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826-39956774/

第619章 君上來!鴻蒙宮不許動!
    “……”

    此話一出,周遭一片死寂。

    神族人怒目而視,憤怒不已。

    玉清子仍然是一副溫和的做派,仿佛剛才說出那幾句話的人不是他。

    云弈眉頭一皺,欲要直接出手,卻是被按住了。

    君慕淺抬眸看著玉清子,唇一勾,笑了,冰冰涼涼:“所以,你這是在威脅我了?”

    “不不,這當然不是威脅。”玉清子搖了搖頭,溫聲微笑,“我這是和你在商量一個最簡單的解決辦法,同樣,這也是最有利的。”

    “哦?”君慕淺神色淡淡,“如何簡單?又如何有利?”

    “小姑娘,你要知道,首先,是你在挑釁鴻蒙宮的權威。”玉清子不疾不徐道,“你殺了我們鴻蒙宮的好幾個至尊,還有少宮主和清顏公主。”

    “這一條條下來,若非你是神族的殿下,鴻蒙宮早就已經殺了你了,哪里還會在這里和你談解決辦法?”

    玉清子看了一眼碧游子:“我這師弟脾氣不算好,他也許先前冒犯了你,但這些都不重要,我可以讓他給你道歉。”

    他喝了一聲:“碧游子。”

    碧游子的臉色難看了一瞬,但礙于玉清子的威嚴,還是低頭了:“抱歉,是我莽撞了。”

    “道歉什么的大可不必。”云弈豈能不知這對師兄弟的作風,他微微一笑,“你們離開就好了。”

    “呵呵呵……云弈兄弟,這件事情你還是不要插手。”玉清子淡淡道,“還是先聽聽小殿下怎么說。”

    頓了頓,又搖頭一嘆:“我許久都未和人講過道理,總得給我個面子吧?”

    他說得平穩淡和,但誰都知道,這其實就是威脅和逼迫!

    “狗屁!”真知長老怒極,大罵出聲,“什么歪道理,神族同進退,玉清子,你用我們來逼迫小殿下,你真是臉都不要了!”

    玉清子瞥了真知長老一眼,卻是對紫衣女子道:“小姑娘,一切選擇權在你,是選擇自己,還是選擇你身邊的人,也由你來定。”

    君慕淺的雙眸赫然深暗,她輕笑了一聲:“選擇權在我?”

    她,有的選擇么?

    她去,還是她身邊的人死……

    這根本就是一個沒有選擇的答案。

    云弈聲音一沉:“小殿下,不要沖動。”

    他能夠脫身趕回來,就是不能夠讓鴻蒙宮帶走小殿下。

    他可以壓制住碧游子,但現在看來,玉清子恐怕已經踏入了大圓滿境界。

    而且,比他還要早了數千年。

    更不用說,玉清子和碧游子配合默契,兩個人聯手,他是不可能震住的。

    但君上……

    慕影更是死死握住了紫衣女子的肩膀,冷聲道:“小淺,你不要亂來,你若是敢去,我便也和你一起同去!”

    君慕淺沒說話,眼眶卻是一點一點地在變得猩紅。

    她靜靜地站在那里,手指握得很緊。

    她深知,鴻蒙宮當然不可能是只請她去做客。

    鴻蒙宮主都制造出了一個她的替身影,焉知到底要做什么?

    可是,她絕對不能置她身邊的人于不顧。

    “還有,小姑娘,你也不要想著用你什么術法了。”玉清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又微笑著補充了一句,“你的遁術方才我也看到了,很厲害,連土將軍都不如,我想,你不僅僅只會地遁,還會更高級的遁術吧?”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一走,鴻蒙宮可就沒有忌諱了。”他淡淡道,“神族,依舊要滅。”

    “不如看看到時候……是你遁得快,還是我殺人殺得快?”

    “!”

    聞言,君慕淺的眸光森寒。

    這個玉清子,委實要更可怕一些。

    她還真的想過要遁,就讓鴻蒙宮的人追她好了

    君慕淺緩緩冷笑:“你說的不錯,我一走,你們就會在這里大開殺戒,殺完了神族,還會去萬靈大陸。”

    玉清子微微一笑:“所以,你的選擇是?”

    君慕淺還未答話,一道淡然無為的聲音已經落了下來,擲地有聲。

    “她不會去。”

    “神族,也不會被滅。”

    “若是鴻蒙宮上前半步,神族亦不惜一戰!”

    最后一句話,裹著如同大海般浩瀚的靈力而來,將玉清子所散發出來的威壓,強勢震住了。

    下一秒,一道身影便顯現了出來,就立在碧游子和玉清子的對面。

    面容淡薄,氣勢雄厚。

    見到來人,神族人皆是大喜,高喝出聲。

    “君上!”

    “屬下參見君上!”

    “長流拜見母親!”

    云弈卻是皺了皺眉:“君上,您……”

    君上揮手,就制止住了他接下來的話。

    她抬頭,看著鴻蒙宮的兩大hu fǎ,淡淡開口:“今日我神族倒是蓬蓽生輝,碧游子、玉清子,來我神族,就是這般模樣?”

    碧游子的臉一僵,連開口都不敢了。

    “君上來了啊。”玉清子的瞳孔縮了縮,眸中飛快地掠過了一抹光,“和宮主已經聊完了么?”

    聽到這句話,君慕淺眼神微變。

    云弈和君上今日不在神族,竟是被鴻蒙宮主給引走了么?

    而且聽云弈的意思,他和君上二人,似乎都不是鴻蒙宮主的對手。

    現在君上能夠出現在這里,一定費了不少的力氣。

    君上沒答,淡淡地哼了一聲。

    “嗡!”

    玉清子周邊的空間一震,他瞬即就吐出了一口血來,面色也慘白如紙。

    碧游子大驚:“師兄!”

    “呵呵呵,無事。”玉清子抹了一把面上的血,笑了一笑,“許久不見君上,君上的修為又精進了不少,同為大圓滿天至尊,我還需要接著參悟。”

    聲音一頓,話音卻是一轉:“不知方才君上和宮主有沒有切磋一下?我很好奇,君上現在能和宮主打個平手了么?”

    “!”

    這句話,讓神族人皆是一震。

    他們君上都已經是整個靈玄世界最強大的xiu liàn者了,鴻蒙宮主再高,不應該要飛升了嗎?

    君上的眼眸也是一沉,她依舊不語,直接抬手。

    光芒,從天空上暴涌而出,眼見著就要落地殺敵!

    “且慢!”玉清子面色猙獰了一瞬,冷冷道,“君上,你最近的脾氣似乎暴躁了不少,而且,這件事情由小殿下來決定。”

    他又看向紫衣女子:“我也不妨直截了當地和你說了,你們神族沒有一個人會是宮主的對手!”

    “宮主一旦出手,須彌山都要毀掉,信我,他有這個實力。”

    君慕淺沒應,她看了一眼君上和云弈。

    云弈回以一笑:“小殿下放心,神族永遠同進退。”

    君慕淺的心一沉。

    云弈能這么說,那么就證明,君上真的不會是鴻蒙宮主的對手!

    否則,十幾年前她又怎么可能眼睜睜地看著鴻蒙宮主殺掉她的女兒?

    “同進退?”碧游子也冷哼出聲,諷刺一笑,“本來只可以死一人的事情,現在要死上數十萬人?”

    “你們神族,可還真是會算賬!”

    君上這時終于又開口了:“小淺,站到我身后來。”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君慕淺心神俱震。

    來到神族之后,她見到君上的次數根本不多,但是她仍能感受到君上對她的那份關懷。

    發自內心,不帶任何目的。

    玉清子眉頭皺了皺:“看來,君上是執意如此了,罷罷罷,我也只能將宮主請來了。”

    “不——”君慕淺沒有退后,反而上前了,她淡淡道,“鴻蒙宮,我去。”

    此話一出,眾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小淺不可!”

    “小殿下快回來!”

    君上也變了臉色,還是一句話:“小淺,站到我身后來。”

    “晚了。”玉清子搖了搖頭,口吻依舊溫和,“你于神族太過重要,為了防止神族之后的瘋狂復仇,碧游子,我們還是去請宮主,今日將神族也滅了吧。”

    他抬腳,就欲要離開。

    聽到這句話,君慕淺眼神瞬間森寒了下來。

    她忽的轉身,對著整個神族、慕影慕琛白等人,就是一拜。

    天地之間,都回蕩著她決絕的聲音。

    “剛好今日君上在場,我也能夠說了,我本就是孤兒,和神族沒有半點干系。”

    君慕淺緩緩抬頭:“今日之事,我一人做,也一人當,不會牽扯到神族。”

    “多謝你們,此恩情,我會報。”

    說完,紫衣女子重新站直了身子,面向玉清子和碧游子,目光冷寂:“我跟你們走,但他們,鴻蒙宮不許動!”

    君上的瞳孔瞬間一縮,身子也劇烈地震顫了起來。

    眼前的一幕,太過熟悉了。

    幾乎是瞬間,就將她拉回了十幾年前——21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