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410-41648523/

第三百八十一章 冷暮蕭陽成親
    蕭陽亦步亦趨的到太皇太后的寢宮,整個靳國,太皇太后是對冷暮最好的人,既然她選擇了接受這個賜婚,那太皇太后那里她需要得到支持,不過,冷煬能頒布這一個圣旨,以太皇太后的手段,她肯定早就已經得到了風聲。

    “蕭陽給太皇太后請安,太皇太后萬福金安。”蕭陽微微屈膝行禮,盈盈一禮,眉宇間的傲氣和清冷不見,即使面對太皇太后,她依舊是從容不迫。

    太皇太后見了她目光變得柔和,拉過蕭陽的手慈愛的說“哀家知道你為了什么事情來,皇帝賜婚給你和十七,連我都猜不透皇帝的心思,不過你今日能來哀家這兒,哀家就知道你的答案,無論如何,前路坎坷,只要你們能攜手白頭就好。”

    圣旨已下,再無轉寰的余地,在太皇太后眼里,蕭陽成為冷暮的正妃比顏家那個女子好多了,至少蕭陽的名聲不壞,顏襄那是一個爛到了骨子里的人,她若為沐親王正妃,沐親王府才會真正的成為靳國的笑柄。

    “太皇太后,不管您信與不信,這一次的賜婚,皇上沒有任何的算計,只不過是審時度勢的結果。”蕭陽回道,看來太皇太后還不知道唐暮的局勢,自己要不要將唐暮的危機告訴她,只是真的能告訴她嗎

    太皇太后疑惑的看著蕭陽,她不知道蕭陽為何這般有底氣的肯定里面沒有皇帝的陰謀論,不過,她愿意聽一聽,然后再自己判斷。

    “唐暮已經不比當年,寧國公架空父皇的權力,將父皇逼入冷宮囚禁,太子式微,為爭權奪利不惜與柔族勾結,二人達成二分天下的盟約,等唐暮局勢穩定就將揮兵北上征伐靳國。我這個唐暮公主也不過是一個無權無勢的空架子公主,嫁于誰都不如嫁給沐親王的好,等唐暮進犯的時候,沐親王妃卻是唐暮公主,想必沐王爺必定人人唾棄吧。”蕭陽語氣平淡的說道,仿佛只是在敘述一個事實。

    其實這里面有陰謀論,只不過是冷煬誤打誤撞促成的陰謀,暮熙和柔族的盟約無人知曉,哪怕是寧皇后也被蒙在鼓里,更何況是身居靳國后宮的寧景妃呢

    太皇太后陷入沉思,她一直以為蕭陽和冷暮的親事會對冷暮的大業有助力,卻不想這一樁婚事非但沒有助力反而會陷冷暮于不利的境地,她認為這一場婚事應該不能這般草率。

    蕭陽沒有錯過太皇太后眼底的變化,她嘴角浮起冷笑“太皇太后或許會想盡一切辦法阻止這一場會令沐親王陷入絕境的婚事,不過恐怕沐親王的態度會令太皇太后失望。蕭陽和沐親王不和的消息在罕都盛傳不是一天兩天了,其實蕭陽又怎么可能每次都能碰巧的遇見沐親王呢皇太祖母提起太皇太后說得最多的一個字就是聰明,蕭陽亦是這般認為的。”

    面對太皇太后,蕭陽并不懼怕,太皇太后曾是唐暮的公主,而自己亦是出生唐暮,即使她對自己無法容忍,也不會在自己身上動手腳,更何況自己的話說得明明白白,為了沐親王,她也不會冒險去阻攔這一段婚事。

    “是嗎原來在母后眼里哀家這個女兒值得一提的就只有聰明,當然,你也很聰明,比哀家聰明,你和十七能夠瞞天過海騙過皇帝,有心計有手腕,或許你真的是最適合十七的那個人。”看到蕭陽從容的模樣,太皇太后忽然笑了。

    這么多年,從未有過敢在她面前直言直語甚至是威脅的人,蕭陽就是第一個,今兒這一個鎮定自若的人才是真正的蕭陽吧。的確,她被說服了,既然已經無從改變何不看看這一群小輩能玩出什么花樣。

    “適不適合并非太皇太后說了算,蕭陽蕭陽的都會竭盡全力的得到,無論是人還是物,今日與太皇太后相談甚歡,等蕭陽成婚之日再來給太皇太后請安。”蕭陽不想再繼續待下去,起身屈膝行禮準備離開。

    不看太皇太后的反應,蕭陽起身快步走向宮門,眼看著蕭陽就要離開,太皇太后急忙問道“蕭陽公主,你手里是不是有關于那個東西的信物”

    蕭陽腳步微頓,收起嘴角的嘲意轉身言笑晏晏的說“太皇太后,不知您說的那個東西是什么,不過蕭陽是唐暮的公主,無論身在何處,無論嫁人與否,蕭陽都會是唐暮的公主,不知太皇太后是否也有和蕭陽一樣的初衷”

    等到太皇太后回神的時候,寢宮里已經沒有了蕭陽的身影,連她淺淺的味道都已經消散,蕭陽那番話的言外之意,她何嘗聽不明白,意思是她蕭陽何時都是唐暮的公主,而自己卻早已經不再是唐暮的公主。

    “太皇太后,這蕭陽公主太囂張了,她竟然威脅您,依老奴看,不如把蕭陽公主今日在寢宮的一番態度告訴王爺,王爺一向和您親,一定會聽您的話。”蘭芷在一旁埋怨道,她從未見過這般囂張跋扈的人。

    原本聽了太皇太后之前的勸慰,已經對蕭陽有了改觀的蘭芷,今日徹底的厭惡上蕭陽,從沒有人敢在太皇太后面前耍心機,而這一位不僅在太皇太后面前耍心機還威脅太皇太后。

    “蘭芷,之前哀家說過她很聰明,現在看來不只是聰明這么簡單了,如此有心計和手段,也不知是十七的幸還是不幸。那一件東西果真在她的身上,母后當初是防著我呢,連親生女兒都不愿意給的東西,給了一個隔了兩輩的曾孫女,她難道就會永遠的是唐暮公主嗎”想到蕭陽最后的那一句話,每一個字都落在她的心底,她才知道自己為何得不到母后的信任,竟是母后早就已經看穿了自己的心。

    當年她有情飲水飽,執意以嫡公主的身份和親靳國,得到了愛情卻失去了親情,母親連最后的信任都不愿意給自己。

    賜婚一事成了定局,太常令根據蕭陽和冷暮的生辰八字選出三個合適的日期,最后冷煬直接拍板將兩人的婚期定在三月后的五月初八日。三個月的時間正好籌備婚禮,沐親王新婚,沐親王府肯定要翻新。那時候,積雪融化,天氣回暖,辦婚禮最為適宜。

    一轉眼,三月一過,罕都煥然一新,草長鶯飛,清月臺的紅楓已經長出了新的綠葉,五月初五日,是賽龍舟的端午節,不過清月臺的人卻沒有心思過端午,都忙前忙后的準備著蕭陽公主的喜事。

    五月初八日,七月早早的就被即玉從床上挖起來梳妝打扮,換上從唐暮帶來的江南繡娘繡制的流光錦嫁衣,似楓似火的顏色撞入瞳孔宛若云霞,一條繡著靈巧鳳凰的腰帶束在盈盈一握的腰肢上勾勒出玲瓏有致的曲線。鑲嵌珍珠的鳳穿牡丹喜帕遮住了傾國傾城的容顏。

    沐親王娶親,蕭陽公主嫁人,今日的罕都格外的喜慶,從清月臺到沐親王府的街道上人山人海的都是圍觀這一場兩國之間的婚事,皇室已經多年沒有過這般熱鬧的場面。

    由于沐親王身體特殊,這一場婚事便沒有迎親的人,由禮部和內務府以及唐暮使者恭送蕭陽公主從清月臺入沐親王府,一架朱紅色簾幔的馬車踏上細腰紅衣的新娘,從清月臺到沐親王府的一段路四處都飄著紅幔。

    馬車的后面跟著的是蕭陽的嫁妝,當初蕭陽到靳國的時候,嫁妝分成幾批從燕城送進清月臺,靳國的人并不知道蕭陽公主有多少的嫁妝,等到新人入府,第一抬嫁妝已經抬進新房后,清月臺的嫁妝魚貫而出。

    沐親王是皇帝的嫡親胞弟,蕭陽又是唐暮的和親公主,這一場婚事關乎兩國,自然更加的被重視,吉時一到,皇帝和太后坐在主位,皇后坐在下首,等待著新人的磕頭。

    吉時一到,禮部尚書立馬嚴肅起來,他是被皇上委以重任的司儀,無論如何都要打起精神,不能在沐親王的婚禮上出了差錯。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

    話音一落,蕭陽就被簇擁著到了一處房間,聽到關門的聲音,蕭陽一把將頭上的喜帕扯下,簡直差點兒悶死她了,這破帕子也太礙事了,除了自己的腳還是只能看見自己的腳。

    這成親也太麻煩了,簡直就是活受罪,蕭陽感覺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頭上的鳳冠重的很,抬眼見四周沒人,心想反正沒人看見,自己先取下來,等待會兒來人了再帶上,想到就做,蕭陽伸手扶住鳳冠就要取下來。

    “公主,快住手,這不行的,鳳冠和喜帕都是要新郎才能揭的,若是早早的揭開了,不吉利。”一進門就看見蕭陽正要取下鳳冠,即玉嚇得飛奔到蕭陽身邊扯下她的手。

    蕭陽不情不愿的暫時放下想法嘟著嘴“這鳳冠太重了,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弄來的東西,即玉姑姑,你知道嗎我的脖子都要斷了。”

    見自家公主已經成親還孩子氣的模樣,即玉笑著說“公主,這鳳冠是皇上請天下名匠為您打造的,這上面的南珠、寶石都是皇上親手為您挑選鑲嵌上去的,皇上說您出嫁的時候帶著這一頂鳳冠,就像皇上在您的身邊看著您出嫁一樣。”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