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0384-43036383/

第七百一十章 造夢
    聯邦雖然已經建立了近百年,但由于上層超凡者的壽命實在是太長,文化的差異依然難以彌合。

    特別是原華亞聯邦的一堆人,帶頭穿起了復古風的道袍以后,原歐洲聯盟的人也相應整起了魔法師套裝。

    而這事就像是在文化圈里點燃了一個大炸彈一樣,將文化統一這個詞再一次炸得分崩離析。

    雕梁畫棟的華夏風宮殿,旁邊很可能就是一個古堡式的魔法學院,沙雕一點的還有做成金字塔模樣的玩意。

    文劍建立的玄天劍宗,正是華夏復古風最為濃重的地區之一。

    建筑修得像武俠世界,衣服穿得像仙俠世界,閑著沒事就吟詩,內部書面文件一部分甚至用上了文言文。

    于是也就有了前面這么一段奇怪的“后人記載”。

    當然了,裝束上的復古,跟享受科技發展的成果沒有任何矛盾。

    玄天劍宗手上一樣有著多艘太空戰艦,身穿動力裝甲的低階弟子,提著可以輕松切開坦克的高周波劍,四處清掃著太陽系內的各路異星生命。

    他們無聊時同樣會玩電子游戲,頂多就是遇上豬隊友時,罵街的方式會顯得文縐縐些。

    什么“你爸種枇杷樹,你媽生張熟魏”之類的。

    而經過數十年的技術發展,手機已經從聯邦人的手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外置的仿生虛擬現實器官——第七感。

    第七感通過模擬傳輸到大腦的視覺、觸覺、嗅覺、聽覺信號,直接在人腦內生成畫面,不僅體驗的真實性更高,而且再怎么玩也不會傷頸椎跟近視了。

    對于聯邦而言,虛擬現實效果非常不錯的第七感,也是一個極其好使的,維持社會穩定的工具。

    不但自帶監控效果,而且更關鍵的是,它可以源源不斷地生成各種各樣的虛擬場景。

    現實生活中得不到滿足的一切需求,高仿真的虛擬世界幾乎都可以提供。

    甚至于連成癮性藥品的市場,都被這技術越發成熟的,名為第七感的虛擬現實終端,給掃到了一角。

    區區嗑藥的醉生夢死,怎么比得過在腦內為所欲為,實現一切陰暗想法的快感。

    由此也誕生了“造夢師”這樣一個職業。

    造夢師是什么?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也是作者,唯一的不同,則是讀者會直接在虛擬世界里變成他們所造的“夢”的主角。

    真正以第一人稱的視角,去體驗故事。

    這是一個幾乎同時誕生在聯邦跟白之大地兩邊的職業,源源不斷地制造各種有意思的虛擬世界,目前也是雙邊貿易額最大的商品之一。

    販賣想象力。

    可惜修煉者們對此并不是太感冒。

    因為隨著修為的加深,各種感知都會主動被動地獲得強化,再回頭看虛擬現實里的東西,立刻就會覺得很假。

    目前的技術只能夠騙過普通人的感官,讓他們混淆虛擬跟現實的分界,但對超凡者仍然無能為力。

    譬如一般人都看不清其他人臉上的毛孔,虛擬現實在建模的時候,就不需要真的一個一個毛孔模擬出來。

    只是視力經過強化的修仙者不同,他們可以輕易地看到人類皮膚上的毛孔,甚至是毛孔上殘留的死皮,兩相對比,馬上就會覺得虛擬出來的人太假了,完全沒有代入感。

    第七感當全息電影看看故事可以,但他們絕對不會分不清虛擬跟現實,更難以沉浸其中。

    不過也有很多修煉者對這玩意產生了恐懼。

    隨著技術的發展,虛擬現實技術一定會越來越逼真。

    如果修為停滯不前的話,總有一天,自己會被虛擬的海洋淹沒,就像現在的普通人一樣,再也分不清真假。

    這也是聯邦內一些苦修士間很有市場的“追趕理論”——一定要修煉得足夠快,不然就會被虛擬世界追上。

    ……

    “谷神星被整個抹掉了……”

    “我勒了個乖乖,那可是顆直徑九百多公里的矮行星呀!”

    “不信的話你自己來看。”

    “……”

    遍布半個太陽系的聯邦觀測站,除去少數正處死角位置的個體,全部都觀察到了這次劇烈的天文現象。

    從太陽表面逃逸出來的超高能粒子流,以接近五分之一光速的速度,掃蕩向木星附近的小行星帶。

    所到之處塵歸塵土歸土,一切直徑大于一厘米的固體都不復存在,只剩下四處飄蕩的無盡星塵,訴說剛剛發生的一切。

    “下達總動員令,開始火星、水星、金星最后的殘骸拆解,待最后一批火星資源運到白之大地以后,聯邦正式執行遷移計劃。”

    按照之前雙方簽訂的合約,聯邦跟白之大地聯手開發火星,所得的資源會五五分賬。

    當然實際下力氣干活的,幾乎都是聯邦,圣臨行者這邊只是派出了一點人負責監督跟收貨。

    站在聯邦戰爭泰坦極御天壘號飛船的船頭,時任聯邦最高領導人的曦日議員基爾科夫開始下達命令。

    這艘由月球要塞整個改造而來泰坦巨艦,緣于某個巨大的威脅,它幾乎將所有的點數,都加在了防御之上。

    即便是剛才那蕩滅星河的一劍,極御天壘號也有相當大的信心,能夠以艦體超載輕傷為代價,正面擋下來。

    基爾科夫當年,也是被白墨抓去當了幾年移山填海苦力的人,后來才跟隨聯邦離開地球,一步步超越了所有前輩,走到了他們前頭,成為聯邦最強的曦日議員。

    可惜哪怕是超越了其他所有人,那團白色的陰影卻始終濃重,唯有站在猶如一個超級烏龜殼的極御天壘號之上,他才有那么幾絲安全感。

    “同時通知土星遠征軍總司令齊柏林,聯邦內太陽系主艦隊在完成集結后,第一站的目的地將會是土星,希望他能在主艦隊到達土星前,帶來好消息。”

    “提醒海王星、天王星、冥王星遠征艦隊,完成征服后,就地將三星拆解,帶走一切可用之物,直接回土星集合,不要再回火星了。”

    “是的,議長!”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