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7058-41648468/

第684章 赫連春生的計劃
    赫連春生說出死這個字之后,面對方伍揚起左手,施加在方伍肩頭的重力頓時激增,四周地面發出沉悶的吱嘎聲響,開始在巨大的重力下變形垮塌,宛如融化一般!

    方伍臉色通紅,張開噗的一聲噴出一股鮮血,眼看就要被這股巨大無比的重力壓成一灘爛泥。

    關鍵時刻,突然一個身影跌跌撞撞的沖入廣場,向赫連春生沖去“不要——,弟弟,住手!”

    赫連春生頓時一驚,臉上充滿驚訝之色“姐姐?”

    沖進廣場中的的確是赫連春日,方伍帶著她撤離廣場,把她安排在一處僻靜的大樓內,沒想到赫連春日自己耐不住性子,竟然又回到了這處廣場。

    方伍在重壓之下渾身肌膚裂開,噴出片片血霧,但還是掙扎著開口“赫連小姐不要過來,危險!”

    站在原地的赫連春生臉色頓時一沉“閉口!”

    啪——!

    一道金色電弧從地面升起,猛地向方伍劈去,方伍在重壓之下勉強抬起單手護在身前。

    嘭的一聲悶響,電弧擊中方伍手臂,方伍悶哼一聲,再度噴出一口鮮血。

    “不要!”

    赫連春日驚呼一聲,跑到方伍身前,將他攔在身后“弟弟,方大哥一直在保護我,不要傷害他!”

    赫連春生冷哼了一聲,一揮手散掉了方伍身上的重力,方伍身軀搖晃幾下,頹然坐倒在地。

    赫連春生倒不是放過了方伍,而是怕把自己姐姐也卷入到重力陷阱中,讓她受到傷害。

    赫連春日俯身扶住方伍“方大哥,你有沒有事?”

    方伍搖了搖頭,神色頗為頹廢,他沒想到以自己的本事,在赫連春生面前竟然就像個嬰兒一樣,任由對方擺布。

    實在是奇恥大辱!

    赫連春日壓低聲音“你別說話,交給我。”

    之后她將方伍留在原地,走到赫連春生面前,臉上帶著憂色“弟弟,你又瘦了。”

    這句話帶著真摯的感情,赫連春生聽到之后,眼圈微微紅了下。

    “姐姐,幻境就要完成了,我本來打算派人去家中接你過來,沒想到你已經過來了,太好了……”

    赫連春生咳嗽了幾聲“跟我去帝座吧,我們已經可以擁有一切,哈哈!”

    赫連春日臉上顯出釋然的笑容,面前的年輕人始終還是她的弟弟,是她從小保護到大的那個弱不禁風的弟弟。

    此刻重逢,她終于能確認弟弟沒有變,還是當初那個需要自己照顧的孩子。

    “弟弟,你不要再使用力量了,你的身體承受不住的。”

    “咳咳……”

    赫連春生咳嗽了兩聲,之后開口“稍等一下,我殺掉這個人后,就帶你去看我們的新家……”

    “不要!”

    赫連春日伸出雙手,按住弟弟的肩膀“不要殺人了!你放方大哥走,我就跟你回帝座!”

    赫連春生望向姐姐,一雙復眼變得溫柔許多“那好吧,姐姐你說不殺,我就放了他。反正不久之后,除了我們之外的所有人都會死……”

    說完,赫連春生對著面前的方伍揮了揮手“滾吧,看在姐姐的面子上,饒你一命。”

    方伍緊咬牙關,臉色鐵青的準備開口,卻抬頭看到赫連春日的眼神。

    赫連春日對著方伍搖了搖頭“方大哥,回去吧,你應該還有事情要做。”

    方伍臉色一凜,想起自己還肩負著林先生的囑托!

    自己的成敗,關系著這場戰斗的勝負!

    臉上顯出一絲不甘,方伍最終還是掙扎著站起身來,對赫連春日點了點頭,之后踉踉蹌蹌的向廣場外走去。

    赫連春生站在原地,轉頭望向暈倒在地的尤里將軍,臉上現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

    “把這個人弄醒,把他也放了吧。”

    兔兒爺在從一邊開口“呃……雷帝大人,您為什么要放掉尤里將軍?萬一俄軍真的相信他的話,對圣彼得堡投下核彈怎么辦?”

    在兔兒爺看來,放走方伍無所謂,但這個尤里將軍可是俄軍的統帥,實在不該把他放走。

    “咳咳咳……”

    赫連春生又咳嗽了幾聲,現出一絲不耐煩的神色“圣彼得堡地下的核能不夠幻境完全展開,如果他們不投核彈,事情就難辦了……”

    兔兒爺呃了一聲,臉上現出驚恐之色。

    赫連春生打算用核彈爆炸的能量來給幻境充能?

    這簡直是太瘋狂了!

    兔兒爺伸手擦了擦汗“雷帝大人,尤里將軍受的傷很重,他自己恐怕沒辦法離開,為了保證他能把消息帶回去,我帶幾個人把他送到市郊,再給他找一架直升機吧。”

    赫連春生扭頭看了兔兒爺一眼,之后點了點頭“好,那就由你去吧。”

    兔兒爺咽了下口水“是!”

    之后兔兒爺轉頭向后,用眼神示意,從沙皇幫的人群里挑出幾名干部,這幾名干部的神色明顯和其他人有些不同,都帶著一些緊張。

    隨后這些人跟著兔兒爺離開廣場,架起尤里將軍向市郊行去。

    走出一段距離后,兔兒爺回頭看了一眼后方,廣場已經在后方極遠處,完全的一片黑暗。

    兔兒爺停下腳步,長出了一口氣。

    “想不到這么順利,我們按計劃行動。”

    那幾名沙皇幫的手下幾乎早有準備,對兔兒爺的話沒有感到驚訝,幾個人動作整齊的調轉方向,轉進了側方的一條小道。

    “赫連春生太瘋狂了,跟在他的身邊有幾條命都不夠,還是盡快逃離這處是非之地才是上策!”

    兔兒爺邊說邊伸手擦汗,一雙小短腿在窄巷中急奔,幾名干部在后緊隨,其中一人開口“兔兒爺,我們逃跑何必要帶這個累贅,把他弄死扔了吧!”

    “不行,這個人是俄軍首領,把他帶出去,說不定還有用!”

    “好的。”

    眾人在狹窄的暗巷中左轉右轉,最后來到一處偏僻的噴泉廣場。

    兔兒爺抬手示意后方的人停下腳步,之后把身影隱藏在暗影中,對著噴泉廣場吹出一聲口哨,咴——!

    片刻后,廣場對側的黑暗中響起一聲一模一樣的口哨,咴——!

    兔兒爺哆嗦了一下,伸手擦了擦額角的汗水,鼓足膽子走出暗影。

    “小土,是你么?”

    對面的黑暗中沉默片刻,之后走出一個神色陰郁的少年“是我,師父。”

    竟然是丁小土!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