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8126-39957363/

番一19:確立關系,蔣家出事借機奪權
    池蘇念腦袋發懵,雖然那個吻稍縱即逝,短短一瞬,卻在她心底掀起了萬丈狂瀾,整個人都是呆呆傻傻的。

    腦海里,不自覺的反復播放方才的畫面。

    心悸難安。

    被人牽著又回到了屋里,直至聽見關門聲,她才回過神。

    神情木訥得看著眼前的人。

    “嚇到了?”

    蔣端硯性子是有些悶騷的,有些事不挑明,他壓根不會直接宣之于口,可一旦挑破,也就沒所謂了。

    “我……”池蘇念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臉漲得通紅。

    “還是不喜歡?”

    他靠得近了些許。

    “不喜歡就告訴我,我和你道歉,以前都不會這樣了,總之……”

    “都聽你的。”

    池蘇念本就暗戀了他很多年,他突然來這一出,任是誰都受不住,她沒說話,只是握緊了他的手。

    沉默無聲,兩人心底都是微微起了波瀾。

    “要不要再一次?”

    池蘇念剛抬頭,他又靠近了……

    后來的后來

    池蘇念都記不清楚,那一晚,兩人到底親了多少次,總之腦子一直處于混混沌沌的狀態,就是胳膊蹭著,拉一下小手,都覺得心里像是蘸了蜜。

    蔣端硯倒是一次次說該走了,結果……

    在她屋里待了一整夜。

    倒也不可能做些什么,就是聊天而已,說著說著,可能就湊到一起了,有些事一旦開了先河,嘗到了甜頭,那滋味就不同了。

    仔細想來,兩人一晚上,都不知說了些什么,膩膩歪歪,時間過得飛快。

    翌日一早

    蔣二雖然上高二,但現在學校已經規定按照高三時間作息,每個班級,還有不同的到校時間規定,他不到六點就爬起來,他一直都是喜歡在外面吃早餐,所以蔣夫人也不會特意起床。

    當他出門時,天空還是霧蘭色,他一轉頭,就看到自家大哥從池家出來了。

    他當時心底就是一萬個臥槽!

    這人該不會在池家待了一夜才回家吧。

    蔣端硯看到他,倒是沒什么特別的神色,壓根沒有被抓包的緊張,“上學了?”

    “嗯。”

    晨風吹來,蔣二伸手摸了摸后頸,我去,怎么突然覺得身上涼嗖嗖的。

    “走吧,我送你。”

    “不用,又不是小孩子了,哪里需要送啊。”

    蔣二是覺得自家大哥肯定不安好心,被他撞見在池家待了一夜,總不可能是陪著池老嘮嗑吧,這絕壁是……

    他哥可真是個行動派。

    撞破他的秘密,蔣二很怕被滅口啊。

    “哥,我保證,我什么都不會說出去的,真的!”

    “你敢說?”蔣端硯挑眉看他。

    蔣二差點要哭了,這一大早的,要不要搞得這么刺激,他原本還暈乎乎的沒睡醒,他這話,簡直是提神醒腦,比風油精還管用。

    “那我去上學了。”

    “我送你,順便買些早餐回來。”

    “好。”

    蔣二忐忑的跟著自家大哥在早餐店內喝了碗胡辣湯,就忙不迭跑到學校。

    蔣端硯回家時,父母已經起床了。

    “剛放假,怎么不多睡會兒。”兩人壓根不知兒子徹夜未歸。

    “幫你們買早餐。”

    “買這么多?”

    “還有池爺爺那邊的,昨天他說想喝小區隔壁那家鋪子的甜豆漿。”

    兩家關系素來不錯,蔣端硯上大學的時候,池老還給他封了很大的紅包,兩人也沒多想。

    池蘇念一夜沒睡,蔣端硯離開后,才趴在床上,這一睡,就到了中午,下樓的時候,蔣端硯居然在他家。

    她莫名局促扭捏起來。

    “你愣著干嘛,叫人啊,不會一兩個月沒見,不認識了吧。”池老打趣。

    “蔣哥哥。”池蘇念自己尋了個地方坐下。

    “池爺爺,我……”蔣端硯是打算直接挑明的。

    人都親了,互相明白彼此的心意,自然是要告知家長的。

    可他剛一開口,就被池蘇念給打斷了,“蔣哥哥,你們學校好不好啊?哪個專業比較好,適合我的?”

    “我本來也想問這個,念念要填志愿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議?”池老笑著。

    “想去我們學校?”蔣端硯早已知道她的想法,無非是逢場作戲。

    “嗯,不想出省。”

    池蘇念的成績,報考京大也沒問題,只是肯定無法讀最好的專業,京城離家太遠,池家人也不大愿意她遠行。

    聊了一會兒之后,池老去了趟洗手間,蔣端硯才瞇眼看著她,“為什么不讓我開口。”

    “再等等吧,現在太急了。”

    他們關系都還沒穩定,現在就告訴家里人,如果很快就分手,兩家人碰面怕也尷尬,最主要的是,距離兩人確立關系,都不足12個小時,就通知家里人?她并沒做好準備。

    蔣端硯聽到她解釋,也沒著急。

    只是接下來發生的許多事,就讓他心底更不舒服了。

    池蘇念去學校拿成績單那次,蔣端硯說去接她。

    他都沒到學校門口,就收到她的信息。

    【你在學校前面那個湖邊等我吧。】

    湖邊?

    哪里距離校門口,走路都得五六分鐘。

    【為什么?】他立即回了個信息。

    【學校熟人很多,我怕被人發現,這樣不好。】

    你都畢業了,還怕被人發現,最主要的是,他們沒確立關系的時候,都是大大方方出門,怎么現在見面都要偷雞摸狗的?

    他就這么見不得人?

    這完全是池蘇念心里作祟,換做尋常,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就是普通鄰里關系,關系估計和兄妹關系差不多,所以兩人就算同行,也沒人說什么。

    此時她卻覺得像是做了虧心事,怎么都不敢把他曝光。

    就連她的畢業典禮,兩人一起拍個照片,他也是混跡在人群里,偷摸讓蔣二給兩人拍了一張。

    照片就被池蘇念裱在相框里,放在床頭了,直至以后出國,都是隨身帶著的。

    一來二去,弄得蔣端硯頭疼得厲害,可這有什么法子。

    為了慶祝池蘇念考上大學,在她錄取通知書下來時,池家特意辦了酒,當天池家人都喝多了,最后還是蔣家人照顧他們回了家。

    蔣二是第一個知道兩人“不軌”的,在暑期快結束時,他還特意問了句。

    “哥,你們倆這關系,準備什么時候和家里人說啊。”

    蔣端硯看他,眼底意味不明,可明顯在說:你管的太多了。

    “其實搞地下戀也挺好的。”

    “好?”蔣端硯不以為然,他很認真,肯定想兩人的關系,是建立在雙方父母支持的基礎上。

    “刺激啊!”

    他話音剛落,就被蔣端硯狠狠踹了腳。

    混蛋東西!

    瞎說什么渾話。

    兩人在家是藏著掖著的,可是到了大學,離開家鄉,自然就開始肆無忌憚,池蘇念長得漂亮,雖然讀的是文學系,美女眾多,但她入校當天,就引來了不少人的注意。

    很多學長都虎視眈眈的,準備收割新一波的學妹。

    只是她從報名,到領取宿舍床單被褥,直至搬進宿舍里,都是有人全程陪同的。

    并不是池家人,池安邦工作很忙,夫妻二人開車送她到學校,和她吃了頓中飯就走了,剩余事情,都是蔣端硯操持的。

    池安邦對他放一百個心,又不好直接給錢表示,趁著給池蘇念充飯卡的時候,也給蔣端硯飯卡里充了五百塊,說等他回家,一定請他吃飯。

    然后就放寬心,直接走了。

    他此時哪里知道,這一照顧,那真是全身心,無微不至啊。

    蔣端硯陪著新生搬宿舍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因為某人當時學校總學生會的副主席,今年升大三,今年主席退下來,據說開學選舉,他很大可能會升主席。

    除卻新生,怕是沒人不認識。

    一群虎視眈眈的人,哪里還敢再靠近。

    這姑娘就算是他女朋友,怕也是親戚,如果不是動真心交往,怕是要被蔣端硯給弄死。

    他在學校是出了名的手段高干,腹黑毒舌……

    學校很多人都對兩人關系很好奇,而最終確定,還是在學生會招新面試中。

    學生會面試都要好幾輪,蔣端硯只會在最后一輪把關,池蘇念想和他離得近些,自然報名了學生會,她本身有能力,加上大家都知道他和蔣端硯那不清不楚的關系,面試過程一直很順利。

    直至最后一輪,按照面試名單,輪到池蘇念的時候,蔣端硯忽然站了起來。

    “主席?”一側的人詫異,“讓下一個人等等?”

    他以為蔣端硯是要去洗手間。

    “不必,你們面試就行。”

    “那你干嘛去?”

    “避嫌。”

    “哈?”一群人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其實有時進社團,有些人真的是看關系的,雖然在學校,也算是個小社會,不少關系戶在,很多關系都是盡人皆知的,壓根不需要避嫌吧。

    直至面試結束,眾人坐在一起合議最終錄取名單,池蘇念之前知道面試的人中有蔣端硯,心底緊張,雖然他人不在,說話的時候,也有些磕絆,分數并不高,自然就被剔除了。

    “主席,其實這個池蘇念挺好的,就是最后一輪有些發揮失常,要不要再把她加進來?”有人提議。

    “發揮失常也是說明能力有問題,名額是固定的,你想把誰踢出去?”蔣端硯直言。

    那人訕訕笑著,并沒說話。

    “當時我就在門外,她表現的確不行,你們批評指正的地方也很對。”

    直至名單最終確定,才有個不怕死的問了句,“主席,您和那個池蘇念是什么關系啊,親戚嗎?還是朋友家的小孩?”

    這件事大家好奇了許久。

    蔣端硯起身離開之前,丟了三個字。

    【女朋友】

    嚇得眾人天雷滾滾。

    臥槽,他們把主席女朋友給踢出去了。

    還批評指正了一番?

    要命了。

    眾人膽戰心驚的,生怕蔣端硯找茬,只是過了好一段時間,愣是沒什么動靜,大家方才放寬心,不過兩人在交往的消息,整個學校盡人皆知。

    可能猶豫蔣端硯的身份,兩人備受關注了一段時間,日子長了,就會發現,兩人就和普通情侶沒什么兩樣,一起吃飯,送她回宿舍,周末一起出去約會,并無什么特別。

    而這段關系,也持續了很久,兩人蜜戀期是在學校,回家后,自然也有各種法子約會。

    兩人關系本就不錯,現在又在一個學校,關系更近些,再正常不過,兩家人壓根沒往深處想。

    事情發生轉機,還是在蔣端硯大四那年。

    大四沒有那么時間留在學校,蔣端硯原本是在省內找了個大企業實習,只是父親要求他去家里公司實習,熟悉業務,他這才在大四下班學期,留在了新城。

    兩人剛開始異地戀,池蘇念就覺得很不舒服。

    饒是她一直告訴自己,他在忙工作,不要去打擾她,可是一旦他脫離身邊,每天看不到人,聯系也在逐日減少,難免會胡思亂想。

    她需要配合遷就蔣端硯的時候,有時候他說自己加班到半夜,那可能一天都沒辦法打一次電話,時間長了,自然會出現一些矛盾摩擦。

    蔣端硯本來話就不多,有些時候,很難察覺她話里的意思。

    兩人爆發冷戰的矛盾點,是在五一假期之前,原定兩人要出去旅游,蔣端硯爽約了。

    “五一我有個重要的合同要談,等下次放假再陪你出去。”

    “沒事,你去忙吧。”池蘇念嘴上雖然這么說,心底肯定不舒服,為了這次出游,她查找了很多攻略,甚至沒提前通知他,把酒店機票都訂了。

    本以為是板上釘釘的事,期待了幾個月,被臨時放鴿子,肯定難受。

    “沒生氣?”

    “沒有,沒生氣!工作重要嘛。”

    池蘇念說沒事,蔣端硯就想當然以為,那是真的沒事,這一忙活起來,整個五一假期都沒聯系幾次。

    而池蘇念則在假期最后幾天,陪著父母去部隊探望自家大哥,壓根沒有留在新城。

    池君則駐地在西北高原地區,緯度高,剛到地方,池蘇念就出現了缺氧反應,繼而引起高熱發燒。

    等她清醒后,父母就忙不迭告訴她,要立刻回新城。

    “不看大哥了?”

    部隊不是隨時都可以探視的,需要打申請,在規定時間見面,池君則申請明天外出見父母,不過也需要在既定時間歸隊。

    “家里出事了,來不及看他,你身體怎么樣?要不我讓你媽留下陪你,我先會新城看看。”

    “爺爺出事了?”池安邦說家里出事,池蘇念肯定第一個想到池老,畢竟年紀大了,說不準就會出什么事……

    “不是,是蔣家,你叔叔阿姨出意外,走了!現在蔣家亂成一鍋粥了!有人想趁機奪權。”

    “真是造孽,兩個孩子剛成人懂事,一點兒孫福都沒享到,就這么突然走了。”池蘇念母親提起這個,眼淚就不自覺往下掉,“你說人這命啊,真是難說,夫妻倆多好的人啊,怎么就偏偏……”

    池安邦冷著臉,“我是聽說他們家那些親戚,看兩個孩子小,都欺負上門了,上次還是大哥出面,把人給趕走了,這群畜生。”

    “無非是看中蔣家那點財產了,他們父母尸骨未寒,就這么著急登門,真是夠惡心。”

    “不過這是蔣家的家務事,我們插手太多,還會被人指指點點,上回就有人說,我們池家是瞄上蔣家那點錢了,真特么無恥!”

    ……

    池安邦顯然是氣結了,說得面紅耳赤。

    池蘇念瞳孔微顫,摸出手機,準備給蔣端硯打電話,卻發現信號很差,撥打過去一直處于盲音狀態。

    他現在到底怎么樣了……

    她離開新城時,蔣家的叔叔阿姨還送她離開了,就連她出現高原反應吃的藥,都是他母親提前準備的,怎么可能就突然走了。

    而她手機中,兩人最后一次信息是前天晚上的,她還沒回復。

    【你什么時候回來?】

    潛臺詞就是:我想你了……

    ------題外話------

    女朋友面試需要避嫌,今天的某人真是鐵面無私……

    還得暗戳戳給人塞狗糧,嘖嘖。

    今天的糖里,摻了些玻璃渣【捂臉】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