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203-25375266/

最新章節 繁花落盡
    孤煙直上,信號放出。

    葉昭命孫副將率兵直取西門,接應大軍,自己調兵五百,攻向大牢,那里有她牽腸掛肚,放不下的人。無論愿不愿意,都要帶她離開。

    她抱著最后的奢望,帶著最精銳的親兵,像惡魔般,見人殺人,見鬼殺鬼,殺得東夏人聞風喪膽,殺出尸骨堆成的血路,心里卻是陣陣擔憂:“惜音,是來得及?還是來不及?”

    大牢深處,鐵鏈刑架上,美麗容顏不再,鮮血灑滿單薄的衣衫,白色中衣化作大紅,帶著微弱的生命,飄零如葉。

    “祈王是我的恩人,東夏王要害他,是我殺了東夏王……祈王是我的恩人,東夏王要害他,是我殺了……”氣若游絲,柳惜音還活著,每根骨頭,每寸肌膚都像被火燎般鉆心的痛,好痛,真的好痛,這是一輩子都沒忍耐過的痛。她眼淚不停落,化了脂粉,花了妝容,容顏不再,無論誰對她說話,她口中只反復著同樣的口供,“祈王是我的恩人,東夏王要害他……”

    模糊中,遠方傳來熟悉的呼喚。

    “惜音?!”

    各種的折磨下,身體可忍受的疼痛終于超過了極限,意識變得麻木,思維開始飄忽,地上的血跡就好像一朵朵鮮艷嬌媚的花,絢麗綻放……

    “惜音?!”

    哪里傳來的聲音?是誰在呼喚她?

    恍惚中,一時間竟忘了,今夕何年?

    她仿佛見到漠北滿天桃紅,桃花樹下,有小女孩因思鄉偷偷哭泣,忽而桃花花瓣紛紛落,灑滿頭,桃花樹上坐著少年,穿著青衣,手持桃枝指著她,笑意吟吟問:“喂,我是葉昭,你叫什么?”

    “明知故問。”

    【大雁文學最快更新,無廣告彈窗】

    “原來叫柳惜音啊,惜音惜音,名字聽著就膽小,可是我家小表妹?”

    “油腔滑調!不是好人!”

    “喂喂,我可是看你哭鼻子,才來哄哄你。”

    “誰哭鼻子了?!誰稀罕你哄!”

    “走,后院里有秋千,可以蕩得很高,還有三條小狗,毛茸茸得很可愛。”

    “我,我……”

    “別想家了,漠北也很好,沒有朋友,我來陪你玩。”

    “我,我……”

    “我偷偷帶你去看花燈,別告訴爹娘,西市那盞琉璃兔子燈,是你沒見過的大。”

    “可是……”

    “那盞兔子燈的眼睛,就和你一樣紅。”

    “誰眼睛紅了?!”

    “不紅?不紅就笑一個。”

    少年跳下來,拉過她的手。

    女孩羞極,惱極,卻經不住逗,終破涕而笑。

    桃花樹下,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手牽著手,不分離。

    她問:【如果我變丑八怪,你會娶我嗎?】

    她答:【娶。】

    回憶里點點滴滴,每一處都是珍惜的寶石。

    何時重歸漠北,再看桃花星羅密布,紅霞滿天?

    何時良人方會騎著白馬,笑著牽過她的手,一起回家?

    反反復復地夢,反反復復地醒,意識陷入模糊,身軀在深淵中漂浮。

    “惜音?!”她的身影再次來到夢里,殺退惡鬼,斬開鐵鏈,仿佛抱著最珍惜的寶物般將她放下,一遍又一邊呼喚她的名字,“惜音?!惜音?!”

    好幸福。

    這一次的夢,可否不再醒來。

    讓她回到過去,桃樹下還是那個天真無邪的女孩,桃樹上還是那個愛捉弄人的少年,兩人手牽著手,永永遠遠,直到地老天荒。

    幾滴冰涼落在臉色,她艱難地睜開眼,夢還在:“阿昭,你來接我了嗎?”

    “是,我來接你了。”葉昭低聲道,懷中那名原本傾國傾城的少女,如今柔媚的五官被痛苦扭曲,美麗的臉上已憔悴不堪,嬌弱的身體傷痕累累,她只能鼓勵,“撐著點,我們很快就回去大秦,有最好的大夫治療,你會沒事的。”

    柳惜音渙散的神智略略恢復,片刻清醒,回到現實,卻緊緊抓住她的手:“不,我不能走。”

    葉昭堅持:“你必須走。”

    “我不能活,”柳惜音艱難地呼吸著,艱難地吐出每一個字,清晰而無力,“我活著,殺父之仇不共蓋天,東夏兩位皇子可能會放下恩怨,全力進攻大秦。只有我死了,他們無暇他顧,才會相爭到底。”

    葉昭再堅持:“他們要戰,便戰!”

    柳惜音卻任性地縮去她懷里,帶著淚:“不要,我回不去了,我沒有家了……”

    葉昭緊緊抱著她沾滿血污的身子,比以前更瘦弱的身體,幾乎沒有重量:“你叔母和堂姐堂兄都沒死,他們在上京,我帶你回家。”

    “來不及了,”柳惜音【大雁文學最快更新,無廣告彈窗】嘴角露出個若有若無的苦澀笑容,她的視線開始模糊,看不清眼前的來人,“阿昭,我是那么的愛你,比所有人都愛……”

    葉昭強忍悲痛:“我知道,我以后會好好對你,再不分離,你先撐著。”

    柳惜音:“不,阿昭,你不懂。愛有多深,妒有多深,我不是好女孩,我想你幸福,可是我無法忍受嫉妒的折磨,我不想在里面掙扎著,越來越怨恨,我怕我有一天會忍不住害死他,讓你恨我。所以我不能跟你回去……而且我懦弱,我膽小,我害怕自己失控,受不住拷問,無法實行最后的步驟,在殺死東夏王后,我喝了很多很多醉仙草,多得無法再回去……”她喃喃自語,“是祈王命令我殺死東夏王,是祈王命令我殺死東夏王……”

    “走,”葉昭將她攔腰抱起,不容置疑,大步往外走:“惜音,別放棄,總會有辦法的。”

    “來不及了,”柳惜音淺笑,“阿昭,這是我下的藥,也是我選擇的路。”

    葉昭不理不睬,繼續走。

    柳惜音拉著她的衣襟,強撐著說,聲音幾乎聽不見,哀求,“求求你,不要走,主帥不能走,你要替我復仇。”傷口的血流不止,她虛弱得經不起最輕微的顛簸,“留下來。”

    葉昭不敢胡亂移動她,只好略微放慢了步伐。

    兩旁親兵急道:“將軍,不能走!”

    “留下來,”柳惜音祈求,“主帥!不能走!”

    “將軍!”

    “阿昭……”

    一聲聲的高呼,一聲聲的哀求。

    她是將軍,統帥十萬兵馬的大將軍,戰場上,沒有任性的余地,永遠要冷靜。

    任憑心里是火燒般般的痛,任憑五臟六腑都是打結的痛。

    她耗盡全部的意志,終于克制下悲痛得要發狂的沖動,為她停下了腳步。

    “就這樣,”柳惜音嘴角微微揚起,就好像兒時祈求她帶自己去偷溜去湖邊玩的那個小女孩,褪去算計心機,褪去狠毒色彩,臉上只有孩童般的純潔,她平靜道,“陪陪我,一會就好。”

    葉昭深呼吸,終于從喉嚨里憋出一個字:“好。”

    親兵們把守地牢,看風。

    她緊緊抱著她,坐在地牢的石階上,喃喃低語。

    “阿昭,你說會不會有一天,女孩子可以讀書,可以習武,可以做生意,可以做官,可以打仗,可以做所有男人能做的事?”

    “會的,總有一天。”

    “阿昭,你說會不會有一天,女孩子不再被關在宅子里,看著四面墻一面天,可以海闊天空任遨游?”

    “會的,一定會的。”

    “阿昭,你說會不會有一天,普通女孩也可以隨意跳舞,不被歧視?”

    “會的,你會是女孩子里最美的那個。”

    “你能一眼認出我嗎?”

    “能。”

    “阿昭,等到了那一天,你不要再做女人,來娶我好不好?”

    “好,我娶你。”

    “沒有他?”

    “沒有。”

    “阿昭,我好高興。”

    “……”

    葉昭抱著瞳孔漸漸渙散的柳惜音,輕輕拭去她臉上的血污,溫柔在耳邊低語,仿佛情人間的呢喃,隨著她的身體越漸冰冷,嘴角的笑意卻越漸越濃,蒼白的臉色浮起紅暈,就好像晚春里,用盡全身氣力燦爛怒放的桃花,美不勝收。

    東風慢,留春春不住,剎那芳華,春逝去。

    “阿昭,我看見爹娘了……”

    幽暗地牢,她的臉上,浮現出幸福的光彩。

    然后,繁花落盡。

    葉昭起身,解下袍子,輕輕將她掩住,然后合上那雙世間最美麗的眼睛,握緊刀柄,踏著滿地血污,轉身離去,沒有留戀,沒有停頓,沒有遲疑。

    這條她耗盡一切鋪好的大道,她必須堅定地走下去。

    “惜音等等,待驅走虎狼,我帶你回家。”

    作者有話要說:原本想放個虐點的音樂來助興……

    但考慮腦袋上的鍋蓋已經夠厚了,還是不放了。

    嗯,橘子很體貼善良的。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