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633-41648488/

第380章 不滿
    蘇明陽剛想說一聲謝謝,可一想到剛才付小麗說的話,心里對張車長的做法也是頗有看法。 明明有硬臥你就是不給我補,非得讓我補軟臥,玩那小心眼有意思么,以為我

    補不起軟臥還是認為我舍不得花錢啊?

    想到這里,蘇明陽笑著說“付姐,不用麻煩了,我上車前買了不少吃的,晚上夠吃了。”說著,指了一下茶桌上裝著食品的方便袋。

    付小麗看到蘇明陽買了那么多好吃的就沒有再堅持,而是站起身說“小蘇,我還得去抄鋪,就不和你多說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我。”

    蘇明陽站起身相送,笑著說“付姐,你快去忙吧,我這兒沒啥事兒。”

    晚上5點多鐘蘇明陽在廣播里聽到餐車開飯了的消息,便收拾了一下東西,把裝錢的手包帶上,打開房門,去了餐車。餐車的乘務餐和旅客飯點時間是錯開的,乘務餐是開車2點多鐘就開餐,晚上的乘務餐是晚上7點多鐘開,旅客開餐的時間是飯口5點多鐘,當然,餐車是全天候營業的,旅

    客什么時間到餐車吃飯都可以,乘務餐和飯口時間錯開,不然餐車根本忙不過來。蘇明陽來到餐車,看到餐車已經賣了一部分茶座,大約能有20多人,都坐到靠后面的五六個餐桌處。他知道前面的餐桌都是留給領導用的,沒有領導的時候車長、檢車和

    乘警便會坐在那里。因此,他來到后面靠近旅客的一個空餐桌坐了下來。

    餐車長一看蘇明陽坐了下來,急忙走過來問道“請問你是要辦茶座嗎?”

    蘇明陽說“我是軟臥的,過來吃飯。”

    餐車長問道“想吃點什么?”說著,把手中的菜單遞了過來。蘇明陽接過菜單看了一眼,餐車上能做的菜很少,菜單上算上湯一共才12樣菜,而且還貴得離譜。就說紅燒鲅魚吧,在龍江的飯店也就是六七塊錢一盤,餐車上卻要18塊

    錢,紅燒排骨飯店才七八塊錢,這卻是20一盤,而且蘇明陽也知道,餐車上的菜盤很小,一盤菜沒有多少。蘇明陽既然來了,就根本不在意貴,點了四菜一湯,又想要一瓶白酒,想著喝完好好的睡一覺就到家了。可是餐車上的白酒只有一種,是那種小瓶裝一瓶二三兩酒的那種

    ,蘇明陽心里更清楚,這種酒就是小酒廠用小燒酒裝的瓶,很不好喝。

    餐車長拿著小扁瓶的酒過來說“我們車上只有這一種白酒,來一個?”

    蘇明陽接過來看了一下,和藍島車上賣的白酒一樣,于是把酒還給了餐車長說“這酒不行,不敢喝。我自己帶了酒,你先把帳算了一下,然后我回去取酒。”

    餐車長算了一下說“四菜一湯一共是92塊錢,再來碗大米飯吧。”

    蘇明陽擺了擺手說“飯就不來了!”說著,拉開手包,里面露出厚厚的一沓百元鈔票,抽出一張遞給了餐車長。餐車長看到蘇明陽的手包里的錢沒有一萬也得八千,心里十分的羨慕,人家這么年輕就這么有錢,自己呢,苦巴苦業的走車,白天晚上的忙,一個月也就掙個千八百塊錢

    的,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蘇明陽上車之前在商店買了一瓶半斤裝的紅星二鍋頭酒,就是準備在車上喝的。接過餐車長給找的錢,便回到包房把酒拿了過來。

    這時候張車長和乘警都沒在餐車,估計可能是車廂里出什么事兒去處理,只有兩個檢車的人員坐前面第一個餐桌處,一邊抽著煙一邊和餐車服務員及餐車長閑侃著。菜很快就上來了,蘇明陽打開酒倒上,便開始自斟自飲了起來。他是背對著硬座車廂方向的。列車長張景麗和乘警長從硬座車廂那邊回來的時候,他沒有看到。張景麗進了餐車也沒有注意到蘇明陽,走到他的身邊時,見他一個人占了一張餐桌點了那么多菜,而且桌上還放一盒良友煙,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一看是蘇明陽便一扭頭向前走去。

    張景麗到了前面第一個餐桌前坐下,餐車長上前問道“張車長,車廂里發生什么事兒了,處理完了?”張景麗說“就是一個旅客上廁所時關門時,把另一個旅客的小手指夾出血了,這事兒經常發生,我和老警過去給調解了一下,給手出血的旅客包扎了一下,讓那個旅客賠

    她200塊錢,雙方都沒意見,就算處理完了。”

    餐車長說“又是這種事啊!”

    張景麗朝蘇明陽一呶嘴問道“老李,那人你認識啊,給做了這么多好菜?”

    餐車長看了一眼,知道張景麗說的是蘇明陽,便呵呵一笑說“那種大款我上哪兒認識去,人家錢花到了我當然得給人家服務好啊!”

    張景麗聞言皺了一下眉頭說“大款?這從何說起啊?就是因他抽著外煙,點了幾個好菜么?”

    餐車長說“那可不是,剛才他點完菜付錢的時候,我看他手包里至少得有一萬多塊錢,都是一百的,得有這么厚一沓子。”說著用手夸張的比量了一下厚度。

    張景麗有些不敢相信的說“他怎么可能那么有錢呢?”

    乘警長看出了門道,不由得問道“張車長,那人你認識?”張景麗點了點頭說“是咱們段藍島線的業務員,在京城站找我,不買票還想坐臥鋪,讓我給擋了過去。這小子不知趣兒,跟我裝,讓我給他補張硬臥票,我就杠他,說硬

    臥沒了只有軟臥,這小子還真就跟我杠上了,軟臥也補。”

    餐車長說“對,他來的時候說了,是軟臥的。”

    乘警長說“看樣子,人家可能是真有錢,不在乎這些。”乘警長和餐車長的心中對張景麗也是頗有微詞,平時她臥鋪票賺得很緊,他們相從她手中要幾張臥鋪都很難,京城線臥鋪是緊俏資源,手里有了臥鋪票,不但能交人,還能得到實惠。見她對本段的業務員都這么刻薄,嘴上不說心里也是不滿。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