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1600-20541126/

最新章節列表 第二百五十八章 這難道......是陸長生的兒子?!
    寧清秋一看他的表情不對,立馬心就提了起來。

    這什么意思?

    難道說……這姑娘的身體有什么不治之癥?

    不是吧……她要不要這么倒霉?

    人家穿越,不說是什么公主貴女嗎?為什么輪到她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待遇?

    這第二次生命還沒有開始呢,她就要不行了——

    要不要這么虐啊。

    “醫生……哦,不,大夫,我這什么病啊?”

    寧清秋戰戰兢兢的問。

    她其實知道自己穿越之后,也沒有抱著自己能夠回去的心思,這當前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弄清楚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到底是哪里,當然,前提條件是,她要活得好好的。

    連自己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寧清秋覺著……自己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恩,各位看官沒有看錯,這姑娘——失憶了。

    或者說,平安的死給她的沖擊太大,連帶著掉落落崖山底——雖然平安的血燃術護著她,但是說到底,寧清秋那脆弱的小身體,還是受到了影響。

    陸長生當即就把眉頭皺起來,這姑娘亂七八糟的什么稱呼?

    大夫?

    這樣凡間對那些醫生的稱呼,能夠用到他的身上嗎?

    真是不知所謂。

    他清清淡淡的糾正她:“我姓陸,陸長生。”

    然后說完之后就等著對方恍然大悟然后恭敬有加的態度。

    陸長生,這個名字在九州是何等響亮?

    任何人,任何修士,聽到這個名字都應該是肅然起敬,外加敬畏。

    修士的一生,求人的時候很少,但是醫修就是最得不起的那一小撮人中的一種。

    他們不能保證,自己有一天不會求到醫修頭上去。

    然后寧清秋憂心忡忡的看著他,輕描淡寫的回應了他的自我介紹。

    “哦。”

    哦……

    哦?!

    陸長生差點沒有維持住自己的表情。

    這女人……

    該說她膽大包天還是寵辱不驚?

    真是——

    陸長生差點沒有被氣出個好歹。

    這什么反應?

    生平第一次,他有了被人看不起外加無視的待遇。

    虧得他修養還算是好,否則的話,要是換個元嬰大修士遭到了這樣的待遇,對方還是一個剛剛被自己救了的練氣期小修士的話——

    怎么也得血洗方圓百里吧?

    陸長生面色更加難看了。

    淺色的眸子微微深了深,帶著點不容親近的冰寒。

    寧清秋的心更是提了起來,難道說,她的情況真的這么不樂觀?

    說實話,這個時候的寧清秋——她哪里知道陸長生是哪位啊!

    她壓根不知道這是個修士的世界,就更別說見死不救的陸長生的鼎鼎大名了。

    這簡直是對牛彈琴,三觀不同要怎么有反應啊。

    她就是琢磨著,這名字還挺適合他的。

    就連長生兩個字,也壓根沒有喚起關于修士的半點記憶。

    長生,誰會隨隨便便和修仙問道掛鉤?

    古人嘛,不就是喜歡取些名字,什么長生、長寧、長安之類的,寧清秋表示自己也是看過古裝連續劇的人,理解起來毫無壓力。

    結果陸長生好像是有點不悅,這個時候寧清秋福至心靈了,多半是人家覺得都報了身份姓名,她卻沒有回應,確實是有些不太禮貌哈……

    寧清秋一直是個知錯能改的好孩子。

    然后,她表示人家既然已經做了自我介紹,那么她這個時候也該是禮尚往來了。

    當然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報自己的名號,所以她說話的時候,一點兒遲疑都沒有。

    “我姓寧,寧清秋。”

    陸長生:……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覺著自己的修養,這個時候貌似是,全都喂了狗。

    于是他默默的坐著,差點沒被氣成內傷。

    其實也不要怪寧清秋這個時候就直接報自己的名字了,主要是她之前懷疑她和這個美男醫生是認識的,結果一聽,人家客客氣氣喊她姑娘,眼神貌似還有點嫌棄,就知道兩個人其實是不認識的。

    多半是這姑娘受了傷什么的,被人撿來的。

    這都是套路啊套路。

    不夠不論這姑娘是逃婚還是路遇劫匪或者是想不開為情自殺等等等等情況,寧清秋都表示這是一件好事。

    不認識就好啊,那就隨便編個什么都行。

    反正都是不認識的陌生人。

    這要是穿越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里面,結果身邊所有的人對于原主都是知之甚詳,那還真是不好演啊,她又不是專業的演員,對于原主也是一無所知,更沒有什么殘存的記憶提醒。

    那簡直就是分分鐘穿幫的下場。

    那個時候,可別被當做是妖孽給燒了,記得古時候對于這些邪門歪道孤魂野鬼之類的事,那是避如蛇蝎。

    更是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過一個!

    寧清秋,可不敢以身試法。

    以后天地之大,摸清情況之后,那就再說吧,指不定有多么的逍遙。

    總之,她是絕不會去找尋什么原主的記憶,然后回到她“原本”在的地方的,那不是找死嗎?

    寧清秋可不干這種傻事兒。

    然后……找找有沒有什么可以回去的法子吧。

    本來就快要到哥哥的生日了,這下子,她大概是永遠都不能送他一件心儀的禮物了,還有她的老媽,哪不得哭死啊。

    就這么無緣無故的失蹤了,人間蒸發……

    她微微垂眸,眼睫毛像是小扇子似的。

    眉間一點若隱若現的憂郁。

    陸長生的一腔怒火,漸漸就消弭了。

    也是,跟個小姑娘計較什么?

    陸長生,自然不知道寧清秋是哪根蔥的,然后他想著對方的反應好像是跟自己差不多,這下子,就氣得有點不輕。

    但是陸長生畢竟不是一般人,第一次遭遇寧清秋這樣的人,所以有點適應不過來的,倒不是他自視甚高到天下人都認識她。

    這姑娘,可能就是那個凡人偶然撿到了什么修煉秘籍,外加還是有點天賦的,所以——、

    才這么孤陋寡聞,他就大人有大量,原諒她吧。

    童童蹬蹬蹬的跑了進來,一看到寧清秋醒了,就像個小炮彈似的沖了過來。

    “漂亮姐姐,你醒了啊!”

    寧清秋睜著眼睛,跟人大眼瞪小眼。

    這孩子……誰啊?

    該不會——

    她狐疑的眼神掃過身邊的白衣美男,心里升起一點類似于可惜或者是遺憾的情緒。

    這難不成——是他的兒子?!(未完待續。)
【網站地圖】

彩票中奖概率