她的家族,令她在追求名利上面,不用做任何的努力,便已經取得了別人想不到的成就,她生來就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人。

    所以,她可以跟叢自已的心,做自已認為有意義的工作。

    “如果我沒有選擇這個職業,我一定認識不了你,所以,我很開心我選擇了它。”戰思錦的目光里,流轉著對他的愛意,人生就是這么奇妙。

    凌司白的心微微一窒,他在她的人生里,已經占據如此重要的位置了。

    而她,已經是他的全部了。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