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0814-41648519/

第1723章 緊張
    楊琪琪就一直在燕捷車旁等待著,燕捷很久才回來。

    “等著急了吧,走,我送你回家。”燕捷送楊琪琪上車。

    在車上楊琪琪一直很不自在,很想問燕捷去哪了,干了什么,又怕燕捷反問,要是暴露了她對趙成淵做的,恐怕不好,畢竟沒誰希望自己的女朋友太過暴力。

    上次,楊琪琪就在燕捷的眼皮子底下暴打了趙成淵,這下可不能再失了分寸。

    燕捷看著楊琪琪心事重重的樣子,便問了,“怎么,很緊張?”

    楊琪琪咳了一聲,“沒有。我哪里緊張了,有那么明顯嗎……”

    燕捷頷首,“很明顯,我不正眼看著你,都能感受到你的緊張。說說吧,為什么緊張?說出來心里就會好受點。”

    楊琪琪扯了扯嘴角,還是把話咽了回去,堅定的搖頭,“沒有,我一點也不緊張,大概是今晚的火鍋太辣了!”

    燕捷挑眉,瞥了眼楊琪琪,“到底是因為火鍋太辣了,還是因為怕我問起趙成淵的事情?想隱瞞?”

    楊琪琪聞言,拍了一下腦門,燕捷還真知道了這件事。

    “我……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隱瞞了,實話告訴你吧,我今天晚上把趙成淵揍了一頓,揍得不輕。實在是因為趙成淵那家伙太過分了!否則,我也不會這么對他。你看我,是那種隨便打人的人嘛?”

    燕捷愣愣的,“這點……還真不好說。”

    “你!”

    “好了好了,我開玩笑的。你當然不是無理取鬧,隨便打人的人,我只想知道,趙成淵為什么會惹你雷霆大怒?”

    燕捷不追究這些,但是總得知道楊琪琪和趙成淵之間發生了什么事。

    楊琪琪難以啟齒的看著燕捷,實在不知道什么開口。

    “其實,我也不清楚,就是他總是糾纏我,還說什么想讓我做他的女人……”

    楊琪琪的話還沒說完,燕捷的車子就立即調轉了方向盤,然后他猛踩油門,在往一個地方趕,至于是什么地方,楊琪琪就不清楚了。

    楊琪琪預感不好,隱隱約約知道燕捷要干什么,連忙說道,“別著急啊,我話還沒說完。雖然趙成淵這么說了,但是我狠狠的拒絕了,把話跟他說清楚了,我,只能是你燕捷的女人,還把他給打了一頓。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吧?”

    燕捷不說話,仍然往一個方向行駛。

    楊琪琪又拍了下腦門,今晚怕是消停不了了。

    “那能不能告訴我,你要去哪?”楊琪琪疑惑。yyls

    燕捷思忖片刻,回道,“去趙成淵家里。”

    “家里!?”楊琪琪心想,這就是典型的上門算賬了吧!

    燕捷還真是個行動派,說到做到,最后車子停在了趙成淵的家門口。

    趙成淵一個人住,但是管家是從小帶他的,也認識燕捷,尊敬燕捷,所以一見到燕捷,就是一臉敬畏的模樣。

    燕捷和楊琪琪一起出現在方管家面前,讓他愣住了,“燕少,有失遠迎。你是許久沒來這里了,這位是燕少夫人吧?”

    楊琪琪尷尬,難為情的說,“不……”

    “就快是了。”燕捷說道。

    方管家對待楊琪琪的態度立即變得無比尊敬,把兩人迎了進來。

    方管家說,趙成淵還沒有回來,也沒個電話,今晚回不回來還另說。

    燕捷卻滿臉自信的說道,“他今晚一定回來。”

    楊琪琪也是這么想的,他一身傷,肯定會回來養傷的。

    趙成淵去醫院簡單包扎了下,就回家了,他開車都很慢,胳膊很痛,生怕出了閃失。

    到家門口的時候,趙成淵懵了,家門口哪里來的車?并不是他的!看著有點眼熟,但是一時間想不起來。

    直到回家,趙成淵才曉得這是誰的車。

    此刻,燕捷倒是像這棟房子的主人,而他趙成淵是外人。一臉龜孫模樣進了這家門,窩囊的不行。

    方管家看趙成淵受了傷,忙問道,“少爺,你這是怎么了?上次回來一身傷,這次回來又是一身傷。你這是……這是被人打了吧!”

    趙成淵不耐煩,瞅了眼楊琪琪,死活不承認,“我自己摔的!”

    方管家看見趙成淵這么激動,說話變得小心翼翼的,連忙把趙成淵扶到沙發上坐著。

    趙成淵看著楊琪琪和燕捷的眼神明顯是敵對的,燕捷好一段時間沒來趙成淵家里了。

    以往趙成淵對待燕捷都是客客氣氣的,今天對待燕捷卻是如此,一時間方管家摸不著頭腦,愣是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兩人的關系怎么變得這么僵了。

    楊琪琪盯著趙成淵的傷,巷口當時太黑了,楊琪琪都看不見,自然也不知道把趙成淵揍成了什么鬼樣。

    不過看趙成淵可憐兮兮的樣子,她一點也不心疼,誰讓他一直糾纏她,還口出狂言。要是她不制止,誰知道趙成淵的搗亂,會不會影響到她和燕捷之間的感情。

    趙成淵冷冷的看著燕捷,“什么風把你給吹過來了?”

    燕捷聽出了趙成淵語氣中的陰陽怪氣,倒也不發怒,而是淡淡的問道,“開門見山吧,聽說,你想跟我搶女人?”

    此話一出,方管家嚇得不輕,“搶……搶女人?少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做出這種事情?”

    趙成淵扯了扯嘴角,“胡說八道,我什么時候搶了你的女人?你女人不是坐在你旁邊嗎?誣陷人也得看看時機。”

    燕捷冷笑,“你有沒有做虧心事,我心里清楚的很,介于我們是舊友,我就不找出證據來讓你下不來臺。今天在這里,我就想問問方叔,怎么看待這事?”

    方管家和趙成淵的家人關系還是很熟絡的,畢竟是趙家老管家了,不在老宅待著,而是在趙成淵家里照顧,也是因為趙成淵的家人知道趙成淵的脾氣秉性,希望方管家幫著看著趙成淵,避免他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

    燕捷對方管家發問,說明這件事情,他想讓趙成淵的家人也知道。

    趙成淵一家都對燕捷感恩戴德,畢竟當年燕乾是救助過趙家的,要不是他的幫忙,也沒有趙家的現在。8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