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772-41648373/

第七百零二章 懲治松元
    曼莎趕緊點頭,“好,來人,綁石頭。”

    松元拼命掙扎,他一開始還抱著僥幸的心里,認為季沫不敢把他怎么樣,而且就因為他說了那么幾句話,季沫就要殺了他,那更不可能。

    可是此時,他仰頭望著季沫,她眼神平靜的沒有絲毫波瀾,薄唇緊抿著,但是身上那股不容侵犯的氣勢卻直逼人心。

    此時的松元哪里還顧得上逞口舌之快,直接朝著林青山就大吼起來。

    “青山大哥救我啊,大巫殺人了,大巫要殺我呀,青山哥快救我。”

    林青山也被季沫忽然的狠辣給怔住了,有些茫然的看著松元,許久之后才反應過來,趕緊道。

    “季沫大巫,你這樣似乎不太妥當吧,就算你是大巫,也不能這么隨便的處置翼獅族的獸人吧?”

    季沫挑了挑眉,“隨便處置?我剛才不是把他的罪狀都說清楚了嗎?你沒聽到?”

    林青山臉色有些沉,卻還是耐著性子道,“大巫,他只是說了幾句對你不敬的話而已,你要是生氣,打一頓罵一頓也揪行了,怎么能要斷了他的活路呢?”

    季沫臉色也沉了下來,她大聲道,“曼莎,林青山的記性很差,而且看來對于我們部落的團結是很不在意,你再把松元的罪名好好給他講一遍,一定要讓他聽懂了。”

    季沫這話說的毫不客氣,林青山能感覺到季沫的怒氣,心里隱隱已經開始盤算了。

    松元還在一邊鬼哭狼嚎,三四個獸人抓著他往河邊拖去。

    林青山還想說什么,曼莎已經開口了。

    “現在我們是一支隊伍,我們要隨時應對之后要發生的各種各樣的危險,所以團結很重要,只有我們形成一個整體,才有可能讓大家都活下去。這個時候呢,軍心最重要。”

    曼莎冷冷的看著林青山,大聲說道,“現在我再說一遍,誰要是還敢說這些亂七八糟的話破壞隊伍的團結,松元就是下場。”

    “啊!不要,季沫大巫,大巫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青山哥,青山哥你救我啊!”松元在恐懼的大叫中被丟下了河,這河水冰涼刺骨,即便是獸人,被丟下去肯定也會被凍僵。

    季沫從菊嬸兒懷里把崽崽抱過來,幽幽的道,“我先回去了,曼莎,你盯著他死透了再離開。”季沫說完便帶著菊嬸兒跟云雀,還有紫鳶一起離開了。

    所有人都呆呆的望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很多人都狠狠的咽了咽唾沫,有個年輕的獸人小聲跟旁邊一個中年獸人嘀咕道。

    “這是季沫大巫嗎?她怎么會……怎么會變得這么狠辣?松元不過是……”

    “閉嘴,你也想死嗎?”中年獸人冷聲呵斥道。

    那小獸人不敢說話了,可那眼神,卻顯然還是對于季沫的做法很不認同。

    那中年獸人見他這副樣子,輕輕嘆了口氣,“唉,這松元平時跟著林青山在我們隊伍里作威作福,經常欺負人,現在有這樣的下場也是他活該,誰讓他撞qiāng口上了呢,他還真以為大巫跟我們一樣,可以隨意辱罵嗎?”

    小獸人聽著中年獸人的話中,對于季沫大巫的做法竟然還是認同的,當即就驚訝了。

    “成叔,你這話什么意思啊?這可是一個獸人的生命啊,季沫大巫著也太……”

    “你懂什么?”成叔又呵斥了一聲,隨后才低聲道,“之前隊伍里都在傳季沫大巫被千荒大人拋棄了,千荒大人根本就不會來接我們,你以為季沫大巫什么都不知道嗎?她肯定早就在等這個機會了。”

    “什么機會?”

    見這小獸人還是不開竅,成叔無奈的瞪了他一眼,“還能是什么機會,當然是鎮壓,可是怎么鎮壓呢?那就是重重的處置一個,剩下的人自然也就會老實了。”

    這個成叔的分析,旁邊的幾個人自然是都聽到了,心里對季沫更是產生了幾分敬畏,之前也覺得她狠辣,但是此時卻也覺得她這么做沒什么問題。

    成叔一巴掌拍在小獸人的腦袋上,沉聲道,“當然,剛才大巫說的松元的罪名也是很對的,現在我們可是處于中心地帶的邊緣,周圍有那么多的大部落,一旦有人注意到我們,我們就會有硬仗要打,要想保住命,就必須要團結,這種時候還煽風點火破壞團結的人,簡直就是找死。”

    同樣的問題,在回茅屋的路上,菊嬸兒也問了季沫,不過是云雀給她解答的,云雀能理解季沫的做法,也知道此時他們所處的危險境地。

    回到茅屋,紫鳶坐在門口的木凳子上,灰白色的眼珠子動了動,對季沫道,“你不用擔心的,如果真的有危險,我可以帶著你走。”

    季沫把小崽崽都放到床上,被子給蓋好,走到紫鳶身邊蹲下來。

    “紫鳶,我不想你暴露出你植人的身份,現在這個世界太亂了,我已經是霍亂的根源了,還有我家丑崽崽,他或許也會是麻煩,我們不能所有麻煩都聚在一起啊!”

    紫鳶抬手摸了摸自己灰白色的眼珠子,低聲道,“你如果讓我離開的話,我會聽你的話。”

    季沫趕緊握住他的手,“你在說什么呢?我怎么會讓你離開呢?我是擔心你,植人太稀有了,你會有危險的,我不希望你有危險,你明白嗎?”

    紫鳶的眼睛雖然看不出任何神采,可是卻能傳達他心里的激動喜悅,他回握住季沫,小聲道,“季沫,沒關系的,我能保護你。”

    季沫擰著眉,語氣有些嚴厲,“紫鳶,你怎么還不明白呢?我不希望你有危險,我希望你好好的,只要再等等,等到我跟千荒足夠強大,等到我們站在這個獸人大陸之巔,沒人能再傷害你的時候,你的身份暴露也沒事了。”

    紫鳶聽著季沫這些話,沒說什么,只是握著季沫的手卻小心的收緊,季沫感覺到了疼,卻沒有出聲。

    就在此時,石頭卻忽然撩開簾子走了進來,滿臉的焦急。

    看到他的臉色,季沫一下子站了起來,“石頭,千荒來了嗎?”

    看著季沫閃閃發光的眼睛,石頭眼神微黯了一下,低聲道,“阿姐,不是千荒大人,是有人。”

    季沫臉上的喜意一點點轉為了凝重,她閉了閉眼,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再睜眼時,已經恢復了平靜。

    “石頭,你具體跟我說說,有人是誰?是有部落進入了九天部落嗎?”

    云雀跟菊嬸兒都被這個消息給嚇到了,全都豎著耳朵聽。

    石頭點了點頭,也是一臉的擔心,“對,阿姐你猜對了,真的有人來了九天部落,只不過人數并不是很多,我不確定部落內還有多少,但是wài wéi差不多有一千多人。”

    季沫還沒說什么,云雀聽到一千多人時,就著急了,“一千多人,我們這里加上人魚族的人也才一千五百多人,如果部落里還有人,那我們是沒有勝算的。”

    季沫看了云雀一眼,安撫道,“你先別著急,先聽石頭說。”

    石頭點頭道,“他們不知道是哪個部落,看穿著都是穿著獸皮大衣,而且身材魁梧,看起來戰斗力不俗,我們巡查的時候,剛好看到他們出現。”

    季沫蹙眉,“巡查才見到?之前留在那兒守著的人呢?他們怎么會沒有發現?也沒人回來傳消息?”

    石頭的臉上也閃過一抹凝重之色,沉聲道。“他們不知道是從什么方向過來的,我們的人就是一直守在九天部落的入口處,可是卻并沒有發現他們從那里進入,是我這次準備進部落,才發現的。”22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