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1600-41648506/

最新章節列表 第二千九百四十七章 擅闖昆侖
    昆侖上下非常的熱鬧,大家都是聽說楊璇璣帶了一個新人來要拜入昆侖,而且對方一來就是一步登天,即將成為親傳弟子,而且昆侖掌教都是發話了,若是凌云劍不愿意收這個徒弟的話,他都是打算親自出手,將這個弟子收歸門下,可見對方就算是沒有空前絕后的天賦,也絕對是有著可以撼動人心的容顏,不然的話,昆侖掌教雖然脾氣不算是不好,但是也絕對不是這么容易說話的人,他很久沒有收徒了,昆侖門下八大弟子,各個都是坐鎮一脈,全都是靈魄境高手,威震暗世界,如今這位竟然是要重開山門,所有的人都是心里面掂量一下那個新來的女弟子的重量。

    而且人人都是好奇,到底是何等天驕才是讓昆侖掌教都是坐不住了,只是奇怪的是,要是真的天賦絕倫怎么的,昆侖掌教何必多此一句詢問凌云劍的意愿?雖然凌云劍號稱是昆侖千年以來的第一天才,而且劍修戰斗力可謂是攻伐無雙一對幾都是輕輕松松的,所以難道是因為來的人也是個天生劍體,所以才是把兩個劍體放在一起,希望有什么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這么想想,都是覺得很合理,當然,也很稀奇,要知道劍體可不是什么爛大街的體質,可以說是非常的稀少罕見,而且暗世界還有專門的劍修門派,比較起來,昆侖在這一方面也算不上最頂尖的,所以能夠讓葉凜發展起來已經是難得,沒想到他們竟然還有運氣找到第二個天生劍體?

    大家懷揣好奇和期待在大殿見到了寧清秋,不得不說,見到她的第一眼,沒有人關注她的資質到底是多高,只是看著那張臉就是明白了,姑射仙人,欺霜賽雪,這樣的佳人就是應該在傳說和幻夢里面,沒想到表世界也能夠養出這樣的鐘靈毓秀出來?大家對此很是震撼,但是也同樣的知道,這個少女進入昆侖那就是鐵板釘釘。

    而且她的天資雖然不說是多么的出眾,只能說是平平無奇,但是就算是如此,就是足夠了,只要不是資質奇差,那么就沒有昆侖拯救不了的廢材,稍微雕琢,始終都是可以煥發光彩的。

    “今日寧清秋將成為我昆侖弟子,先錄名,滴血,驗魂,然后便是正式成為我昆侖第一百二十一代弟子!”

    昆侖掌教言出法隨,既然這般說了,便是風云涌動,從這一刻起,只要是寧清秋通過驗證,那么無人再可以把她和昆侖分開。

    就在此刻,一道鋒銳的劍氣讓在場的人都是感覺到了汗毛直屬背脊發涼的感覺,他們全部都是出現在這里,只差一個人,也是最重要的一個人。

    凌云劍葉凜,這一場舞臺戲碼必不可少的主角之一,終于是到了。

    寧清秋也循聲望去,她倒是要看看,對方到底是何等英杰,竟然是可以讓所有的人都是對他推崇備至,看得出來,昆侖掌教其實是很喜歡她,顏控傳聞不是空穴來風,但是若不是她乃是楊璇璣親自推薦,而且還是高等靈氣修煉學院的學生,早就是驗明正身,來歷清白和魘魔也沒有任何的關系,大概是不會這么的輕易的就是拜入昆侖,然而就算是昆侖掌教對她再怎么滿意,但是楊璇璣說了她預備讓自己成為葉凜的弟子的時候,昆侖掌教竟然是優先讓葉凜考慮之后再對她的去留做出決定,很多時候,細節都是可以決定太多太多的事情。

    葉凜是個英俊挺拔的青年,他穿著青灰色的長袍,長眉如劍,銳利無比,看著都是讓人覺得非常的難以接近:“抱歉,我來晚了。”

    昆侖掌教卻是面露欣喜,看著他就像是看著自己最為看重的希望越發的爭氣的模樣:“你竟然又有突破?距離靈魄境,只差半步。”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

    要知道葉凜修煉日短,本就是年青一代最為出眾的高手,如今大家一段時日不見,卻也不知道他竟然是能夠如此的突飛猛進到了這個地步,實在是讓人十分的驚奇。

    靈魄境啊,這是多少人一生都是難以企及的領域?實在是讓人不得不震撼莫名。

    葉凜倒是半點沒有驕傲的模樣,仍然淡漠,他漆黑的眸子微微轉移到了寧清秋的身上,莫名的閃過一抹深色,寧清秋略微的有點訝異,眼前這個人從未見過,但是剛才對視的一瞬間,怎么就是覺得對方好像是——認識自己?

    會不會只是錯覺?

    然后對方下一刻就是證實了剛才確實是錯覺:“恩,還差一點,心境不夠。所以,這一次收徒,我來了。”

    眾人恍然,葉凜必然是接到消息第一時間趕來,而且正好是半步踏入靈魄,接下來要做的就不是苦修了,而是真的找到突破的那一點靈感,這可不是什么輕易的事情,自己要做的,就是放慢腳步,等著契機的出現,于是寧清秋的出現就是那個恰好,若是早一點晚一點,葉凜都是不會接手,但是這個時候既然是正好遇上了,可以說是命中注定或者說是緣分,所以葉凜便是決定收下這個徒弟,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昆侖掌教朗聲大笑:“好,你也確實是應該有一個弟子了,清秋,從今日起,你便是葉凜座下親傳,日后,他便是你的師父……”

    話音未落,就是聽到外面一個渾厚的聲音說道:“不可!”

    昆侖掌教的臉色立刻晴轉多云,陰沉沉的就像是要滴水似的,昆侖中人,每一個面上都是帶著怒意,倒是葉凜不動聲色,只是微微側身看看到底是誰在那里張狂,是否是做好了必死的準備,另外一個沒什么感覺得就是寧清秋,她只是好奇,來者何人?而且又是為什么要阻止她拜入昆侖?

    最關鍵的是,對方哪里來的底氣?

    并且昆侖可不是誰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是擅闖昆侖還放下如此的豪言壯語?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