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9656-39956229/

2135章 再破一局
    之前他們圍攻的核心都是赤目羊妖,身邊只留了兩三個藍甲尸怪,單憑這兩三個藍甲尸怪,阻攔尋常的神虛境強者已經足夠用了,只是陸小天的飄渺飛劍豈能用尋常神虛境修士的水準來看待。只見那飄渺飛劍一閃,便以驚人的速度從三只藍甲尸怪中穿過,徑直在那黑袍人的胸口處一閃,便將那黑袍人削成了兩段,只不過同樣也是散開成一團木頭。

    “看樣子應該是鄔長練的手段了。”陸小天身形一晃,來到那一堆散亂的木頭之中,細細打量之下,發現那青色的木頭間,竟然隱隱藏匿了一道極其古怪的元神,如果不是察覺有異,湊近了仔細打量,陸小天還發現不了其中隱藏著一道元神。那元神極其駁雜。此時看到陸小天湊近之后,陡然間尖叫一聲,化作一道青氣從那散亂的木頭中冒出,便要遠遁離開陸小天這莫大的威脅。

    只是區區殘魂想要從陸小天眼皮子逃走是何其艱難。陸小天伸手一招,一道拘魂網便將那元神網羅過來。飄渺飛劍一刻不停地收割著附近的藍甲尸怪。這些藍甲尸怪一時間也無法對陸小天形成有效的合圍,畢竟此前他們圍攻的方向是赤目羊妖一個,面對陸小天這個突然攪和進來的攪局者,根本沒有充足的時間應對。而且接連被陸小天襲殺了兩個,為數不少的藍甲尸怪失去了控制,整個場面混亂不堪。

    “這殘魂竟然如此駁雜。竟然是由數十個強大的陰魂用歹毒的手法祭煉而成。”陸小天對于元神的感知,同階之中無人能出其右,一眼便看出這殘魂蹊蹺。雖然他不知具體如何煉制這殘魂,并且對應那些藍甲尸怪。不過也能看出個大概。這些藍甲尸怪每一個原來都是一個極為強大的人族,亦或是妖族,魔族修士,只是被人殺害后,再以獨特的手法祭煉。通過殘魂對這些藍甲尸怪進行控制。

    眼下的圈套是由鄔長練布置下來的,背后施展這殘毒秘術的人自然呼之欲出。

    “鄔長練為了對付自己或者是葉子渝,還真是用心良苦。”陸小天臉上殺氣一閃而沒,遠處那藏匿在一堆礁森之間的殘魂興許是覺得陸小天已然發一郵對方的形藏,不待陸小天湊近,當下化作一道煙霧,便向遠處飛射而走,只是合體境的元神陸小天都能信手捻來,更何況是這區區殘魂。

    陸小天伸指一彈,拘魂網后來居上,輕易將那殘魂網羅住三兩下便拉扯過來,一縷玄青色火焰飄出,那殘魂在拘魂網中看到無相玄火,頓時恐懼莫名,只是任其如何掙扎,都難以阻止無相玄火的靠近。

    那殘魂一經接解到無相玄火便凄厲的慘叫起來,面對這以暴烈著稱的無相玄火,殘魂毫無抵抗之力,便直接被燒成了一縷青煙,徹底消失在這天地之間。

    “吼吼”隨著殘魂的消失,那些受原殘魂控制的藍甲尸怪頓時變得瘋狂起來,兇性竟然比起冢姓還要殘暴幾分。只不過原本藍甲尸怪哪怕是失去控制,變得散亂無章,也不過是無秩序的芳擊身側的冢靈,而這殘魂被陸小天滅殺之后,這些藍甲尸怪相互之間也會暴起發難,再也不分敵我。

    鏘鏘飄渺飛劍與方天畫戟接連收割藍甲尸怪,一具具被斬裂的尸怪紛紛接連倒地。陸小天本身則向另外一個黑袍人迅速逼近過去。力爭在鄔長練與啼血蚊妖趕來之前,盡量多解決一些眼前的威脅。

    “嗵!”一道陰森而悠遠的擊鼓聲響徹在所有人心頭。只是聽在耳里,給人的感覺便如墮九幽一般,四處都是陰森鬼域,充滿著擇人而噬的厲鬼。原本互相殘殺的藍甲尸怪在這道鼓聲下驟然間停了下來。似乎重新恢復了被控制的狀態。

    “退!”看到眼前這一幕,陸小天全知鄔長練已然趕到。多留無意,雖說鄔長練在幽暗妖冢內亦是受到了莫大的壓制,陸小天卻是并不想跟其過于糾纏。他此時不過才剛在法力上也突破到合體境,后面實力還有大量的提升空間,此時跟鄔長練力斗并不是明智之舉,雖說他法體雙修,在幽暗妖冢內也要占不少便宜,可對方身邊還有一個啼血蚊妖,又準備良久,其控制的藍甲尸怪數量未明,這些藍甲尸怪尋常狀態下奈何不得自己,可一旦與鄔長練斗起來,這些相對不怎么大的威脅關鍵時刻便十分致命了。

    鄔長練畢竟比陸小天來得慢了幾拍,待他趕到時,藍甲尸怪已然被斬殺了不少,橫尸遍地。

    “這便是鄔道友布置好的天羅地網?”看到陸小天與豬七一行從容而退,啼血蚊妖面色難看地道。魔蜥蛇與陸小天結怨不深,一見事不可為立即便抽身而退,在啼血蚊妖看來無疑是明智之極的舉動,此時啼血蚊妖已然后悔受鄔長練鼓動來趟眼前這渾水,只是他涉局已深,卻是無法像魔蜥蛇那般從容而走了。

    “誰知道陸小天竟然能影響到這幽暗妖冢內的冢靈,將其驅馳化為己用。”鄔長臉那原本便難看之極的臉,此時更是不好看。原本鑒于那藍甲老魔在幽暗妖冢內慘敗于陸小天,葉子渝兩人的聯手,鄔長練不惜用這陰邪之法屠殺了大量生靈,豢養這些尸怪。便是為了避免在幽暗妖冢內落得跟藍甲老魔一般的田地。當然,在鄔長練原來的預計之中,伙同啼血魂妖與魔蜥蛇將陸小天圍殺在外面自然最好,進入幽暗妖冢只是計劃失敗后的下下之策。

    以鄔長練的計劃,陸小天便是僥幸脫離了他們三個合體境強者的圍剿,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哪怕是逃入到幽暗妖冢,也逃不過他用藍甲尸怪合圍的局面。只是此時一切都已經超出了預計。比起最壞的情況還要差得多。

    此時鄔長練都想不明白陸小天是如何能輕易破局的,不僅將他們三個的動向掌握得一清二楚,而且對時機,人心的把握更是毫無破綻可循。

    越是如此,鄔長練也越發堅定要斬草除根的心思,絕不給陸小天再成長下去的時間。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